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二章 情敌来啦

七月初三,沐波,沅洋分别指挥驾驶“飞鱼号”和“旗鱼号”驶抵江都。

被战火毁坏的江都城在公输孟启亲率大军入驻之后,经过全城军民齐心协力共同打造,而今已是焕然全新。

按照之前约定,沐波,沅洋与沈洪,洪帆轮换留在国内。鉴于东桑国动荡的局势和国内日趋稳定的局面,公输孟启决定向蓝色号和蓝星号增派了人手。

石步,洪帆,胡出,胡入统领蓝色号。加派一百工兵,一百弓弩手,一百重步兵。

沈洪,汪海,胡去,胡往统领蓝星号。加派一百工兵,一百弓弩手,一百重步兵。

两艘“蓝级”大船再向东桑岛乘风驶去。此次的任务将不只是运粮,更多是关于桑木直,直亲王。

而直亲王妃及其嫡长子桑木和则已乘坐“旗鱼号”进入柳江,通过“千里镜”能够望见江都城北的屋宇楼阁鳞次栉比层层叠叠,在正午的阳光照射下显得大气恢弘。

“沅将军,那是国君元帅的王城吗,这么高大巍峨。”

沅洋手搭凉棚瞄了一眼,说:

“不是王城。是位于东北角的官府工坊。应该是造纸工坊和铸币工坊。王城在正北,陛下应该还住在军营吧,就是那一片芦苇茂密的空旷之地。”

国君元帅住在中军大帐的事桑木和在蓝星号上就已经听将士们谈过的,没想到现在工坊都已建成如此规模,国君的王城居然仍未动工,可见他对实业有多重视。

沅洋一声高呼又打断了他的沉思。

“小王子,你看前面就是百科学院。都已经建起,一,二,三,三层啦好快的速度我离开的时候还没奠基呢”

桑木和完全被眼前的庞大的八角建筑震惊了,沅洋后面的话他都没听见。

这就是百科学院他曾经在船上见过工匠们画的想象图,因为船上的工匠都没有亲眼所见,所以他觉得那些想象图画得太夸张。

此刻已经建起三层,仅仅一半的规模就足以让人膜拜。尽管工匠们的想象图画的是全部六层建好的模样,可绝没有眼前的实体更具有生命力,冲击力,震撼力。

桑木和也在心中无数次临摹过想象图,能一眼就识别出每一边,每一面的名称。现在他看到的就是“赤城园”,然后靠近“金波园”。

“金波园”的飞檐挑得那么高,伸得那么远,都伸进柳江里了,仿佛他个子再高些,手臂再长些就能触摸到那高昂的龙头,摘到那叮叮当当的风铃。

转过“金波园”就是“碧浪园”,旗鱼号几乎是与其平行而过。桑木和看到八边形的内圈脚手架上有三个人正在手指东南方向讨论什么,居中的人背影竟然非常的熟悉。

是他是他就是他桑木和紧握铜像举到视平线,让铜像与那背影慢慢重合在一起,激动的泪水汩汩涌出。

直亲王妃用双手轻轻扶住他的肩头,生怕他颤抖的身子会突然倒下去。

“王儿,你确定是他”

“嗯”桑木和紧咬嘴唇点点头。

“要不你大声呼喊,或许陛下能听见”

“不母妃,我要当面恭恭敬敬地拜见陛下,这样的呼喊太不礼貌。桑木和也是关西王的嫡长子。”他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就像是用凿子在木板把这句话凿出来一般。

沅洋在旁边听得心里咯噔一下,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受,脚下却退了半步。好强大的气场。

脚手架上的的确是公输孟启,他与赵良,曲通正在讨论楼层升高后,风向,风力对结构的影响。

却忽然感觉道身后似乎有一股急速上升的力量,他微微回头就瞥见身体挺立得笔直的小男孩桑木和,看见他举着的铜像和紧咬的嘴唇,还有坚毅的眼神。

其实公输孟启与桑木和至少相隔三十米之远,最多能看见那金光闪闪的铜像,不可能看见更多细节。但公输孟启确实看到啦,或者说是感受到啦一股新兴的朝气。

于是,他回应了一个善意的微笑。

直亲王妃应该也是感应到他的微笑,忙微笑着鞠躬,双手还轻轻摁了下桑木和,希望他也鞠躬致敬。

可小王子依旧把身子挺得笔直,他能看到公输国君的微笑,但他要在三米之内正式鞠躬行礼。

一定要这样他暗暗道,牙咬得更紧。

曲通算是已经很熟悉旗鱼号了,联想到两艘“蓝级”大船,他有些兴奋地道:

“陛下,现在东桑岛的航线算是走顺了,粮食一波一波地运来,陈国再不会为粮食发愁呢。”

公输孟启笑而不语。

赵良却瞧出他笑得别有含义,究竟是什么,赵良不知道。

旗鱼号船过杨柳洲,调头入右江。

桑木和的目光始终保持着公输孟启,铜像,三点一线,绝不丢失他的目标。尽管他知道此时正对“白杨园”“翠柳园”,那是百科学院最靓丽的风景区。

沙洲头是午休时女学员们聚集的地方,这里已经被她们依照地形打造出一个形似三角锥的平台,在平台的三个角上还分别立起支架,支架上装着巨大的“千里镜”。

这个是优秀学员公元春姑娘提出的,理由是女学员们的活动范围有限,“千里镜”能拓展眼界。

公输孟启欣然应允。

此刻,三公主把持着正对两江汇流处的“千里镜”,将减速调头的两艘平底船尽收眼底:

哼,哼竟然是两个漂亮少女,看服饰不像元夏大陆的难道这就是从东桑带来的语言老师。

哼公输孟启人小鬼大,色心更是不小,偏偏招揽这般风骚的少女,难道就仅仅是为了教学

旗鱼号上的女子好像要优雅点,还搂着个小屁孩,就像他母亲似的。哼别又是白涛的成长版吧。

哼,这口味

三公主眼中的风骚少女自然是“飞鱼号”上的美子和良子,沐波正指点风景,口若悬河地向她们介绍江都城的风情,二位少女听得咯咯娇笑。

至于直亲王妃桑木静香论气质倒是不输白涛多少,顶多是更成熟些,应该已有二十二、三。

成熟是不是更具有杀伤力,这就要看个人口味了。

白涛午后有声乐教学,所以就提早些到学院来,除了课堂其他地方都还在施工,于是她也来到沙洲头。

然后公元春便笑眯眯地把“千里镜”让给她,还指了指旗鱼号船头。

白涛忍不住就瞅了那么一眼:

情敌

起码是个对手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