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登上蓝星号的关东将领

德川阔知道尽管自己的东桑舰队比竹山上的关东舰队离赤岩礁更近一些,但真要是放开了拼速度,东桑舰队是拼不赢的。

因为东桑舰队的编队前方全是民船,限制了整个舰队冲刺。即使调开民船也是需要时间的,且不说黑夜里是否好操作,是否会动静太大而惊动公输军团船队。

所以德川阔回信用了两个不同的切记,也放出了三支海鹞子。他真怕竹山上抢了所有功劳,亲自跑到“日桑号”船头督促舰队全速前进。

这也许是三支训练有素的海鹞子执行的最短距离任务。

寅时过半,东桑舰队距离赤岩礁仅有三十五里。而关东舰队的十二艘艨艟快船更是冲进赤岩礁三十里范围。

山本枭已经可以望见公输军团船队桅杆顶上的灯光了。

竹山上收到德川阔的回书后也立马回复:

同意德川总指挥的计划。关东舰队将在赤岩礁以东两里的海面做扇形编队展开,等候东桑舰队。

但竹山上并未给山本枭下令,他知道山本会在湖出入口等候命令。

望着两艘“蓝级”大船上的灯光,山本枭真想违抗一次竹山上的命令,率领艨艟快船冲进湖。

等待是最煎熬的时间,连海水都忍耐不住,缓缓地退出湖,海面上飘起淡淡的雾气来。山本枭心中更是高兴,他知道退朝了,湖的水在往外流,因为内外水温的差异而出现雾气升腾的现象。

天助我也大将军不是希望俘获“蓝级”大船吗,待一会雾气再浓些便可率领艨艟快船趁着大雾潜入湖。

根本不用冲撞,直接抛掷绳钩爬上船去控制船只,连公输军团的人员也一并俘虏了。那帮病恹恹的家伙被“坏血病”折磨得够呛吧,在睡梦中束手就擒。

他将亲自驾驶着蓝星号迎着初升的太阳向东返航

就在山本枭的幻想达到巅峰的时候,传令兵乘着舢板悄然传来竹山上的命令:

放东桑舰队的民船进入湖,先把公输军团船队困住。以防万一。

万一这样严密封锁之下还有万一,难道赤岩礁的环礁是瓦罐,一敲就破。还是“蓝级”大船是飞鸟,能飞越两支舰队。

不行山本枭决心违抗命令,他一定要赶在东桑舰队之前拿下“蓝星号”。

六月二十五日,山本枭就曾和桑木柘一起在海口港追击两艘“蓝级”大船。桑木柘的旗舰“关东号”被击沉后还是山本枭亲自跳入海中把关东王救起。

当时桑木柘就对着远去的“蓝星号”指天发誓

今生必毁此船

如果能将“蓝星号”俘获交给关东王那该是多大的功劳啊,到时候竹山上也不会因为违抗命令而惩治自己的。想到此处,山本枭叫过艨艟快船副统领木村勇接替他指挥艨艟快船战队,而他自己则率领两艘艨艟快船混入民船之中,进入湖。

退朝已快要结束,雾气越来越浓密,几乎分不出哪边是大海哪边是湖。这时候别说低矮的艨艟快船,便是悄悄潜入的民船都被雾气笼罩得不辨影踪。

两艘艨艟快船夹杂在民船间穿过湖入口,径直奔“蓝星号”而去,“蓝星号”右舷巨大的金红勋章在浓雾中仍显出昏黄的暗影,很好辨识。

艨艟快船已贴上了金红色勋章。

山本枭打开舱盖,跃上船头,用手抚摸着甲府红柚木的细密纹理,鼻尖凑近像猎犬般反复嗅了嗅,确认无疑。

桑木直真是个傻瓜蛋,居然倾尽所以珍藏,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翻译也被揪上船头。

山本枭低音命令道:

“快,用你们的暗号联络。”

其实不用山本枭下令,翻译已经撮起嘴,然后双掌在嘴前合成喇叭状。

“咕咕呱”

“咕咕呱”

“咕咕呱”

片刻之后,有声音在头顶回应。

“咕咕呱”

“咕咕呱”

浓雾中声音定位可比眼睛更管用。四条绳索就像四条毒蛇悄无声息地从贴着船舷滑了下来,有了它的引导,蓝星号就将遭受灭顶之灾。

山本枭抓住绳索第一个往上攀爬。

渔夫接着跟上。

翻译被山本枭一脚踢在肩头,也急忙攀爬。

艨艟快船上的关东士卒自然是不甘落后,一个接一个地向上攀爬。

公输孟启呢难道整个公输军团都睡熟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丑时末。

公输军团船队在进入湖之后立即下锚,收紧锚链,把两艘“蓝级”大船停稳,熄灭掉灯光,所以人立即按预定计划飞奔至各自位置行动起来。

作为唯一的机动兵力,神龟一号船被留在赤岩礁北面外。

神龟二号船和神龟三号船已退入湖,隐藏在“蓝级”大船的船尾下,准备转运巫念等人到环礁之上布置法阵。公输孟启则负责率领工兵在前边为他们开道掩护。

两艘“蓝级”头朝湖出口停泊,有着湖堤岸的阻隔即便是在出入口也看不到船尾的情况。

公输孟启领着众人来到船尾部的船舵检修口,打开检修口的密封门就瞧见在外等候的神龟船。

众人次序穿过检修口,快速登上神龟船,巫念辨识方位,指引神龟船疾速向环礁驶去,把众人送到相应方位展开法阵布置。

每艘神龟船一次可运载五十人。寅时三刻,两艘神龟船已经往返六次,近六百名水手,船员已全部运送到环礁之上。

巫念等人的法阵也已布置完成。

公输孟启则回到了蓝星号上,从此刻开始他就要和二位夫人分开作战了。

夫人啊保重

现在两艘“蓝级”大船的人员配置也调换完成:

公输孟启,石步,洪帆,领一百工兵,一百弓弩手,一百重步兵,在蓝星号。

沈洪,汪海,安道然,领一百工兵,一百弓弩手,一百重步兵,在蓝色号。

两艘船的船长,大副,二副都坚持留了下来,毕竟船上仅留有十来名水手,万一要操控船只,人员会严重缺乏。

留在船上的士卒也全都换作水手,船员打扮,全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坏血病。一个个面色苍白精神萎靡,“病恹恹”的样子。

卯时将至,湖退朝。

巫念,田点点,沈织柔,严如碧,还有胡家四兄弟开始启动法阵,把法阵的运行和自然景象契合得天衣无缝。

巫念深深地凝望有着醒目勋章的蓝星号,心中默默祝福:

夫君,愿我们都能击败对手,早日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