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火烧赤岩礁(一)

尽管有工兵修路接应,公输孟启一行登上蓝色号的时候也已是七月九日的寅时,还是比原先预计的时间稍稍提前了些。

公输孟启也是第一次登上“蓝级”大船,为了一睹两艘大船的雄姿,他下令点亮所有船上灯火,连照射灯也亮起。

为夜色中的龙尾湾装饰上漫天星斗,彻夜到天明。

卯时,天色微明。大岛骏就无比兴奋地乘着“大岛仓”的商船向南疾驰,驶往西港。

“火烧赤岩礁”计划。

公输元帅国君真是太大胆,太有才啦,居然能想出如此奇谋妙计:

把“蓝级”大船困在赤岩礁的湖之中,引诱东桑战船前去发动火攻

“火烧赤岩礁”把公输军团的船队焚毁在湖之中。

相信任何一位东桑将领都不会拒绝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吧。

然而这只是“火烧赤岩礁”计划的第一步。

接下来“蓝级”大船上的将领们就会表现出面对东桑的火攻战术束手无策,水手们也会惊慌落水逃窜。

这时大岛骏再不失时机地提醒东桑将领,俘获两艘“蓝级”大船绝对比焚毁意义更为重大,收益更是不可估量。

因为“蓝级”大船本身就是个硕大的宝贝,何况船上还有无数的精妙机关,单是床弩就能让军方魂牵梦萦,夙寐以求。何况还有船上的工匠,个个都是活宝贝,用来为东桑国造船,威服四海的目标指日可待

其实蓝色号和蓝星号就是公输军团借此机会潜入东桑港口的“机关马”。

至于为什么公输元帅会这么说,大岛骏已经不关心了,那也超出了他的任务范围。他的任务就是前去告密引诱东桑战船攻击,并献上“火烧赤岩礁”的“良计”。

这就是他大岛骏的重任。

如此重任,比起当初直亲王托付“大岛仓”打理他的资产来,超越的简直就是不可以道里计。能够在如此重大的战役中担当穿针引线的主要角色,大岛骏又掐了自己两下,确定不是梦。

何况公输军团的神医还给了他颗“灵窍安神丸”,能够让他神清气爽。他确实爽极了,酷毙了。

公输孟启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大海啊睡在你的怀中真舒坦,就像儿时的摇篮。涛声啊真柔软,仿佛母亲的摇篮曲,催人入眠。

这家伙,睡懒觉还睡出诗性来呢。巫念和田点点冲进房间直接把他拖下床。

“还磨叽啥呢东桑人天刚亮就走了。”

“走就走呗,他要走两三天呢,咱们此去赤岩礁只需一天而已。”

“那你就不能陪你的夫人们多转转,咱们还没见着大海的壮美呢。”田点点撒娇道。

“行通知石步,拔锚,驶往赤岩礁。”

二位夫人早冲向船头,看大船扬帆劈波斩浪。现在海面风和日丽,细浪逶迤,两艘“蓝级”大船均由各自的船长负责驾驶,沿着熟悉的航线前行。

公输孟启现在还没心思去看海上壮美的景色,他上到船艉顶层,也就是设在第四层的作战室。所有的将领也都在蓝色号的作战室聚齐,他要和众将再把凌晨制定的作战计划反复推演,以做到更加细致,周密。

这可是公输军团的第一场海战,对手有各种战船近两百艘,约六万水军士卒。而公输军团仅有两艘运输船,士卒、水手,仅有一千二百余人。

虽然“蓝级”大船块头大,同样目标也大。

而且海战最关键的问题,不是拼块头,不是比火力,比的是机动性,灵活性。在这点上“蓝级”大船可不占优势。

公输孟启首先发言:

“诸位将军,此次海战是本帅领兵以来最为重视的一场作战也是一场要么不打,打就必胜的作战不打,那就只有调头回渤皋大泽峡谷入海口钓鱼去,把整个东南海域拱手让给东桑人。”

“你们说,这是公输军团的作风吗”

