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八章 巫家小姑

至少有六道目光盯在安道然的脖子上,他的脖子很长当然也很细,细到只需轻轻一拧就能折断。

巫念双目灼灼地盯着他细长的脖子,千万别折断了,点点还等着他解蛊毒呢。

田点点双目灼灼地盯着他细长的脖子,千万别折断啦,如碧妹妹还等着他配药呢。

公输孟启双目灼灼地盯着他细长的脖子,千万别折断了,本王的老婆,孩子,妹子都等着他医治呢。

他们都在为安神医担心,因为从没人敢轻易提及巫家小姑。

巫家小姑名叫巫丞尊。

原本巫家的女儿是不论字辈的,比如巫念,就是巫家“敬”字辈的。巫敬邦,巫敬武,巫敬山都是她兄长。

巫丞尊则是个例外,他是龙凤双生子。也就是龙凤胎,还是个连体龙凤胎。巫丞尊乃巫伯璩四夫人所生,出生之时正是辰时,当时天有异象,红日已升明月仍然不坠。

巫丞尊呱呱坠地本令巫家全族兴奋,巫伯璩当即以血灵卜卦,卦象未成天地色变,红日无踪风雨如磬。

巫伯璩心知有异,亲手打开襁褓方见到巫丞尊背后高高隆起,竟有层薄薄的肉膜,揭开肉膜瞧见一女婴与其背靠背相连相生。

肉膜揭开,女婴大吼大叫巫家满门皆有耳闻。

风霎时住,雨刹那停,天空日月皆不见。

巫家族人以为不祥之兆,龙凤双生仅留存一,族人欲留男婴。巫伯璩犹豫难决,他准备择日卜卦再论。

三日后,双生子中的男婴竟在睡梦中被女婴碾压于身下夭折,自此巫丞尊成为巫家唯一按男丁字辈录入家谱的女子。因为血灵卜卦,居然选中她为巫伯璩之后的下一代血灵传人。

巫家一向以血灵为尊,尤胜族长。当初巫伯璩排行老三被血灵选中,族人亦无任何异议。

自此巫丞尊成为巫家同辈之中最小的孩子。

尽管巫伯璩有二位兄长,六位弟弟,都是妻妾成群,可自巫丞尊出生后皆未再生育,即使有怀孕的也胎死腹中。

巫丞尊只比巫念大两岁,自打巫念记事起,仅在二大爷巫伯的葬礼结束那天见到小姑巫丞尊。

当时巫丞尊看着她说,我是巫家小姑。巫念那年十岁,甜甜地叫了声:小姑好然后她就从小姑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这本是很正常的,因为面对面离得很近。

可随即巫念就看见自己的影子上爬满火红的蝎子,无数的蝎子挥动着双螯击打出火焰燃烧起来,在巫丞尊的眼中燃烧烧得她浑身发烫,而巫丞尊则在笑。

大笑,狂笑。

吓得巫念哇哇尖叫逃跑。

当时田点点也在巫念旁边,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回头看了眼巫丞尊,然后在她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被瞬间冻成冰雕,然后冰雕一片片碎裂,她的身子也一片片碎裂。

吓得田点点哇哇尖叫逃跑。

巫家人拿巫丞尊毫无办法,巫伯璩也束手无策,因为巫丞尊很少在巫家露面,谁也不知道她在哪儿。她要来时便来了,要走时便走了,她一般只高昂着头说一句话:

我是巫家小姑。

她要做什么也都由得她,有一次她要巫伯璩给她讲解“移蛊换魂”,适逢岱王派公公来招巫伯璩进见,那公公刚吐出一个字便断了声,巫伯璩连眉头都没敢皱一下继续讲解。

因为巫丞尊说,巫家小姑不喜欢被人打扰。

所以,任何人都不愿提及巫家小姑。即便是巫家人,即便是巫伯璩也对巫家小姑极为忌惮。

所以安道然提及巫家小姑,屋子里就立马就安静下来。

良久,还是安道然低下头,摸了摸脖子自说自话。

“在下得回去好好研究下,尽快想出法子。”他也没说是解田点点蛊毒的法子,还是解严如碧药性的法子。

他既不说,公输孟启也不问,将他送至客栈门口,还叫来亢褚良贴身保护安神医。

安道然也没拒绝。

回到房间,公输孟启看看四位女士,全都是满面愁容,一个个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怎么呢,你们一个是本王的姐姐,一个是本王的妹妹,还有两个是本王的夫人,这王者之气,大将之风都到哪去啦区区几条鱼虫就把你们吓着呢不至于嘛。”

