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火烧赤岩礁(二)

听完石步的介绍,公输孟启总结道:

“诸位,石将军的介绍你们都听清了,这桌上的模型也看到了。本帅还要再提醒诸位,东桑国还有无数的商船,渔船并未计入其中。”

“不知诸位想过没,公输军团的运输船可以改为战船,那东桑的这些民船是不是也可用于作战呢”

“据本帅所知,东桑国民是颇为好战的。”

公输孟启突然又抛出个问题,就像瓢冷水泼进了热油锅。

啊众将全都变了脸色。

公输孟启哈哈一笑:

“怎么诸位将军都被吓到了吗”

沈洪挠挠头站了起来。

“元帅,对手实力确实强大,所以不能力敌,只能智取。还是坚持凌晨定下的策略,以赤岩礁为支撑点。要么诱敌出击,打伏击战火烧赤岩礁。”

“要么以被对手封堵在赤岩礁湖中,害怕遭受火烧赤岩礁的攻击为缘由,假装被迫投降。实为诈降,任对手俘获蓝级大船。借机让埋伏在湖外的士卒夺取对方火船,潜入船中,跟随对方返回港口,再施以火烧”

“沈将军你这不就是凌晨的火烧赤岩礁计划吗,如此重复只是白白消磨大家的时间吧。”洪帆笑道。

沈洪又尴尬地挠挠头。

“是在重复哈,末将不过是强调除了这两个法子,就没得第三个选择”

汪海也摇头道:

“得了吧,还强调呢。大家都仔细分析过了,打伏击肯定行不通,东桑人可比咱们更熟悉赤岩礁。咱们远离本土作战,耗不过他们的。”

“所以只有孤注一掷利用东桑人对蓝级大船的倾慕,把两艘大船拱手让出,也让对手牵着公输军团的鼻子走,把咱们牵到对手的眼皮底下来个灯下黑。”

胡往还是用习惯绿林暗语,还顺带着在桌子下面比了个狠狠砍杀的手势,好让大家都听得懂,看得懂。

公输孟启一拍巴掌,赞同道:

“对灯下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咱们只有这一条必胜之路,诸位必须要有这样的决心和信心。”

“本帅就是要和你们探讨灯下黑的细节。”

“首先:大岛骏那边被拦截,引诱敌船前来火烧赤岩礁问题应该不大,咱们只需适度配合即可。”

“关键的是在敌船把蓝级大船堵在湖中之后,怎样才能让对手更放心,并且真正相信公输军团的人也会投降。本帅虽然也看好大岛骏的口才和沈将军的演技,但始终觉得还差了那么一丁点”

安道然忽然插话:

“元帅,末将倒有个法子或许能让对方相信,这也是今早给一个船员治病时想到的。”

“哦,神医快讲。”

安道然捋捋山羊胡须。

“今早老夫碰见一船员正擦拭鼻血,就叫住他问了几句,便确定他是患了坏血病。此病虽不是什么重病绝症,可若是不注意也是会丧命的。”

“而且这坏血病基本是都发生在长期不沾陆地的海船上。”

公输孟启眉头蹙起。

“神医,此病可好根治”

“呵呵,容易。连药都不用,只需多进食些新鲜蔬菜和水果即可。”安道然说完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公输孟启眼珠一转对上绿豆小眼,他已明白了安道然的法子。

“神医是要把大家都变得病恹恹的吧。”

安道然的绿豆眼眨巴眨巴说道:

“有人可以不怕死,却没人能够不怕病”

“妙啊”汪海叫道:

“神医说的这坏血病末将以前也曾患过,口鼻流血浑身没劲找大夫也没瞧出病因来,后来又莫名其妙的好了。原来这病还是这么个治法。”

“若是船上的将士皆装作此病症状,就是东桑人是猴精也想不到。”

公输孟启也笑了,竖起大拇指。

“神医妙计请赶紧配药吧,记住是装病,可不是真下药啊”

哈哈哈。所有人都乐了。

“那接下去的问题就是蓝级大船会去哪个港口能否进港据大岛骏说海口港和,西港都被战船塞满”石步揣测。

公输孟启摆摆手。

“进哪个港口并不重要。对手的战船集中在港口之内恰恰是绝好的机会。咱们要把握的是到达港口的时间,一定要在晚上。灯下黑才好搞事情。”

沈洪马上提出疑问。

“即使东桑人相信了咱们的归降,也必定不会再让咱们掌控蓝级大船。到那时掌舵的是对手的人,怎么才能控制航速,航程,恰好能够在夜里抵达呢”

公输孟启把玩着权杖。

“这个嘛,到时本帅会留在船上,制造些小麻烦来控制抵达时间。当然这也需要留在船上的将士配合。”

“本帅还在推演,就是抵达目的地之后,东桑人会怎么处理蓝级大船上的人员”

“肯定赶到岸上看管起来。”洪帆想都不想,游龙寨抓了俘虏就是这么干的。把俘虏留在其熟悉的船上指不定能干出什么事来。

“你确定”公输孟启追问。

沈洪,洪帆,汪海,一头,连胡家四兄弟也同时点头。

江湖行事还是安全第一。

公输孟启思忖道。

“那咱们的士卒就要调整下,把原定埋伏的弓弩手,重步兵调换过来留在船上,以便冲破看管发起攻击,用陆战的优势打海战”

胡往急道:

“元帅,难道你要让末将带着一帮水手去夺船吗”

“胡往将军,不是强夺,是悄悄地潜入。况且水手们潜入船上之后,控制船只应该更有优势吧。”

胡往搓了搓手,仍有疑虑。

“可毕竟不是一两艘船,难免上船的时候不会出现点状况。咱们仅一条绝胜道,任何一个环节出差错都会是致命的。”

“所以本帅把夺船潜入的重任交给你们胡家四兄弟,就是看中四位将军的默契配合。”

“你们应该有一天的时间对蓝级大船的水手们进行火线培训。现在立刻就开始。本帅拜托啦。”

公输孟启对胡家四兄弟抱拳拱手。

胡家四兄弟立马拱手告辞,召集水手们火线培训去。胜利是从最底层一拳一脚打出来的。

田点点和巫念陶醉在船头,张开双臂似欲乘风飞翔,辽阔的大海和天空都是她们展翅的地方。

“哈嗨嘿哈”甲板上传来水手们训练的吼声。

“咦胡将军怎么在教水手们练习格斗擒拿之术呃下手可够狠的。”田点点虽不会武功,但看还是能看懂的。

“因为元帅调整了部署,水手们将会在赤岩礁埋伏夺船,而公输军团的弓弩手和重步兵留在船上,用来夺取港口作战。”

沈织柔和严如碧一起登上船头,她向二位王后解释道。

“用临时训练的水手来夺船”巫念觉得非常冒险。

“所以”沈织柔停顿了下。

“元帅要上将军加大幻术的力度配合夺船,务必做到万无一失。因为我们只有一条绝胜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