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可以更快一步

看着公输孟启写下的“虎。虎。虎。”巫念站起来,说道:

“元帅,末将去神堂卜一卦。”说完,就径直向三楼的神堂快步走去。

田点点看看公输孟启见他不置可否,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跟着道:

“陛下,臣妾也去神堂祈福。”

“还有我。元帅国君哥哥,我也去。”严如碧也跟了下去。

“诸位将军都暂时退下吧,本帅想一个人在这作战室里静静。”公输孟启终于发话,所有将领皆安安静静地退出了作战室。

作战室中央的长桌上铺着巨大的海图,仿佛就是辽阔的大海,可是现在这片辽阔的大海却令公输军团的两艘运输船陷入无路可去的境地。

南下玛雅岛显然会被堵截,寻觅新航线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到处是东桑的侦察船,“蓝级”船队没有东桑人熟悉海情,熟悉航线。

即使调头北上,很有可能就在龙珠礁被东桑战船追上,同样是一场遭遇战。

如果仅仅是为了逃跑,就只能返回龙尾湾,弃船登陆经岱京城逃回江都。或者这就是唯一的生路。从此抛却玛雅岛,不再入大海,蓝色计划无限期拖延

“姐,你看咱们是不是劝陛下放弃”田点点低声询问巫念。静谧的神堂中就只有她们姑嫂三人,连沈织柔也没跟来。

巫念没有马上回答,她抬头望望神台上供奉着的海龙王神像。海龙王怒目圆瞪,张牙舞爪俨然就是一尊愤怒之神。

巫念盘腿而坐,闭目合十渐渐进入空明之境。

严如碧也学着她的样子,认真的打坐祈祷,嘴唇微微翕动。

田点点只得静下心来,让自己去感受那袅袅香烟,平息心中翻腾的大海。

“走吧,去做咱们该做的事情。”巫念把坠入冥想的点点唤醒。

田点点睁开眼睛,发现沈织柔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身边,和巫念,严如碧,一起微笑着望着自己。

“我们现在”

“对就是现在。大海从来都不是温柔的小姑娘,他有汹涌的波涛,无尽的深渊,滔天的狂浪还无限宽广。蓝星号的伤疤不是让他更荣耀吗。”

巫念伸出手把她拉了起来。

“走水手们在甲板上训练呢,咱们去给他们降降温。”

胡家四兄弟原来分别在蓝色号和蓝星号上的,刚才公输元帅召集开会全都来了蓝色号。四兄弟稍有空闲就会到甲板上指导水手们的训练,落霞时分正是训练的好时机。

巫念,田点点,严如碧,沈织柔,四女齐齐走上甲板,沈织柔招手把胡家四兄弟叫了过来:

“光顾着训练别人,今天上午要你们练习的八卦走位,步伐转换可练习好啦”

胡家兄弟齐声回应:

“上将军,末将都练习纯熟。”

巫念点点头。

“好咱们现在就此演练。”然后抽出腾空剑。

好徒弟罗二蛋给她夺来的上古神兵派上用场。

胡家四兄弟微微一愕,随即抽出了上午巫念交给他们的法器。

胡往手持杏黄令旗走向南方乾位,胡出抱着葫芦站到东方离位,胡入举起皮鼓来到西北艮位,胡去提上金锣奔向东北震位。

巫念握着腾空剑主导北方坤位,田点点摇着铃铛踏入东南兑位,严如碧撑着黑伞立于西南巽位,沈织柔托着白玉瓶已在西方坎位。

亲兵已摆好香案,贡品。巫念口中念念有词,屈指弹出几点火星点燃香烛。田点点也念着口诀摇晃铃铛配合做法。

随着香烟升起,原本还是云霞漫天风平浪静的海天之间逐渐昏暗下来。

“仙师借法,呼风唤雨起”

巫念高举腾空剑,迈开脚步带动整个阵法运行。

胡往挥动杏黄旗招来滚滚乌云,严如碧转动黑伞旋出阵阵狂风,胡去敲锣,胡入击鼓,瞬间电闪雷鸣,胡出扒开葫芦嘴乌云如墨,沈织柔倾洒白玉瓶万千水滴

甲板之上早已伸手不辨五指,雾气黑云不但包裹住蓝色号,连两百米外的蓝星号也一起包裹到乌云之中,浪涛越来越猛,雨滴倾盆而下。

痛快甲板上的水手们皆拔掉短衣,任雨水冲刷全身“哈嘿哈嘿”训练继续。

道道电光撕裂天空,滚滚雷声回荡海面。

十里之外的渔船已经看不见“蓝级”船队了,唯有一团黑影裹着电闪雷鸣。

渔夫抬眼望了望,便又回过头来说:

“孙将军请继续。”

孙樵心里纳闷,这东桑暗探倒是奇怪,不问船队,不问元帅,倒是对他们将军感兴趣。聊了石步,聊了洪帆,还有胡家兄弟和沈织柔,现在又聊到孙樵自己。不过孙樵还是隐约察觉,这家伙对沈织柔最上心。

“呵呵,也没什么继续的啦。老子一扁担拍死了那张大户的管家,被抓进廷尉大牢,后来的经历就和石步一样,跟着许洪福,跟着公输元帅参加了岱京保卫战。获岱王大赦,加入公输军团到现在。”

“好啦,说这么多老子也累了先去睡会儿。要不你们俩东桑人自己聊吧,省事”孙樵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到船舱里边睡觉去咯。

翻译看看渔夫。

“还聊吗”

“你是大岛仓的”

“嗯。”

“天黑,我要专心驾船,你自己想干啥就干啥吧。”渔夫说完把稳舵不再理他。

孙樵确实是累惨啦,立马就鼾声如雷。

昨日午时公输孟启传书石步命他领船队在龙尾湾汇合的同时,也向玛雅放出了机关鸟,让她马上派三艘神龟船北上支援,作为海上移动中继点,以弥补机关鸟飞行距离的缺陷。同时加强玛雅岛的戒备,以防东桑人的偷袭。

玛雅在七月初八未时收到的消息,她立马让孙樵带领三艘神龟船北上支援。

玛雅岛东港到龙尾湾有八百一十里,照计划孙樵应该在今天辰时之前就赶到龙尾湾的,因为神龟船的最快速度可以破百。

可是神龟船在驶出东港之后就遭遇多艘东桑侦察船,虽然凭借“千里镜”的优势率先发现对方,可为怕暴露行踪招来麻烦,神龟船只得放弃风帆改用半潜模式。

没有了风帆动力,神龟船就只能采用类似“大泽之舟”的驱动方式,以人力蹬踏曲柄转动飞轮,再通过链条带动水下叶轮旋转推进船只。

神龟船的设计初衷便是用在港口内当拖船,最多不过是往两百里以内的鸟屿运送补给,确实不适合长途远行。这下就苦了船员们的双腿了,开始的三四个时辰,还能保证每时辰八十里的速度,时间一长就无法再坚持。

孙樵立即对船队和船员进行了调整,把身体最强壮的船员集中到神龟二号,继续北上龙尾湾。

神龟一号和三号则驶向赤岩礁海域。这原本也是公输孟启的布置,一艘归入船队,另两艘在距赤岩礁百里的范围内担任前哨警戒。

孙樵此举不过是把分道的时间提前了。

神龟二号船剩下的航程就变得异常艰辛,仅在子时和丑时夜色最深之时张开风帆借力,其余全靠双腿。

孙樵全程都带头蹬踏,即便是吸吮过龙血的身子也累得够呛。神龟二号勉强在巳时赶到龙尾湾,八百多里航程一大半都是用双脚走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