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精卫赴海”

蓝色号只有进入到玛雅岛两百里范围之内才算是安全的。

对于巫念的“精卫赴海”计划,除了田点点其他所有人都是反对的。但巫念的理由很简单:

如果灯塔法阵失控,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蓝色号如果不能在半个时辰逃离西港三十里外,必遭全军覆没。

半个公输军团的精锐尽毁。

不用一个时辰“蓝色号”覆灭的消息必定传遍东桑,对公输元帅在海口港的行动也会产生掣肘的严重后果。

最后,巫念与田点点手拉手,二人同心同声为“精卫赴海”做出注解:

夫有四海志,妾随风波里。

精卫发鸠山,日日复日日。

既已赴东海,痴心自不改。

航程万里远,灯塔伴君在。

诸位,没有人愿意“灯塔行动”变作“精卫赴海”,那样会牺牲众多公输军团的将士。唯有执行“精卫赴海”才能让公输军团的精神薪火相传。

公输军团不害怕失败,更要有面对失败的勇气。

和重塑的信心!

拜托啦!二位王后向众人鞠躬致谢。

所以,“精卫赴海”行动命令一旦发出必须执行!

军令如山。情深似海……

所以,田点点没有慌,她愿为公输孟启做一只精卫鸟。

严如碧却有一丝慌乱,她刚刚放在身边的三尺三黑伞不见了。单凭一把红伞,可不能对付两个强敌。

她也绝对不想发出“精卫赴海”。烛龙还在控制之中,黑雾还在继续喷出。虽然对手很强大,可只要她手中还有伞,不管红伞,黑伞,白伞……

三名重伤的亲兵知道,五米是最后的防御距离。

他们也知道“精卫赴海”的计划。

尽管黑伞能与黑雾混为一片,可还是触得到、摸得着,三人已摸索到严如碧放下的黑伞,共同撑起黑伞向长刀暗卫迎上去。

他们拼死也要为小姑娘挡住这惊龙的一刺。

严如碧知道亲兵不会用黑伞,只会白白牺牲。

她迅速催动红伞高速旋转,松开手让其悬浮在空中继续吸引长刀暗卫,却已伏下身子像敏捷的豹猫追上黑伞,抓住了黑伞伞柄,可带不回三名去意决绝的亲兵。

已有上百人丧生在黑伞之下,浓郁的杀气和血腥即使隐藏在黑雾中也能让长刀暗卫轻松地察觉到。他当然察觉到了,但没有收刀而是继续前冲还踢出一脚。

他知道黑伞的边沿是锋利的,可他不怕,他浑身上下都是刀,他相信自己靴子的边沿比黑伞边沿更锋利,而且更有力。

“嘭”他一脚踢在伞面上,既没破也没穿,而是踢得整个伞面翻转过来。

雨伞伞面翻转的经历相信所有人都有遇到过,翻转的伞面会把本应四散的雨水集聚在伞里面。

可“黑伞红煞”有点不同,黑色伞面翻过来是红色伞面,“黑伞”变“红煞”,集聚的是绝杀。

对于此种唐突的强行翻转方式,公输媛命名为自投罗网。除非他是大罗金仙,否则一切妖魔鬼怪、人模狗样、牛鬼蛇神统统拿下。

长刀暗卫不是神也不是鬼,他就是个人,自投罗网决计活不成。

严如碧当然相信奶奶的话,当“嘭”的一声响起她便撒手疾退,可巨大的力道仍震得虎口发麻。

不知道三名亲兵还能否幸存,她的注意力已回到二尺二的红伞。