“沈姐姐,你确实是容光焕发的啊,依本王看来姐姐确实年轻了不下十岁呢。这样你都不高兴”

沈织柔苦笑道:

“元帅,末将是,是担心王后嘛”

“王后”他拍了拍巫念。

“瞧瞧,就这身板,王后壮实着呢”

“是我壮实,我结实,天生体质抗打击,皮粗肉厚还耐操。陛下满意了吧”

“嗯,满意,满意,非常满意”

夫妇俩一唱一和的荤笑话瞬间把人逗乐,最先笑出声的居然是严如碧,尽管声音很小“哧哧哧”的。

随着她的笑声响起,房间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

“怎么样,诸位女士,是本王太过锋芒毕露以致树大招风连累到你们,你们不后悔跟着本王吧。”不等众人回答,他已飞快地继续说道:

“本王知道你们不会后悔。因为后悔没有任何意义你们,必须和本王一起面对。看来本王之前是对这些阴损的手段重视得还不够,你们放心,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有。沈姐姐,你说呢”

“是元帅既然将后院交给末将,末将定会竭尽全力,不容丝毫疏漏”

“不,沈姐姐,你应当说王弟,本王是将整个后宫都托付于姐姐你。姐姐有什么要求,需要尽管提出,这可不是客气的时候,需要姐姐极致用心。”

呃沈织柔感觉担子不轻,这王的后宫就比较大,比较复杂啦,肯定不会仅眼前这几人。沉思片刻她缓缓道:

“那姐姐可就要向陛下要人呢。”

“姐姐请讲”

“陛下至少得给末将五人,亢褚良,安道然,胡往,杜婉,春兰或是桃花其中一人即可。其余侍女,丫鬟末将自会选择。”

公输孟启微微一愕。

“春兰,桃花姐妹你只要一个”

“嗯,只要一个陛下懂的双生姐妹心意相通,有一个在手中足够”

“嗯。”公输孟启懂了。

“杜婉又是谁”

“杜婉,人称杜大娘乃是闻名大陆的弄婆子。末将只知其名未见其人”

田点点举起手发言:

“听母妃说,我就是杜大娘接生的。只是那杜大娘孤傲得很,不愿留在王宫之中,不知道去哪寻找。”

“我,我知道”说话的居然是严如碧,声音还是有点小。

“我那方子就是她给的。她在严家庄,因为那方子每年都要调整。”

额众人不禁唏嘘。虽说得来全不费工夫,却是以摧残身心为代价。

公输孟启躬身拉着严如碧的手认真说道:

“好妹子,放心吧。你身上的药性安神医自有办法替你祛除。你更要坚强起来,哥知道你的机关手法不错,能在萤石上雕刻。今后保护嫂嫂的任务就交给你呢。”

“交给我”严如碧显然大吃一惊,不过眼底却燃起了激情的火花。手中是公输孟启塞过来的“錾金刻刀”。

“这是”虽然没有精致的漆盒,但她还是立马就感觉出来。

“是什么不重要,包括机关之术,只要善于运用,彻底明白其原理奥义,就不存在什么可怕的诅咒。”

严如碧仿佛渐渐明白,她点点头握紧了“錾金刻刀”。

“好啦女士们,请安歇吧。明天咱们就到岱京城,说不定能见着点点的小姨呢。”公输孟启狡黠地一笑,退出了女士们的房间。

点点的小姨不就是巫念的小姑吗,不就是巫家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