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山上知道自己踩到了军医的手指,可现在即使是踩扁军医的脑袋他都不会停下脚步。

回到房间,他立即遣出四名暗卫,去找那名渔夫暗探,带到我这里来。

然后大将军以茶代药,用手指蘸着茶水在身前的木台上写了十遍:

“不好喝喝酒去”

他写得很慢,甚至是闭着眼睛写的。

请不要怀疑大将军的能力,东桑第一书法家寅次郎曾受邀在关东王府当场挥毫写大陆诗文名篇《无衣》。

竹山上看完后立马铺开丝绢,黑布蒙眼,挥毫临摹寅次郎所写的《无衣》。寅次郎看过大将军的临帖后,当场哈哈哈大笑三声而去。

此后寅次郎逢人便夸竹山上,称赞他是东桑第一儒将,绝不再提自己书法第一。

竹山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临写的第七遍效果最好,他又拿出昨日侦察渔船传书,认真对比字迹。

却瞧不出丝毫端倪。

木台上茶水的笔划倒映出竹山上焦虑的面容,高速航行的“赤桑号”随着波涛起伏微微晃动,晃动中倒映出的样子有几分变形,已不再是他自己的模样。

竹山上似有所悟,自己能仿写,那别人同样也可以啊。这个世上只要用心,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大将军感觉自己离真相更近一步了。

如果自己的怀疑成立,那么这个渔夫暗探就有问题,如果渔夫有问题,那么他的目的何在?桑木直派来的刺客?那自己拍他肩头的前后,应该是他最好的时机。暗卫都在忙于处理山本枭。

可他隐忍不动,应该就是背后有更大的阴谋。更大的敌人

公输军团!

冰冷的感觉从脊梁骨向全身扩散。

竹山上猛然发觉自和公输军团的船队接触以来,对方尚未损失一兵一卒,而关东舰队和东桑舰队已折损了三员将领,一艘旗舰。

即便山本枭是葬送在自己手中。

可这完全不合常理啊!自己一定是出问题了……

被绚丽的战利品“蓝星号”蒙蔽了双眼!

竹山上的冷汗“啪嗒,啪嗒”地落到木台上。

现在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一切正常,不过是出现了一些干扰项,让自己多虑啦。

第二,全是圈套,精妙绝伦的圈套,把自己绕晕了。

直觉告诉他,第二种的可能性更大!但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他不可能凭直觉把一切都推翻。

怎么办?怎么办!大将军今晚真的特别焦虑。不管怎样绝对不能把“蓝星号”这个战利品冒然带进海口港,必须彻查清楚后再做决定。

竹山上知道自己不能再犯错误,他可不想步德川阔的后尘。

立马提笔挥毫:

关东王殿下,今山本枭将军身中“蓝星号”上奇毒身亡。具体中毒地点,方式尚未查明。为防止奇毒扩散,漫延,末将决定“蓝星号”暂不进入海口港,在港外停泊,调“六拍杆”大楼船将其三方钳制。给末将两天时间定能查明情况,给殿下一艘安安全全,完完整整的“蓝星号”。

写完,大将军亲自走上船头放出海鹞子。他瞥了眼身后不远的“蓝星号”:

七月初十啊,朗朗月色,关东王啊,你收到消息就安安稳稳的睡吧。“蓝星号”就在竹山上手心里攥着的,不管他玩什么把戏,都逃不出本大将军的手掌心。

不弄明白这事末将改名竹山下。

想到此处竹山上自己给自己比了个孬种的手势。

返航的关东舰队为双纵列编队,左右编队之间的距离保持在两百米左右。旗舰“赤桑号”行进在右列第二的位置,蓝星号在左列第三的位置,从蓝星号船艉到“赤桑号”船头直线距离也就三百多米。

竹山上放出的海鹞子绕着“赤桑号”盘旋一周后趁着月色朗朗向东飞去。

海鹞子起飞降落都会绕目标盘旋一周,对于使用者来说是个相当不愿意的事情,这可是海鹞子的本性,任由驯养师怎么调教也改变不了。

蓝星号的舵轮依然掌握在渔夫的手里,虽然蓝星号船体巨大,但驾驶起来比渔船还要轻松。所以渔夫一点都不累,还可以悠然四顾,然后他就看见月色中海鹞子从“赤桑号”船头飞起。

渔夫用胳膊肘碰碰身边打瞌睡的公输孟启,暗暗道。

这少年心可真大啊,都快到对手老巢了还能在椅子上酣睡。

公输孟启睁开眼,海鹞子已完成盘旋飞向远方。大约半个时辰后就能飞到海口港吧。传递的什么消息呢?

他一时也猜不出来,那就不用猜了,再睡会儿。

船到港口自然停。

海口港的桑木柘兴奋无比,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怎么大将军的海鹞子又来了,不会是东桑舰队把“蓝色号”也送给本王吧。他打开丝绢:

呃,山本枭中毒死了?“蓝星号”上有奇毒?

桑木柘眉头紧锁,虽然山本枭的死比起得到的“蓝星号”来,简直就是微不足道的损失。桑木柘甚至愿意用半支关东舰队去换一艘完整的“蓝星号”。

可山本枭这样的死法让关东王心里很不舒服,感觉塞了块破抹布,堵得慌。

登上“蓝星号”的将士可是有百多个,为什么单单中毒的就是山本枭呢……

现在竹山上以此为由把“蓝星号”留在港口外,会不会有其他企图呢?

其实“蓝星号”在港口外呆上一两天也没什么的,那不同样还是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嘛,只是竹山上故弄玄虚的手法让他很不爽。

“蓝色号”上会不会也有这样的问题呢?是中毒,还是中机关呢?桑木柘急于知道答案,直接把竹山上的消息系上海鹞子发往西港,他相信桑木栖今晚也不会睡。

放出海鹞子后桑木柘立即吩咐传令兵前去港口传令,调度三艘大楼船到港口外等候,等“蓝星号”一到,立刻捆绑老实。就算国王桑木本来,没本王的命令也不松开!

下达完这条死命令后,桑木柘的心思才勉强安定下来。心中宁静,很多事情自然而然的就想了起来。

桑木柘想起六月二十九日,竹山上率后续舰队赶到海口港与他汇合。为提振整个舰队的士气,扫除旗舰“关东号”被公输军团船队击沉的阴霾。

他在海口港大宴众将领,席间他对山本枭是褒奖有加,甚至夸赞其是大将军最合适的接班人……

大将军竹山上则在一旁笑而不语。

坏啦!桑木柘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山本枭啊山本枭,是本王这张臭嘴害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