红伞还悬浮在空中,它的目的就是吸引对手。可长刀暗卫既然注定活不成,严如碧为何还未收回。

因为短棍暗卫还在,而且一直没动。

只听见长刀暗卫的惨呼,只听到长刀脱手飞出,短棍暗卫知道他的搭档已使出“玉碎”。

“玉碎”是长刀暗卫临死的最后绝杀,他从未用过。因为用过此招的人都死了。

长刀暗卫刀人合一,人既身死,刀必玉碎。

碎裂的长刀化作漫天碎片,有雪花般的六角形,有尖锥样的三角形,有梅花瓣,有鱼鳞片,有的像狂风一样卷得飞快,有的如雪花般飘得舒缓。

方圆十五米全是“玉碎”的世界。所以短棍暗卫没有动,他若过去,必定和公输孟启的三名亲兵同样变成筛子。

严如碧没有变成筛子,是因为她已退入到灯塔里面。

“叮叮当当”的碎片撞击声就如同一场金属风暴,坚硬的花岗岩被撞得火花飞溅,坑洼遍布。

严如碧知道她的二尺二红伞和三名亲兵同时陨落在“玉碎”的金属风暴里。他们的诱杀计划虽然成功,付出的代价同样惨烈。

可那拿短棍的对手为何没被红伞吸引过来,如果不是红伞的魅力不够,那对手就是个瞎子。

奶奶公输媛说过,红伞可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除非那人没有目光。

短棍暗卫确实是个瞎子,和长刀暗卫是一对相当合拍的搭档。他们是太子桑木栖派往“蓝色号”上搜寻四名关东暗卫的十名东桑暗卫的其中一对。

……

十名东桑暗卫奉太子桑木栖之命登上“蓝色号”搜寻四名关东暗卫潜伏者的工作还未进行到一半,西港之中就开始骚动起来:

大量的民船被驱离出来,紧接着穿云箭的呼啸,东桑士卒的呐喊,佐佐木的咆哮,震天的杀声。

还有税务官官邸的隐隐火光……

十名东桑暗卫瞬间面临两难选择,是继续留在“蓝色号”上搜寻,还是回撤保护太子。

要知道太子身边总共就十二名暗卫,这一下子就出来十名,若在平时自然没事,可现在战斗已经爆发。

“蓝色号”再重要那也没太子的性命重要啊。

十人一合计决定留下六人在“蓝色号”上继续搜寻、警戒,回撤四人保护太子。

分配人选的时候,短棍暗卫眼瞎的优势就凸显出来,因为外面的浓雾对他没有影响,而船上的灯光对他也没有增强。

所以短棍暗卫就成为回撤的第一人选,他的搭档长刀暗卫自然得同行。

四名回撤暗卫乘着信号船进入港口时正好南端灯塔燃起熊熊大火,而北端却毫无动静。也并非是完全毫无动静,短棍暗卫就听出隐约有打斗声,瞎子的耳朵特别灵。

其他三名暗卫再仔细分辨,就发现北端灯塔黑雾滚滚,正是西港浓雾的根源。

四名暗卫只得再次分兵,长刀、短棍暗卫去拔掉浓雾根源,破除笼罩在东桑舰队头顶上的迷雾。

其余两人继续驰援太子。

长刀暗卫还向“蓝色号”上的同袍发出信号,尽快增援北端灯塔。

在他看来能启动如此巨大的法阵吞云吐雾,护法也必定森严。可冲近灯塔八十米之后才发现护法的竟然只是个小姑娘,带领着十名士卒。

而反观东桑士卒的尸体都快堆成小山啦。

长刀、短棍暗卫的到来使战场形势立刻逆转,两人一前一后率领东桑士卒一波冲锋就把严如碧压迫至灯塔底下。尤其是瞎子短棍暗卫,浓雾对他不起作用,五尺短棍既是他的盲杖,也是他攻击的利器。

