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零章 东桑母子

倪友亮确实不能背几百石粮食,看背几百银币还是可以的。

他拿着银币,带着西路集团军的士卒就在白马坡摆摊设点做买卖,七彩光晕的银币晃得岳国将士眼都花啦。凉国的大将军能去陈国教书,岳国的将士自然能和公输军团做买卖。

联军高层在捞钱,对于底层的士卒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刀枪的威力最终被银币打败,协议成交的价码比朱有珠的心理价位还低了两成。

尽管“旭日弓”还在耿耿于怀,不过他知道公输孟启的决定不会更改。

西路集团军败给了联军,联军败给了银币,那战争还有必要吗今后,将军士卒是不是都去做买卖算啦

自己以前不也是看银子杀人吗,这又有什么区别呢

战争是大规模的杀人,杀手是个体化的战争。

他很头疼。

西线的问题基本搞定,东来的母子也大致落实。

公输孟启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

“众卿家,有谁会东桑的语言吗”

众臣面面相觑,这个问题每个人的答案都一样:

不会

于是,公输孟启回书石步:

将直亲王长子及王妃送往江都。另尽量收罗会大陆与东桑两种语言之人到百科学院教学,翻译。

沐波突然感觉很受伤,因为他的两位美娘子正好符合公输孟启的需要。国君要人,只得忍痛割爱。

他决定上岸再买几个,至少得四个,会说大陆语言的最好,实在不行鸟语也凑合,只要能叫唤就行。

可是沐波的心愿最终未能达成,第二天他轮值没法上岸。在船上工匠和“大岛仓”人手物资全力支持下,蓝星号的修复在当天下午完成,随即开始装载粮食。

蓝色号则完成装载。

第三天天刚亮,风云突变,东桑国君桑木本下旨讨伐叛臣贼子桑木直,东桑内战全面爆发。石步勒令全体船员不得上岸,加紧装载蓝星号。

卯时,蓝星号装载完毕,拔锚。

沐波看到离港的最后时刻,两名东桑女子带着个小男孩登上了蓝星号。那就是直亲王的嫡长子桑木和,直亲王妃桑木静香还有桑木和的乳母加代子。

沐波知道桑木和母子是去往江都做人质的事,只是为什么还要带乳母呢,难道七岁的桑木和还乳臭未干要吃奶

只有桑木直知道,公输孟启对吃奶这事感兴趣。

蓝色号与蓝星号刚驶出港口,关东王桑木柘的战船已从东流港杀到。

船头两名渔夫的毡帽依然压得很低,即使面对着初升的朝阳还是看不清容貌。二人指着蓝星号高喊

看那就镶着勋章的蓝星号

满载的蓝星号和蓝色号在速度上处于劣势,跑不过桑木柘的关东战船。

而且作为纯粹的运载平台,玛雅也未在“蓝级”大船上配置武器。只是公输孟启在得知直亲王欲谋大事之后,让石步在分别船艏,船艉的顶层之上加设三具船弩,以防万一。

船弩就是放大尺寸的床弩,结构相同。一具船弩需十三人操作,有效射程可达三里,威力比床弩高出数倍。

七八艘关东战船对两艘“蓝级”大船紧追不舍,距离渐渐逼近三里之内。

石步,沐波,汪海,沅洋已分别登上蓝色号,蓝星号的船艉顶层,指挥士卒将三具船弩张弓装填,随时待发。

对于船帆这样的巨大目标,几乎不用“千里镜”的辅助都能瞄准。

“放”石步一声令下,挥动红旗。

六枝巨箭呼啸而出,直射入关东战船主帆

“咔咔”“啵啵啵”两声脆响,六声轻响。

“咔咔”脆响是有两根主桅杆被巨箭射断,“啵啵啵啵啵啵”轻响来自六枝巨箭箭头破裂,喷射出雄雄火焰将船帆点燃。

东桑水军何曾见过此等武器,能从三里之外发起攻击。他们的水战基本都是接舷战,即使使用弓箭也不过是在百米左右,因为海面风浪船只颠簸,弓箭的命中率相当的低。

至于火箭,东桑人根本就没见火焰,为何射中船帆之后就燃起火来。

火箭起火的奥秘隐藏在巨箭的箭杆前端。

平常火箭均是在箭头包裹浸透火油的棉麻之物,发射之前才点燃,密集攒射才能够引起一片火海。这样的火箭缺点也很明显,受箭头附着物影响,射速、射程、精度都会大幅度下降,只能用于百米内的近战。

这也就是草船借箭能够成立的原因。

船弩巨箭的要保证射程,精度,肯定不能采用传统着火方式。公输孟启的设计是“触发式”火箭:

把箭杆前端一尺做成中空,开无数通气小孔,从箭头开始往后依次布置:

火捻子,撞针,火油囊,浸透火油的棉麻纤维。

当触发火箭射出之后,高速流动的空气从小孔吹入,把火捻子引燃烧得通红,击中目标瞬间,箭杆受目标阻力减速,撞针因惯性继续前冲撞破火油囊,火油喷出被火捻子点燃同时引燃后面浸透火油的棉麻纤维。

中空箭杆在巨大的冲击下裂开,烈火焚烧漫延。

船帆本就是易燃之物,关东战船的船帆为追求轻便更是以丝绸制成,火势顷刻间漫延开。

没等船上的士卒反应过来,第二轮巨箭又呼啸而来。

“沅将军,左边那艘顶上有金色太阳旗的是关东旗舰”小王子桑木和不知何时竟跑上顶层,遥指关东船队喊道。

沅洋瞅了他一眼,将“千里镜”递到他手里。

“来,小王子,把这头凑到眼前观看,确定你刚才说的。”

桑木和聪明睿智,刚才就见着二位将军使用“千里镜”,此刻凑近一瞧:

呵好清晰

“对就是左边第三艘,是旗舰关东号”

于是蓝星号的第二轮三支巨箭全部命中有金色太阳旗的关东旗舰。见蓝星号集中攻击,蓝色号自然也能明白其用意,何况沅洋已经打出旗语信号。

第三轮攻击,“关东号”旗舰再中六枝巨箭,其中有三支还是带玄铁箭头的贯穿箭。

“关东号”哪里承受得了如此重击,烈火蔓延,樯倾楫摧,船身洞裂,整艘战船倾斜海面开始下沉,士卒纷纷落水跳海逃命。

“关东王”桑木柘也掉到了海里。

其余战船哪还敢再追,何况船帆被焚,失去风帆动力根本就追不上两艘“蓝级”大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