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佐木虽然离得远,听不清德川阔和竹山上的谈话,不过场中的态势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他举目环视,发现了身着东桑装束的“大岛仓”伙计,低声道:“你们过来。”

“大岛仓”的伙计早就等着他召唤,屁颠屁颠地跑到他跟前。

“将军有何吩咐?小掌柜的早就安排俺们接应将军呢。”

佐佐木指指船艏顶上。

“那个,你们会用吗?”

伙计们看看船艏顶上,想了想才明白过来。一个伙计凑近佐佐木小声道:

“小的见过他们的教学练习,会倒是会一点。不过需要十三个人才能启动……”

佐佐木把手一招,叫来名小队长。

“你带二十个人跟着‘大岛仓’的伙计上去。”又贴近小队长耳边耳语几句,小队长脸色瞬间变了几遍,迅速地带人和“大岛仓”的伙计登上了蓝色号船艏顶层。那里装备着三具船弩。

佐佐木性子虽急,可脑子不傻。

他让“大岛仓”的人带头冲在前面是因为他想起了大岛骏刀劈竹山冢的事。大岛骏太害怕大将军啦,过分恐惧之下让下人们作出些不理智的事情是完全有可能的。

本来这种事让公输军团的人去做更为合适,但瞧他们那“病恹恹”的样子,怕是没爬上顶层便摔了下来反而引起对方的警觉,坏了大事。

不过佐佐木的手下同样没操作过如此庞大的武器,尽管有“大岛仓”的伙计指导,可这个“导师”自己也没碰过,更谈不上经验。

“嘣”

巨大的弓弦声响在湖里回荡,箭却没能发射出去。

竹山上抬头一望,那巨大的船弩竟然是对着自己的方向,脑子顿时“嗡嗡”作响。饶是他身经百战,也经不起公输军团的船弩摧残,面色瞬间煞白,瞪大双眼。

“你,你,你!你们要干啥……”大将军也有舌头打结的时候。

山本枭正显摆在兴头上,巨大的弓弦声也把他吓了一跳。调头一看,竟是是佐佐木的手下在发射船弩,目标直指大将军竹山上!

山本枭身前也有一具船弩,恼怒之极的他想也不想,推过船弩就要射向佐佐木。

蓝星号停泊的位置是靠湖南边在蓝色号的右侧,船艏的船弩原本是对着船头正前方的,山本枭要反击蓝色号上的佐佐木自然要推动船弩转向左侧。

船弩巨大一般都需要四个人才能推动,可是气头上的山本枭力大无比。

他双手一使劲,船弩就动了,可并不是左转,而是箭槽中的赤阳箭电射而出

直奔德川阔。

德川阔傻眼啦,他究其根本就是个左卫门,彻底的文职人员。现在不管他有多少学识,多少计谋,都无法抵挡,无法闪避,迅猛而至的赤阳箭。

幸好三浦健老将军就在他身边,三浦健把德川阔往身后猛地一拽,同时拔刀隔档。在三浦健看来凭着自己手中的精钢战刀定能隔开来箭。

可惜三浦健太不了解公输孟启亲手装填的一箭九发的赤阳箭:

一箭九发的赤阳箭,层层相套,箭内有箭。每炸开一层直径缩小半分,箭杆便缩短五寸,威力却增加一倍。若是到第九层,威力可达初始值的十倍。

当日三江口一战,游龙寨寨主沈游龙凭着一大堆铁链也仅仅是接到第三箭,最终还是没能逃脱。

“砰!”第一箭,七尺巨箭炸裂,炸起火焰尺许,首层剥落,露出内置六尺五寸箭杆。

三浦健战刀断作两截,一截在手被震得倒退插向他自己胸前,入肉三寸,尚不致命。另一截断刃飞出掠过他的颈项,划拉出三寸长,两寸深的口子,半个脖子都斩断了,肯定活不成。

“哧”第二箭,瞬间贯穿德川阔的身体,箭杆在他体内炸裂,炸起赤焰两尺,第二层剥落,贯穿而过的箭杆还有六尺。

“砰!”第三箭,钻入海鹞船甲板,六尺箭杆炸裂,炸起三尺烈焰,第三层剥落。

“砰!砰!砰!砰!砰!砰!”连续的六次巨响,海鹞战船的隔板,舱板,底板全部洞穿,整个船身也被震得散了架,龙骨断裂,横梁碎裂,烈焰在船上四处漫延。

“日桑号”已开始下沉

德川阔曾说过,公输军团的船弩九箭即可摧毁海鹞战船。

他说的确实没错。

“天啊!我……我,我干了什么!”山本枭自己都不敢相信,双手僵直地抓着船弩不敢再动弹半分。

竹山上浑身已被冷汗湿透,如果,如果刚才佐佐木也给自己来这么一下

……不敢想象,不敢想象啊!

“日桑号”落水的士卒,着火的士卒呼天抢地的嚎叫,让两支舰队的将士都不寒而栗,全都呆愣着,傻站着……

还好竹山上被惨叫声惊醒,高声怒喝:

“山本!你要造反吗!给我拿下这个混账东西!”他下令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山本枭手中的船弩。

如果那混蛋再敢动分毫,他就一头栽进海里去,因为他已经仔细想过,这么威猛的攻击挡不住,逃不掉,唯有跳海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当时三浦健要是把德川阔往海里推或许局面就没这么糟糕……

只是竹山上并不知道,一箭九发的赤阳箭是公输孟启借鉴了“火焰尊者”路的“星星之火”创造出来的,威力虽然巨大,却因包含动态能量不能储存,只能战场临时现炒现卖。

而且必须动用“黑装置”的星灵之力。

若非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发射一箭九发的。今天恰逢佐佐木与山本枭争锋相对,他为了挑起东桑两支舰队内讧才临时制作了一支。

希望两支舰队真打起来才好。

竹山上当然不希望两支东桑舰队在此情此景下发生内讧,自相残杀。必须以霹雳手段在双方将士尚未冲动之前就把势态压制住。

“拿下山本枭!”大将军再次怒吼下令。

两道戴着面具的黑影已飞上蓝星号,将呆若木鸡的山本枭从船艏顶层直接拽到甲板上。直到此时他才醒悟过来,大声喊叫:

“大将军饶命啊!末将不知道那公输军团的机关……”

佐佐木闻言立马反击。

“不知道你也敢动!难道德川将军是东桑舰队的总指挥你也不知道!三浦老将军跟随太子多年,是太子的师父你也不知道!你……”

“够啦!”大将军心中恨不能立马将佐佐木碎尸万段,正是他的那一声“惊弓之弦”才引发的山本枭冲动、盲动,射杀了德川阔和三浦健,让两支舰队势成水火。

只是现在杀人者是关东舰队的山本枭,佐佐木那混蛋倒是躲过一劫。

“斩啦他双手。”竹山上冷冷道。

制住山本枭的两名面具人也愣住了,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大将军竹山上再次以冰冷的声音重复道:

“山本枭俘获敌船‘蓝星号’功不可没,当受重奖!失手触发机关误杀德川将军,三浦将军,当受重罚!本将军现在是战场最高指挥官,理应赏罚分明,所有将士必须遵从本将军号令!”

“斩山本枭双手。执行!”

“啊”山本枭双手被斩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