如果不是因为浓雾,严如碧早就会发现短棍暗卫是个瞎子。

可浓雾的屏蔽作用对交战双方都是同样的,唯短棍暗卫除外。

所以严如碧的红伞吸引住了长刀暗卫却吸引不了短棍暗卫。

不过红伞的出现还是震慑住了长刀暗卫,他不确定自己能否攻破对手的红伞,在向短棍暗卫示警后他发起刀人合一试探性的攻击。

万一攻击不利短棍搭档还可以对他施以援手,这是他们多年以来达成的默契。

短棍暗卫果然没有跟进,但也没闲着。他在听风,从海面吹来的风经过灯塔一定会有细微的变化,别人听不到,他却听得出。

只要听出灯塔的准确位置,花岗岩的石壁也经不起他手中短棍三下。

摧毁灯塔,法阵自破。

可惜乳胶液般浓稠的黑雾不但能屏蔽光线,也能黏住海风。

除了长刀劈开迷雾撩动的一丝波纹,而这一丝波纹瞬间消失。长刀暗卫自投罗网,他知道这次短棍搭档救不了自己,只得发出“玉碎”诀别。

在金属风暴肆虐的最后时刻,短棍暗卫出手了。

因为当第一片金属碎片碰撞上花岗岩石壁,他就已经确定了灯塔位置,但他依然不敢动,没人可以穿越“玉碎”的金属风暴。

现在,雪花般飘落的碎片都已在两米以下,短棍暗卫可以从上面飞掠而过。早一秒摧毁灯塔就早一秒为东桑舰队带来光明。

光明的作用对双方也是同样的,唯短棍暗卫除外。

他是瞎子。

当严如碧想到短棍暗卫有可能是瞎子后,她调整了自己的战术。

“玉碎”的金属风暴是耀眼的,严如碧虽然躲进了灯塔里,可公输家的“传光照明”能让她看见短棍暗卫的位置,行动……

严如碧抽出了直径仅一尺一寸的白伞。

白伞,白色的伞。

白色是不祥之色、代表着死亡。

是公输媛当年为纪念爱女燕儿所做,也是她的封刀之作。

严牧之曾无数次想过毁掉白伞,可终究没能下得去手,最后把白伞交给了身为公输族长的公输孟启来处置。

公输孟启仔细研究过白伞后,对严如碧说:

