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暗探武田校

“……可公输孟启却借着省亲之机,连劝说带威逼,让岱王把王位传给了二殿下田恒。”说到此处大岛骏还停顿下来。“咳咳”两下。

桑木栖听得入迷,身子前趋,折扇也收了起来,捏得紧紧的。这种王室内斗的事情他最为关心。

鱼儿终于开始咬钩了。大岛骏趁热打铁。

“二殿下田恒尚未正式登基便封了公输孟启的大哥做司空,大嫂做国师,以回报公输家助他登上王位。”他说得有点口干舌燥,憋出点唾液润润喉。

桑木栖看到了。

“小掌柜的先喝口茶,本太子不着急。”

其实他心里恨不得大岛骏一口气把故事说完。

妈的,难道这公输孟启成天活得比故事还精彩。

太子的吩咐令大岛骏受宠若惊,连忙抿了两口茶,挑起大拇指不知是赞茶呢,还是赞太子。嘴里早开始继续说道:

“等到‘百安堂’的所谓神医到来后,公输孟启一行就出岱京城南门奔龙尾湾而来,与公输军团船队汇合,送神医上船治病……”

桑木栖知道重点来了,两只耳朵竖得比兔子耳朵还长。却不知道大岛骏已经摆了他一道,直到此时才提及安神医。

但桑木栖完全没察觉,他也无法察觉,他得到的情报可没这么详细。

“那神医到船上后对‘坏血病’同样束手无策。于是就有了在下诓骗公输军团船队去赤岩礁湖的事。想必这些殿下都是知道的,在下就说说那公输孟启的去向,是否与殿下掌握的情况相符合。”

大岛骏详略得当的处理令桑木栖非常满意地点点头。鱼儿上钩。

“公输孟启见粮食交割的事情有了着落,但对在下承诺的治病一事却不是十分相信。于是他决定去玛雅岛找女神商议,便带着个四女人和厨子乘坐神龟船跑了。依在下看来他是怕……”

“怕!公输孟启居然也会害怕?”桑木栖冷笑道。

“太子殿下,这世上有不怕苦的人,有不怕死的人,但没有不怕‘病’的人。”

“那公输孟启到龙尾湾后,就没敢上‘蓝级’大船,没喝船上一口水,没吃船上一口粮。即便他敢冒险,也不敢让他二位王后冒险,二位王后可都怀有身孕,那可是王室的血脉啊……”

这个道理说得通,谁也不敢把自己怀孕的老婆带到未知的病人堆里,何况贵为王后。

公输孟启也还没子嗣呢。

桑木栖已把注意力转移到玛雅岛的女神上来,他见过玛雅的画像,如果她真如画中模样,确实称得上女神。可女神也是公输家主,和公输孟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切的美好仿佛都被他独占,真是可恼、可气、可恨!

谁知他听得兴起,大岛骏却突然起竿收鱼。

“至于公输孟启去玛雅岛之后的事,在下确实就不知道呢。殿下神通,可否多告诉在下一些关于玛雅女神的事呢?”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相当虔诚,绝对发自肺腑。呛得桑木栖哼哼两声,不置可否。只得转移话题。

“那你为何不向德川总,德川将军汇报此事呢?”

大岛骏挠挠头,奸笑道:

“这不就是小人的生意经吗。公输军团确实是个大主顾,小人也不想过于揭短。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若非太子殿下问起,在下是绝对不会对他人说的。”

“在下也是。”武田校可能是憋得太久啦,终于忍不住突兀地冒出一句。

桑木栖斜斜地瞄瞄他,阴阳怪气地说道:

“关东王叔的属下,居然跑到本太子这里来,不知有何指教?”

武田校恭敬地鞠了一躬。

“小人身份卑微,只求托庇到太子麾下保住条小命而已。”

“若殿下真的讨厌在下就请赐小人个干脆吧,省得像山本将军那样,又是斩手又是折磨,最终,最终……”他心中激愤,说到后面已哽咽无声。

山本枭最终结果是怎样武田校并不知道,总归是不可能好。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忧伤已充斥心胸,几乎就要落泪了。

“哼哼!山本那家伙难道不该死!他一箭就干掉了东桑舰队的两位将军,三浦将军还是本太子的剑术老师。”

桑木栖提起此事就恨得牙痒痒,一点也不同情山本枭。

武田校却不卑不亢地回应:

“殿下可是知道山本将军和德川将军,三浦将军,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还是他胆大妄为敢挑衅整个东桑舰队?殿下就真的相信这件事是一个偶然触发的意外?”

武田校的反问一个接一个,问得桑木栖有些猝不及防。话到最后他还瞟了瞟佐佐木。

佐佐木回想起当时情景,真怕他把火烧到自己身上,连忙道:

“殿下,依末将看来此事确实不简单。那山本枭本就是个鲁莽的家伙,多半是被人当枪使啦。”

武田校白了他一眼。

“根本就是!因为那床弩是在下亲手调整过的……”

“嘿!原来幕后黑手是你”佐佐木长刀“唰”地劈砍过来。

武田校眉头都不皱一下,全然一副引颈就戮的样子。

“叮”太子手中折扇飞出将佐佐木长刀磕开后又飞回他手里。

“总指挥,你就这么着急,要在本太子面前杀人……”

佐佐木本来就心虚,生怕太子说出“杀人灭口”来。扑通跪倒。

“末将鲁莽,末将知错!请太子殿下责罚。”

“滚一边去!”桑木栖呵斥道。

如果一个小小的暗探都能在幕后指使山本枭,那还要竹山上这个大将军干什么。

“……山本枭将军身中‘蓝星号’上奇毒身亡。具体中毒地点,方式尚未查明……”这才是竹山上亲笔,就摆在太子身前的帅案上。

大将军下了很大一招棋啊!

“佐佐木将军也委实看得起在下。就请太子殿下看在在下坦白交代的份上给小人个痛快吧。”武田校仰起脖子,太子的折扇一挥就可轻而易举地取他性命。

桑木栖收起折扇,慢悠悠地说道:

“想要痛快那也得坦白彻底,你确定全部都交代清楚了。”

“没有。”武田校回答得很干脆:

“小人的姓名,出身,都未向殿下坦白……”

“本太子指的不是这些。”桑木栖的语速仍然很慢,他知道暗探若是向自己报出姓名便可算向自己投诚,成为太子府的人。如果那样真要再杀他岂不是在杀自己的属下。

太子要杀几个下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他以关东王属下的身份投诚过来就自己被杀掉……

这事传起来猜测可就丰富了,对本太子的声誉终归是不太好。

“本太子手下暂时也不缺暗探。继续你刚才的话题,说得详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