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

覃夫人公输孟启的母亲。

正听裁缝前来述说:新任族长要求按族长夫人的材质标准在三个时辰内做好两套女孩的衣服,而且尺寸还超级夸张。

根据新任族长提供的尺寸,着装者身高有九尺二寸276厘米。

绝对令人惊奇。

覃夫人听裁缝说完心中虽然是挺惊奇的,但却不动声色。

难道我儿心中已有人选。

知子莫若母,公输孟启平时行事虽然有些孟浪率性,但在重大事情上素来特别谨慎,而今他既然未说也就不容他人胡乱猜测。

当即吩咐任何人不得嚼舌此事,违者处以家法。

新任族长不容私下评头论足。

母以子贵,就得为他遮风挡雨,天下母仪必须管好自己那份天地。

玛雅的惊奇来自新做的衣服。

水蓝色的丝质长裙芥绣着暗金色花纹,几处镂空的处理隐约透出白色的里纱,间隔出立体效果,恰如波光粼粼的海浪映衬着几朵白云。

和她身上的美少女战士装完全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她也知道这新做的衣服才符合当下塞蓝星球的风格。

而美少女战士装是另类。

公输家裁缝的手艺精湛,长裙非常贴合,完美地勾勒出玛雅的曲线。

就是身高的比例太让人惊奇。

现在公输孟启却没有心情来惊奇或是欣赏玛雅女神的美丽,因为“岱严关”前线已出现重大变局,他迫切希望仙女媳妇能够把所谓的星灵神奇传授给他,以应对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我还是先去看看救生艇吧,或许里边还有可以利用的东西。”

“那你恐怕会失望的,除了残骸的空壳里面全都烧成了木炭。”

公输孟启对玛雅的提议没有反对,只是提前让她心里有所准备。

进到祖祠旁边的杂物间,打开机关俩人就来到地下通道。七拐八绕的地下通道走了近百米,开启了十七道机关,才来到一道大闸门前。

青铜材质的大闸门,上面雕刻着众多古朴的纹饰:云雷纹,麒麟纹,朱雀纹,饕餮纹,貔貅纹

公输孟启望着这道大闸门,神情也变得相当审慎,他掏出了“錾金刻刀”。

玛雅却感觉自己走进了地下迷宫,她敏锐的感知力在这里几乎不起作用。

虽然是在地下,但光亮还是有的,一个个半球状的水晶罩像吸顶灯一样,出现在适当的位置,嵌在顶上或墙上发出柔和的光亮。

既不是烛火也不是油灯。

玛雅起初甚至怀疑它们是电灯。

电灯

公输孟启不知为何物,他几下了这个名字。

是神界用来照亮的吧。

他告诉玛雅这是公输家的“传光照明”机关,就是把外面的光亮传导到了地下。

光导纤维吗

玛雅没有再追问这个问题,因为公输孟启开启大闸门的手法太繁杂太迅速,即便是她的竖瞳也无法全程看清楚。

这个公输家果然很有门道。

就连他插入门上钥匙孔的小刀其材质应该是超新星爆炸时产生的溅出物,是以陨石的形式坠落到塞蓝星球的吗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这些高密度物质淬炼成一把小刀的。

卡罗德当然可以。

不过他可没说“幸运号”到过塞蓝星球,还留下了一把精致的小刀。

凭着星际矿工对各种物质天生的敏感,玛雅在脑海中演绎着各种可能性。

直到面目全非的救生艇出现在眼前:

怎么会是这样

圆筒状的救生艇现在更像揉作一团的废纸,玛雅知道那是经历多次猛烈碰撞后的结果。

她记得在投下星灵矿石之后救生艇出现了瞬间的反弹,然后她又丢弃了失去作用的推进器以减轻着陆时的冲击力。

她这一切都是按照模拟训练时的程序操作的。

根据模拟数据,剩下的救生艇空壳加上她的体重不会超过三百千克,在两百米的高度上是可以平安着陆的。

为何会撞成这副模样,自己也被撞晕,还有她是怎么从完全变形的救生艇里出来的呢

舱门可打不开。

公输孟启看到了她一脸的疑惑,解释道:

“森林里面有一个花岗岩的山谷,我就是在那找到这团东西的。然后”

他转到救生艇的另一边,伸手一拉,拉下一块坑坑洼洼的圆形灰蓝色板子。

“我就是从这儿把你拖出来的。”

玛雅知道灰蓝色板子就算救生艇的舱门。

灰蓝色板子的边缘的切口很整齐,明显是用利器割开的。

玛雅想不出塞蓝星球上能有这样的材质,莫非

她的目光落在了那把小刀上。

公输孟启察觉到她的目光和猜测,大大方方地将“錾金刻刀”递给她,说道:

“你猜的没错,我就是用这把刀切开的洞口,这是我公输家先祖流传下来的神器錾金刻刀。”

玛雅知道这是高密度物质,所以手上卯足了劲,接过“錾金刻刀”仔细观察起来:

刀柄上镌刻着复杂的饕餮纹,肯定不是卡罗德的风格,就连基地无聊的老家伙们都不会弄这么复杂的纹饰。

竖瞳凝聚的目光像激光扫描一样扫过刀柄,刀身,刀刃,材质中含有:

铬、锇、铁、碳、硫、硼等多种金属,非金属和稀土成分。

有这些成分没什么奇怪的,宇宙中到处是这样的物质,但它们却以相当精确的比例配合在一起,淬炼成锋利无比的刻刀。

足以切开任何金属,即使是切割钻石也没问题。

公输孟启奇怪的是她仿佛是知道“錾金刻刀”分量似的,居然稳稳当当地就接了过去。

要知道看上去只有短短五寸长的“錾金刻刀”却足足有二十一斤重,没有心理准备第一次根本是拿不稳的。

看似柔弱的玛雅也让公输孟启惊叹她的神奇:

女神仙女我的好媳妇

仅凭竖瞳是不能够精确看出各种物质的配比成分的,玛雅把“錾金刻刀”交还给公输孟启,钻进救生艇的残骸之中去寻找,看看是否还存在有价值的东西。

结果令她很失望。

她最为看重的是救生艇的控制系统,将来可以拓展成为新飞船的控制系统。

前提是能够造出飞船。

其实除了推进器,飞船本身的制造并不算复杂,无非是对材料的要求比较特殊。

但这些特殊材料在救生艇的残骸中都可以找到,再依靠星灵的帮助生成新的飞船材料反而是最容易的。

因为无论残骸撞击、摔毁成什么样子,其材质本身的属性是不会变的。

耐高温材质还是耐高温,高强度钢材还是高强度钢材。

反倒是集成电脑控制系统和电传动控制系统作为救生艇上最复杂的两大系统,星际矿工们只会操作不会制造。

舒马赫也不会造赛车不是。

只有基地那帮老家伙才知道两大系统的构造。

现在,只有那帮老家伙才知道的系统全变成了公输孟启说的“木炭”。

残骸的价值就是原材料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