这把白伞乃是当今世上制作最为精良的公输机关。你若是不忌讳白色,便留在身边关键时刻能救你性命;你若是忌讳白色,便替哥留在身边关键时刻能救我妹子。

于是严如碧把白伞留在了自己身边,现在就是关键时刻。

和红伞一样,白伞在浓墨的黑雾中宛如一朵洁白的山茶花。

不一样的是,白伞更低调,更安静,也更虚幻。仿佛就是一个由空气凝固而成的影子,或许是凝结了太多的哀婉,让人不忍直视。

如果瞎子不是瞎子,他只需轻轻侧身就能避开这朵白色的山茶花。

可是短棍暗卫他就是瞎子,他能听见最后一片“玉碎”的雪花落在灯塔墙根下的声音,却看不到近在咫尺的白伞。直到他的鼻尖都已触碰到山茶花的花蕊,那是白伞的伞尖。

半空的短棍暗卫瞬间变换了十九次身位,手中的镔铁短棍使出了九种招式,他所有的动作就像站在空旷的沙漠上,想要躲开头顶的日头,可无论怎样挣扎都处在阳光的照射下。

白伞就是一团照射他,切割他,穿刺他,捣碎他,绞杀他,的白光,除非他能比光快,否则越是挣扎越是割得更零碎。

跟上来的东桑士卒终于看见了光亮,可他们更宁愿自己都是瞎子,也不愿见到这骇人的屠杀光亮。宁愿是俩眼一抹黑,也不愿看到如此恐怖的画面。全都调头狂奔,向浓雾深处跑去。

画面里的短棍暗卫就像是聚光灯下的屠宰品,被犀利的光线剥去表皮,割裂眼皮,撕开头皮;切断短棍,切开肌肉,切削骨骼……

洒落的血迹也扬起优美的弧线,在白光与黑雾间描绘出灿烂。

白伞的剥离很迅速,切割也很精准。短棍暗卫每一次的挣扎就仿佛是在和白伞做亲密配合,完美地体现出屠杀的美感,血腥的绚丽。

“轰”港口内腾起冲天火光。八十三艘海鹞船熊熊燃烧。

“簌”烛龙惊醒,睁眼即为白昼。整个西港天光大亮。

“嗤”龙爪划过“血灵令符”,即便召唤来的是烛龙分身,龙爪也是凌厉的。

“啵”刚刚静止的“血灵令符”背上破开一道龙爪裂纹。

“啪”巫念一掌拍在“烛龙法鼎”上,将落入龙爪的“神元珠”拍飞。

“唔”飞出的“神元珠”落入田点点口中,她赶紧把嘴闭上。

“哇”卯时。正在运用“血灵令符”冲关的巫家小姑喷出一口鲜血。

“叭”“血灵令符”从巫丞尊额头落下,背上破开一道龙爪裂纹。

……

北端灯塔攻击受阻之时,领头的中尉一面调派人手加紧进攻,一面飞报总指挥佐佐木。

得知北端灯塔被人占据还在里面施展法术制造迷雾。佐佐木的心拔凉拔凉的,难怪这雾如此邪性,原来使的竟是妖术。

不等军医处理完箭伤,他裹紧绷带,带上一千精锐就冲向了北端灯塔。

然后就遇到惊叫着往回逃的士卒。

“妖怪!”

“白色的妖怪,在吃人!”

“快跑!”

然后,港内火光冲天。

然后,天光大亮。

然后,三名女子从灯塔飘了出来。红衣(巫念)黄衫(田点点),还有个浑身是血,(严如碧)她左手拿着把残破的红伞,右手拿着把收拢的白伞。

然后,一艘艨艟快船出现在出海口,接应三名女子。

领头的虽然戴着面具,但他就是化成灰佐佐木也认得出来

顾勇军!

“顾勇军!你在干什么!”佐佐木当然清楚他在干什么,只是盛怒之下再找不出其他词来。

武田校在用弓箭回应他的同时也回答道:

“我是雇佣军。”

这一箭穿透了佐佐木的咽喉。佐佐木至死都认定他就是竹山上的人,绝不是什么“雇佣军”。

东桑舰队又一次失去了总指挥,还失去了西港内的所有战船,连太子桑木栖也不知所踪。

三万士卒只得四散逃命,因为岸上零星的武装又凶悍地了冲杀回来,这次彼此可都看得清清楚楚,真刀真枪地明战。

西港内的所有战船已被烈火焚烧。港口外的五艘大楼船也正在下沉。他们是被来自东桑舰队的十四艘艨艟快船撞击后开始下沉的。

听到西港内杀声阵阵,大楼船上的士卒完全搞不清状况,茫然不知所措。

突然间,天光大亮,就见十四艘艨艟快船猛冲过来,原本还以为是来接应的救兵,谁知是来的全是煞星。

迷雾中,武田校率领的七艘艨艟快船从西流河返回,在与沈洪,汪海,胡往,胡去的八艘艨艟快船汇合后,留下一艘艨艟快船做最后的点火工作,其余十四艘则全部冲向了围困“蓝色号”的五艘大楼船。

点火的过程也很顺利,因为之前“检查”的时候就在船上埋下了火患,引火索都集中在船尾,而收拢在一起的舰队只要几个点同时点燃即可化作火海。

武田校率领三艘艨艟快船完成纵火工作后即接应巫念三人出港去往三里外的临时锚地。当他们抵达港外的临时锚地时,三层楼台的大楼船已就只剩下最后半层还露在海面。

东桑水军士卒的水性还不错,拼命地向岸边游去。

蓝色号还静静地停泊着。

沈洪,汪海,胡往,胡去,早已登船增援,蓝色号上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整个西港的战斗其实最先是从蓝色号上开始的。

蓝色号是东桑舰队的战利品,更是关乎公输军团的生命线。

为此巫念派出了手下战斗力最强的两名将军:

亢褚良,沈织柔。

还附上黄罗衫隐身衣和“轻身酥软香”。

在大岛骏和武田校出发去找佐佐木的时候,亢褚良和沈织柔就向港外的蓝色号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