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样品,公输孟启不妨再把灰蓝色板子切割成小块,以方便抱到机关阁。

玛雅则笑着称赞他:

“看来你对结构建造挺有悟性的,救生艇摔成那样还知道从舱门那里下手。若是在别的地方切割,肯定得多花一倍的时间。”

“那是,公输家的人怎能不懂结构建造。”

“看这就是机关阁。”

玛雅对机关阁的建造结构不感兴趣,进门之后她的目光便被那些储存的贵重材料所吸引。

虽然这些材料被公输家视为珍宝,可在她眼中也就如路边的泥土,空中的尘埃一样普通。

她看的是每种材料下的标记说明。

“你们公输家真够用心的,这些物质的标注做得很好。”

她又说到:

“这些物质材料在塞蓝星球上很少是吧。”

“是的。极为罕见,估计除了公输家,其他地方没这么齐全的。”

他骄傲地回答。

齐全

玛雅没有刺激他骄傲的自尊。

但三层、四层的物品就让玛雅感到吃惊:

不只是经典之作还有那些没有完工的半成品。

个头和真实马匹一般大小的机关马在拧紧发条机簧后居然能走出一两步。

玛雅终于相信他所说的:

用你的仙术科技结合公输机关,能将这小小的一两步,变成万马奔腾驰骋大陆。

公输家是值得骄傲的。

他也是个骄傲的小屁孩。

到了五六层的时候玛雅几乎就挪不动脚步。

典籍的文字和专业的词汇或许有些晦涩难懂,但直观的图纸她是看得懂的。尽管这些典籍,图纸都是记录在竹简或羊皮卷上的:

联动机构,传动机构,阻滞阻尼机构,锁闭机构,心形的间歇机构,齿轮减速,滚动轴承,螺旋攀升

让她沉浸在机械的海洋之中。

在“幸运号”上她也会经常帮卡罗德修理一些钻探工具,比如更换钻头啥的。其实这些工作完全可以交给机械臂来完成,但她就是着迷。

她曾经还拆卸过一只复杂的机械臂,后来连卡罗德也没法重新组装回去,最终被送回基地修理。

基地的怪老头用怪怪的眼神瞄着她,狠狠的骂道:玛雅,你再让我干这么辛苦的活,我就用它来拧你的屁股。

怪老头的声音很大可语气一点都不凶。

因为玛雅的行为让怪老头敲诈了卡罗德五百千克的铀矿石,还可以打发两天无聊的时间。

五百千克的铀矿石提炼的燃料足以让“幸运号”行驶110光年的航程,卡罗德非常非常生气,真的就打了她屁股一巴掌。

“哼我要是有这些图纸做参考,也能把机械臂修好。”

玛雅自言自语。

“你当然可以拥有它们,你是公输家主嘛。”

玛雅埋头看图,没去理会“公输家主”的含义,被他占了个口头便宜。

家主,家里的主人,也就是一家之主。

具体地说,身为族长的公输孟启是公输家的男家主,那么他的夫人就是公输家的女家主。

“你们现在还没有纸张,记录,查找,保存都是很麻烦的事情,不过星灵可以轻松的解决这一问题”

“对啊钥匙我早做好啦。咱们快上楼去开启吧”

“纸张”是什么,他暂时可以忽略,但玛雅一再提及的星灵肯定是好东西。

卡罗德为此还付出了“幸运号”和几位兄弟的生命。

“星灵绝对不能同时接触到空气和光若是同时接触到二者星灵就会湮灭”

玛雅再三强调。

那可是基地给予“幸运号”全体矿工的奖励。

以表彰他们为基地提供的星灵矿石累计达到一百千克。

如果说机关阁储存的贵重原材料是公输家千年积攒而成,那“幸运号”采集到一百千克星灵矿石则经历了无数的艰辛,花了上万年。

当然这里的“上万年”是以塞蓝星球的时间来算。

在开启项坠导出星灵之前还要先制作“镜像装置”。

玛雅用不了毛笔,直接用木棍蘸着墨汁在木板上画出草图,其主要原理就是:

“小孔成像”。

这样简单的装置公输孟启分分钟搞定。

长宽高各一寸的密闭小黑匣子,匣子上有个可以旋转的按扭。匣子一端是针眼大的小孔,小孔中嵌着水晶透镜,是物镜输入端。匣子另一端开一个大孔,孔径是小孔的一百倍,同样也嵌上水晶透镜,是成像输出端。

黑匣子做好后,玛雅仔细地检查其密闭性,确认之后她抛给公输孟启一个赞许的眼神。

项坠里面只有二十“微阿”的星灵,输出端的孔径达到输入端十倍就完全够用。

当然,如果黑匣子里面能有更多的星灵那么孔径的比例也可以做得更大。

“微阿”则是基地那帮家伙特地为星灵制定的计量单位,相当于克。玛雅不知道是哪个怪老头想出来的这个单位名称,不过确实比克好听。

一“微阿”等于一克,二十“微阿”就是二十克。

如果以元夏的计量单位石、钧、斤、两、钱、分,来换算二十“微阿”也就仅有四钱而已。

弥足珍贵。

黑匣子的大孔输出端在外边又延伸出五倍孔径长的圆筒,圆筒外再套上可以伸缩滑动,末端嵌有水晶透镜的圆筒。

“我们把这滑动伸缩的圆筒叫做千里镜。你也可以单独做来试试,能看到很远的东西。”

公输孟启记下了。

“千里镜”当然就是望远镜。

在以后的战斗中发挥出了相当大的作用,有时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

星灵绝对不能同时接触到空气和光

若是同时接触到二者星灵就会湮灭

在把星灵导入黑匣子之前,黑匣子里灌满了水银以排出空气。

至于光怎么规避,公输孟启稍稍思忖就想到办法。

一个密不透风的厚重木箱放到工作台上,挥动“錾金刻刀”在木箱两侧挖出两个孔洞,以便能伸进双手,再用厚厚的黑丝绒做成袖套,一端在木箱洞口压密实,另一端顺着手臂塞木箱中扎紧在手腕上。

如此暗箱操作,绝对不透一丝光线。

排空空气。

隔绝光亮。

双管齐下,双重保护。

公输孟启绝不希望仙女媳妇仅有的四钱星灵在他手中湮灭。

玛雅很是欣赏他的暗箱之作。

“只是这样你能在里面准确操作吗要开启项坠,还要把星灵导入黑匣子里。”

玛雅有点担心。

公输孟启调整呼吸凝神专注,以行动来回应她的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