“此战必打此战必胜”众将异口同声表决心。

“很好凌晨寅时本帅和诸位将军暂拟了一个火烧赤岩礁的作战计划,希望诸位经过三个时辰的休息对该计划作出更详尽的补充,修改。”

“谋定而后动是取得最终胜利的关键。诸位,请畅所欲言。”

石步虽不是水军将领,但他从“蓝级”大船的制造开始,乃至每一次海上航行都全程参与,对东桑岛也是接触最多的,所以他第一个站起发言:

“元帅,各位将军,末将不是水军出身,对水战、海战策略也不甚知晓。可末将对敌方战船相对熟悉,也收集了很多敌船资料,现已制作成模型一一展示给大家。”说着他推出战船模型。东桑战船主要有三种:

其一是大楼船,又叫“六拍杆”。

全长八十八米,宽三十米,总高二十二米,甲板之上有三层楼台位于船身中段,无风帆靠划桨驱动。其主要攻击武器是长十八米的拍杆,拍竿以固定的立柱为支撑架,靠绳索和滑轮与立柱相连,其底部有横杆转角可以任意转动,控制攻击方向。

拍杆顶上是有棱角的大铁锤则是攻击利器用来砸击敌船,砸中即樯倾楫摧化为粉碎。攻击时由二十个人转动辘轳,牵引绳索拉起拍杆,提升至高处,然后猛地释放绳索拍向敌船,可往复操作循环攻击。

拍杆于船首船尾各两根,左右船舷各有一根,共六根。

全船配备水手桨手三百人,拍杆操作手两百人,弓弩手两百人,另有百人做后备机动。

这是唯一能直接对抗“蓝级”大船的东桑战船,可惜靠人力划桨,速度慢还难以持久。数量也不多,关东王桑木柘属下的关东舰队有三艘,东桑太子桑木栖属下的东桑舰队有五艘。

据说桑木栖有一艘大楼船相当巨大,拍杆达到了二十五米长。可以砸到“蓝级”大船的最顶上。

其二是海鹞战船。就是上次在海口港追击“蓝级”船队的战船。

海鹞战船前高后低前大后小,犹如头部高昂的海鹞子。左右船舷有披水浮板,就像鹞鹰展翅速度极快,非常适用于外海作战。

全长五十二米,宽十五米,三桅帆,主桅高三十米,首桅高二十三米,后桅高二十米。

海鹞战船攻击方式有两种:

其一,冲撞,船首的海鹞头相当尖锐,尤其是尖锐的鸟喙乃精钢打造,高速撞击可击穿敌船。

其二,接舷战,靠近后将船舷的浮板搭上敌船,士卒冲向敌船展开白刃肉搏,极为凶悍。弓弩挠钩,此作战方式主要是发射带挠钩的弓箭,弓箭后系有绳索羁绊住敌船,为接舷战做准备。

船上有士卒两三百人,皆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

海鹞船为东桑战船主力,数量超过八成。也就是说有一百五六十艘。

只要三十艘以上的海鹞船贴近包围“蓝级”大船发动攻击,则情况危险之极。

其三是艨艟快船。

全长十五米,宽三米,水面高度不到两米,首尾皆尖锐,覆盖铁甲牛皮,不惧箭矢、火攻。

攻击方式以高速冲撞为主,也可放火偷袭。速度奇快,已接近玛雅家主的神龟船,极难应付。

船上有士卒三十至五十人,必须是三年以上的优秀士兵才有资格上艨艟快船。所幸其数量不是很多,还不到四十艘。

大岛骏猜测艨艟快船极有可能就是仿制的神龟船。

听完石步的讲述,众将不禁暗暗心惊,尤其是水军将领,没想到小小的东桑岛国,战船种类竟如此齐备大小兼有,实力更是不容小觑。

其实公输孟启心里更清楚,如果不是玛雅的积极努力,公输军团现在还在元夏大陆转圈圈,连出海的意识都不会有。

比起东桑人对大海的渴求来,真是夏虫不可以语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