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四章 国器、、自器、宝器

进献上地图后,桑木静香看到公输孟启脸上满意的笑容她眼角的笑意也跟着变得兴奋,迷离。

呈上第二个锦盒。

“陛下,这幅绣品绣的是静香娘家东都城外东流川的初春景色。”

曲通,赵良再次配合展开“东流川春色绣”。

这幅绣品和刚才的东桑国地图大小差不多,看那薄如蝉翼的面料感觉应该比厚重的地图轻几分才对,可曲通,赵良的手感却是重了许多。

还是公输孟启心细,他通过旁边玉面屏风的反射,发现绣品两面的图案不一样。问道:

“这可是双面绣的技艺手法”

“陛下果然目光如炬洞若观火,这确实是双面绣。一面是静香的东都京绣手法,一面是加代子的关东加贺绣手法”

曲通难以置信,都薄得透明了还能绣出另一面来。他和赵良对了个眼神同时将绣品翻转过来。

“平田的德川家”

曲通一眼就看见图案中一处建筑群的大门上的双竹雀徽记。

尽管那徽记不过米粒般大,绣得却十分精细,竹雀的羽毛,尖嘴,眼珠,无不活灵活现。

曲通之所以能认识那徽记,还是当初他和石步在西港寻找粮食时,被傲慢的“平田仓”拒之门外,心中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平田仓”的东家是东桑国赫赫有名的德川家族,德川家掌握着东桑国的军事大权。

加代子听得曲通开口就叫出“平田的德川”心猛然一跳,眉毛一挑,眼中精芒一闪而过。但这一切皆因她低头伏在桑木静香身后没人能够觉察到。

桑木静香也是心惊,没想到公输军团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游击将军竟然一眼就能识别出“平田的德川家”来。

难道他到过东都,甚至还去过德川家,可她完全没印象啊。她可没想到曲通能从徽记上认出来。

就连桑木直也是在观看绣品良久之后才注意到的,当时直亲王还责备加代子,不应当把德川家的徽记绣上。

静香还替加代子辩解说,那是加代子对将军府的崇敬之情已深入骨髓,用擅长的加贺绣手法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

这么小的细节,其他人未必能发现,更别说大陆的人根本就不认识德川家徽记。

可现在

桑木静香只得又伸出她春葱的手指指着那一群建筑道:

“这位将军真是厉害,一眼就认出静香的娘家。将军可是到过东都,去过德川家”

曲通摇头。

公输孟启则伸出权杖指着绣品下方几丛翠竹问道:

“这水上是什么鸟儿,五彩斑斓的羽毛挺漂亮的。”

曲通,赵良都愣住了,那明明是翠竹,哪来的鸟儿。

白涛却知道他问的是刚才满目春色那面,五彩斑斓的鸟儿似乎是鸳鸯吧。她长期待在画舫上,鸳鸯既是常见的水鸟,也是画舫中出现频率最高的鸟儿。

鸳鸯戏水。

桑木静香尚未答话,桑木和已经明白公输孟启所指,伸出小手指着图中鸳鸯回答:

“父王说的是这边的鸳鸯鸟儿呢,它们总算成双成对的出现在水面。就像父王和母后”

说着,抬起小手画出一道线段把公输孟启和白涛连在一起。

“母后”的称呼险些让百灵鸟惊呼喜啼。

“你这孩子真是会说话,本宫倒是希望有你这么个乖巧伶俐的孩子,只是”

她两眼水汪汪的望着公输孟启。既然你愿意尊本宫为母后,那本宫就为你达个台阶,让小冤家能顺水推舟。

反正瞧这情形他终究是要收下这小王子的,暂且做个顺水人情。

公输孟启提起鸳鸯乃是因为他想到在“岱严关”与七公主大婚之日,所收礼物中有一幅饮血映云绢材质的“樱花鸳鸯戏水图”刺绣,二者的手法几乎同出一辙。

做机关讲究心灵手巧,刺绣同样要求兰心蕙质,巧手如织,精妙之处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

白涛眼中的盈盈水波把他从灵犀之境荡漾回来。

“呵呵,既然陈国的母后都发话,陈国的国君自然接受。本王就收下王儿啦。”

“谢父王儿臣给父王磕头。”砰砰砰三个响头。

“谢母后”砰砰砰又是三个响头。

“王儿今日进献了两份大礼,本王”公输孟启话未说完,白涛忽然站起身来。

“哟上课时间到了。院长,我可得上课去,回礼的事就请陛下全权代劳呢。”说完,百灵鸟已飞出了迎宾厅。

桑木和举起摩挲得铮亮的铜像。

“父王,这就是你给儿臣最好的回礼儿臣要跟随父王好好学习,学习治国,强国之术。为东桑,为父王,成就国之重器”

“很好有此雄心壮志方不愧为本王的孩子。起来,到父王身边来。”公输孟启侧身拍拍座椅扶手,打开扩音回荡装置。

“学员们,你们都已经走进课堂,开始下午的学习了吧。本院长向你们宣布一件事情,刚刚来自东桑国的小王子桑木和进入到百科学院,他希望和你们一起学习。”

“来吧,王儿把你刚才那句话再说一遍,给同学们听听。”

桑木和虽然对四下回荡的声音感到惊奇,仍面不改色一点也不怯场大声重复刚才那句话。

“儿臣要跟随父王好好学习,学习治国,强国之术。为东桑,为父王,成就国之重器”

他稚嫩尖锐的嗓音瞬间在百科学院里回荡起来,隐约还带着几分威严。

第一次身临其境体验到公输机关的奇妙,桑木和刹那间明白,要想威风凛凛高高在上必须,必须得有强大的支撑。

公输机关就可以做到。

“学员们,你们听到了吗。这就是一个七岁的孩子的心愿和志向,像这样的孩子本王当然愿意让他成为自己的孩子。”

“同时也希望所有的学员都能成为本王的,孩子,兄弟,乃至师长,成为国家之大器。”

“像太傅姜虹,尚书叔侄,将军赵良等人才可谓陈国之国器,能够像本王一样夺天地之造化,造福于万民,则可称之为人器也”

“今天你们在百科学院学习,所学的一切他日都是你们自己的成就。为国为家为自己,成家立业当自器。”

“好啦,本院长就要赴岱京之行,机关学科的教学就由赵良将军负责。各位学员,加油吧”

他的讲话在百科学院的每个园区回响,学员们个个兴奋异常。

只是有个女学员忍不住悄悄问公元春。

“听说东桑小王子还是带着乳母呢,那不是妈宝吗咋就”

三公主没好气地回道:

“哼那就是宝器”

白涛听后暗下决心,今晚就给小喜喜断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