暴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三公主元春竟然就坐在窗前睡着啦。直到一声鸡鸣,五声鼓响,把她惊醒。

“哟五更天啦”元春匆匆洗漱完毕,“砰砰砰”敲门把元昊吵醒。

“太子哥哥五更天啦,快出发不然赶不上开学典礼呢”

“哦”元昊哈欠连天,他其实真不想去参加什么开学典礼,那肯定是公输孟启的高光时刻。

“还早呢,告示都说了,百科学院筹备仓促,给出半月的报名时间。先去的还得住帐篷,自己动手建校舍。就你这金枝玉叶”

“金枝玉叶是吧,本公主就是金枝玉叶。行,金枝玉叶现在发话,若是辰时开学典礼赶不到现场,那本公主就不去江都啦就到祖祠上柱香回帝都。”

“哼睡觉”

“别别别”元昊还真怕她使性子回帝都去,这圣火复兴的端倪已现,怎可半途而废。

“哥哥我马上更衣出发。”

三公主知道元昊是不会轻易带她出门的,事实上他就没带她离开过帝都。

此次江都之行肯定有事情瞒着她,不会就是去什么百科学院。其实她对学什么的历来都不怎么上心,翰林院的大学士们提起她就头疼,谁都怕给她教课。

元昊换了套特别朴素的装束,三公主差点就把他当下人了。

“太子哥哥,你”

元昊已掩住她的嘴。

“先说好,一会到了江都咱们就以兄妹相称,不能叫太子,公主的。不然咱们就回帝都。”

“可是为什么,太太阳都快出来啦。”三公主反应很快。

“你想啊,咱们的身份何等荣耀,到了陈国这样的诸侯小国,个个像井底之蛙似的,恨不能把你里三层外三层的扒透了看。额,真恶心。”

“还有那公输孟启若是见到你这般美若天仙的公主,还不装得人模狗样的,你就看不到他的真面目。”

“哼哼哼”元春连哼三声。元昊说那么一大堆她就觉得最后一句还有点道理,其他的全是胡扯。

上船后三公主还就想方设法地找了套船家女子的衣服换上。又沾些清水把胭脂水粉抹去大半,剩下的还不均匀,发髻也松开重新盘过,活脱脱一个船家女。

“嗨太太阳出来很好,这下咱俩更像兄妹了吧。”

“嗯,三妹今天的头发梳得很好。”元昊伸手替她捋起一缕发丝,顺势瞧瞧那朱砂痣仿佛竟比昨日大了不少。

太阳出来很好,经过昨夜倾盆大雨的洗礼,天空格外的蓝,云朵特别的白。晨风有点儿大,能让发丝飞扬。阳光有点儿亮,能映出万道金光。

公输孟启的心情也很好。

自昨日午时末五艘平底船与接应的顺利穿过渤皋大泽峡谷抵达“东津沱”,石步,曲通,倪友亮等人就按照他之前的要求就对所有船只做出详细部属:

曲通,赵良,沈洪领“飞鱼号”,“旗鱼号”并二十艘快船连夜驶往江都。

倪友亮,洪帆,胡往领“剑鱼号”并十二艘快船前往“双碑镇”,向北路集团军运粮。

胡来,胡去领“鳐鱼号”并十二艘快船前往“迷离津”,留驻,向中部郡县运粮。

胡出,胡入领“比目鱼号”并十二艘快船留驻“东津沱”,向东北郡县运粮。

石步与三位水军将领:沐波,汪海,沅洋率“蓝色号”,“蓝星号”返回“玛雅岛。”

原本公输孟启是安排石步与倪友亮率船返回的,但游龙寨投诚的将领在渤皋大泽峡谷入海口见到“蓝色号”,“蓝星号”停泊于茫茫之上大海,顿时如河伯见汪洋,震惊万分,发出望洋兴叹。没想到在水上混了半辈子,竟不知道大海是如此辽阔,船还能造得如此宏大。

纷纷要求做航海尝试。

公输孟启考虑到内河水军最终要走向外海水军,同意调整部署:让倪友亮北上支援“长身剑”。沈洪,洪帆仍留陈国,训练水军士卒,待下次运粮再做轮换。

机关鸟每个时辰都会传来船队行进状况,到达位置,公输孟启由此就能准确地计算出船队抵达江都的时间。

他要将开学典礼与船队进港完美的结合起来,令到场的每位学员都感到震撼,让他们对百科学院信心百倍,顶礼膜拜。

据机关鸟传来的消息:曲通,赵良,沈洪率领“飞鱼号”,“旗鱼号”船队已于寅时进入“三江口”,一切顺利。

百科学院的地址在江都城外东北方的杨柳洲,距江都城有一里地,是半岛状的沙洲。柳江及穿城而过的右江在此汇流,形成三面环江,两岸尽是垂杨柳的美丽江岸风景。

也是江都迎来第一缕阳光的地方。柳江在此汇入右江后,江面更加宽阔,涛涛江水继续向东奔流。

一袭月白长袍的公输孟启怀抱着小喜喜,冲他眨眨眼道:

“走吧,王儿。随父王一同去参加开学典礼。你们就是陈国的未来”小家伙仿佛听懂他的话,眨眼点头。

白涛则是一身淡粉色装束,有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青雅脱俗。作为女子分院的副院长,她将是今天校方出席开学典礼的唯一女性。

公输孟启抱着小喜喜跨上机关逾辉,权杖一头撑开遮阳伞替小家伙遮挡住刺眼阳光。

白涛则乘了顶小轿跟在后面。

“旭日弓”,亢褚良,一左一右,各领十名亲兵护卫两旁,向着杨柳洲徐徐而去。

太子元昊和三公主元春却在急急赶路。

元昊是知道杨柳洲位置的,只是没想到进入江都城后,整个右江之上各种船只如过江之鲫拥塞在江面,根本无法通行。

考虑到正值汛期,杨柳洲缺乏足够的泊位和运粮船队的通行需要,公输军团暂时封锁了江都城到杨柳洲这段水路。

所有人员出江都城东门,北门,从陆路前往杨柳洲。

“我说太,太阳可真够大的这下惨了吧,船到不了,轿子雇不到,连马匹,毛驴都被人抢光啦都是你害的,磨磨唧唧的”

面对三公主的责备,元昊也是窝火,谁知道公输孟启临了会来这么一手。没好气地道:

“那算呢,不去啦”

“不去都到江都城啦,你说不去,拿本公,公姑娘寻开心是吧。”

“哼你不去。我去。”

“不是说典礼时间延后一刻钟吗,就一里路,本公姑娘轻轻松松就走了去。”说是走,她脚下的步子可不慢,元昊也得小跑才能跟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