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九章 撤军协议与分期付款

得到东桑国第一大商行的支持,直亲王的信心又增添了几分。

“很好,多谢二位掌柜的信任与支持。第一步就是按刚才说的办,揭发本王。”

“第二步,二位掌柜的明天一早就去蓝星号找为首的将领,将本王长子桑木和,王妃静香送上蓝星号前往陈国作为人质。请他转告公输元帅,本王欲谋大事,希望公输军团予以支援。大事若成,东桑国每年向公输军团供奉百万石粮食。”

“第三步,大岛仓尽快安排人手接管关西王名下财产。今后本王的军费可就要靠二位掌柜啦,希望二位也能成为本王的朱有珠。”

说完,直亲王期盼的目光落在父子俩身上。

“陛下放心大岛仓一定胜过珠珠商行”大岛父子信誓旦旦。既然直亲王向公输军团靠拢,“大岛仓”也要和珠珠商行看齐。

甚至超越。

“大岛仓”胜过珠珠商行,不知朱有珠听到会作何感想。

此刻,公输孟启就收到石步的传书,正召集朱有珠等一众大臣商议东桑之事。众臣之中除朱有珠外,其他人对东桑国几乎是一无所知。

所以朱有珠最有发言权。

他首先简述了一下“武田叛乱”,消息源自当年因战乱逃离东桑岛来到南海滨城,加入朱家的采珠行业东桑难民。而后朱有珠分析道:

“陛下,东桑岛土地肥沃,气候适宜,粮食种植可一年两熟,乃至三熟。蚕桑纺织业也是相当发达,是衣食富足之国。因其岛上林木茂密又四面环海,造船和航海技术亦是一流。十三年前就已经能够造出运兵千人的船只作海上航行。”

“故臣以为可纳东桑国为属国,接受其粮食,丝绸,木材等物品供奉。但最好能保持现状,任其关西,关中,关东,三分。”

公输孟启笑道:

“司空大人分析得很是透彻,这三分东桑的建议也是非常之好。可本王看那桑木直不是个等闲角色,他此次出手可是大手笔啊,所谓的谋事谋的是东桑岛大一统之事。以其人志向,成事之后未必会甘当属国。”

“可桑木直不是将长子,王妃都送来做人质了吗。岂敢反悔。”

公输孟启摇头。

“肯将妻儿做人质者,已将其妻儿视为物品了。司空大人为成大事,难道还会”

他想到朱有珠当年曾让其子朱灼送南海珍珠给高公公的事,这后面的话就不好说得太直白。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朱有珠自然是心知肚明,小珠子就是个商业牺牲品。而作为一代枭雄的桑木直以牺牲妻儿的方式换取公输军团的支持完全是有可能的。

朱有珠默不作声。

太傅姜虹开口:

“依老臣所见,陛下可以接纳东桑母子,就如同扶持白涛母子一个道理。将来如若那桑木直反悔,陛下即可扶其子桑木和登基,掌控东桑国。”

公输孟启哈哈大笑。

“太傅啊,那你可是又要收一名学生啦。听说那七岁的桑木和志向不再其父之下,敢把蓝星号当作他家授勋的游船呢。”

“只是如此一来公输军团就得为跨海作战准备,这西路集团军的战事尚未完结,难道又要在东边海战。战线也够长的啊”

“哦,陛下,臣正要回禀此事,岳凉两国的谈判已达成协议。陈国向两国支付两万银币,两百辆单骑车。联军即可撤出曹国。”

“臣出于保证银币币值考虑,答应每日支付两千银币,分十日付完。联军也同意了。只是只是同意解除黄沙堡和许都城的围困。每日向白马关供应六百石粮食,收取十枚银币作为购粮资费。”

“直至,直至十日后陈国付清所有款项,方,方撤离白马。”朱有珠吞吞吐吐地把话说完。

他估计公输孟启对此协议不是很满意。

果然,未等公输孟启表态,“旭日弓”就不同意了。

“司空大人的这个协议让人非常憋屈啊。虽然银币是陈国出的,可世人皆知陈国国君就是公输军团元帅。支付银币就像是公输军团割地求和一般,还做得这么扭扭捏捏的,这不是侮辱公输军团吗”

“陛下。依臣所见,就趁联军撤离许都,黄沙堡之机,让耿晨和毛减合兵一处趁势追击。同时令长身剑,倪友亮率北路集团军出大名城突袭白马关。郭狩再从城中杀出,三路人马齐聚白马。”

“现在公输军团粮食充足,士气高涨定能击败联军解除围困。也正好兑现了陛下七日解围的承诺。”

公输孟启沉思良久,说道:

“上将军的策略在军事上可行。但于陈国现状却是不妥。日前本王与司空,盐务司长曾分析目前陈国情况,讨论的结果就是休养生息。”

“司空与联军达成的协议对公输军团来说确实很憋屈,本王也很没面子。但这样会换来西部的宁静,至少是暂时的宁静。陈国也好,公输军团也好,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休养调整。”

“如果按上将军的策略,即使今日击溃岳凉联军,明日他们还会再来。甚至是岳凉纪三国联军都有可能。那么西线,北线皆无宁日。上将军可以算一算,即便将公输军团四个集团军全拉上去,那恐怕也是很勉强吧。”

“可是陛下承诺的七日解围呢,岂不,岂不”“旭日弓”急得,都想说有失军心了。

公输孟启知道他心中着急,安慰道:

“上将军的忧虑本王也是想到的,本王当然不希望军心有失。”

“照司空的做法,黄沙堡,许都城的围困不是解了吗,还有凉国的大将军都到百科学院来当老师了。这只会让军心提振不会消极。”

“而且本王也确实向白马关中派援军啦,虽然只有一人”

“陛下让马巴巴去白马了”“旭日弓”冲口而出,心想若是马巴巴去到“白马关”倒是的确能让军心大振。

公输孟启一愣,随即摇头。

“马巴巴既然自愿脱去戎装甘当老师,本王也不会勉强他从军,何况他去白马只会激化矛盾有违初衷。本王派去的是夜枭倪友亮,他前日就已进入白马关,莫非上将军不信。”

像“夜枭”倪友亮这样的高手,要想单独进出“白马关”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他去了有什么意义呢,难道他还能每天背几百石粮食进去。

朱有珠恍然醒悟。

“哦我说呢,怎么联军一下就降价啦,开价五万,成交两万。原来你已经派人去做买卖呢。”

一下省下三万银币,朱有珠激动得连君臣称呼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