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大将军的新部署

现在,“赤桑号”作战室的长桌上用模型摆着一模一样的关东舰队战船编队位置。两艘捆绑在一起的海鹞船模型表示“蓝星号”,拔掉船帆的船模表示“大岛仓”商船。

四名暗卫全都没回来绝对不正常。尽管有军曹报告说一个时辰前还见到四人在一起,喝得醉醺醺的往治疗室去了。

可治疗室除了山本枭的尸体却什么都没有。

而且竹山上知道四名暗卫绝不可能在任务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喝酒,还喝醉了。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那名咽喉肿痛的暗探有问题。而且不是孤立存在的问题。

所以大将军竹山上紧急召集“赤桑号”上的军官开会,他要宣布自己新的布置。

“诸位,鉴于‘赤桑号’上出现的一些突发情况,还有此次赤岩礁俘获‘蓝星号’后一些被胜利掩盖起来的谜团,本将军决定暂不回海口港。而是把‘蓝星号’带往黑石崖,待天明之后做一次彻彻底底的清查。”

对于大将军四名暗卫在“赤桑号”上集体失踪的事的确让人不可思议,可这和“蓝星号”有关联吗?

军官们不是很理解。

立马有名副将就站起来问道:

“大将军,为何要去黑石崖?如果怀疑‘蓝星号’有问题,咱们也可将其挟持到海口港外再做清查。现在这样的编队安排不是已经把‘蓝星号’困得死死的吗?”那副将指了指两艘海鹞船捆绑成的模型。

的确,大将军之前也是这么想的。可四名暗卫悄无声息的消失让他改变了想法,对手比他想象的强大得多。

“相信很多人都有和原田(粟)将军一样的想法吧。请你们再看看海图,整个舰队离海口港还有近一百五十里。”

“现在,海面上已经开始起雾,即便是保持五十里的速度也需要在雾气里航行三个时辰。如果雾气加大则可能更慢,咱们将与‘蓝星号’在茫茫大海上消耗更多时间,也就是增加更多风险。”

“而黑石崖,诸位请看,去这里则只有三十里,即便把调整编队的时间都算上,那么咱们也仅需一个时辰左右。”

“可是,黑石崖水域地形复杂,岛礁、暗礁密布,若不是躲避风暴,船只是不会进入的。”原田粟继续抛出心中疑问。

竹山上伸手挪动模型。

“所以咱们要调整位置重新编队。把‘蓝星号’推到最前面,‘蓝星号’能通过的水域,关东战船自然能够通过。即使是发生触礁损伤,不是还有俘虏的船员、工匠吗,咱们虽没桑木直那么多的甲府红柚木,但上好的柚木还是有的嘛。”

“诸位!”大将军提高音量下达命令:

减速,落帆,收拢后舰队各船保持百米间距。整体航速保持在二十里。

第三、第五、第七、第九号艨艟快船保持原有位置,组成单号战队。贴近“蓝星号”左侧开始右转,航向由东转南,驶向黑石崖。同时引导“蓝星号”右转,若有异动立即撞击。

第四、第六、第八、第十号艨艟快船保持原有位置,组成双号战队。贴近“蓝星号”右侧同步右转,航向同步目标黑石崖。密切关注“蓝星号”,若有异动立即撞击。

第一、第二号艨艟快船向左转调头,绕过“海鹰号”和“黑鹰号”后靠近第七、第九号左侧,随时加入单号战队攻击。

右列纵队前四艘战船“飞鹰号”“赤桑号”“战鹰号”“雪鹰号”在见到“蓝星号”开始右转后加速到三十里并开始左转迂回。绕到“海鹰号”“黑鹰号”“山鹰号”左侧,形成对“蓝星号”的第三层包围。

右列纵队第五的“怒鹰号”在与第四的“雪鹰号”拉开两百米距离,待左转后的“蓝星号”航行转为南方黑石崖后,即刻与“小鹰号”“花雕号”一起左转,在双号艨艟快船右侧形成对“蓝星号”的第二层包围。

与此同时如果“蓝星号”上仍然没有异动,已在关东舰队的层层包围之中,则由第十一号艨艟快船引导三艘“大岛仓”商船间隔进入“怒鹰号”“小鹰号”之间,由“虎雕号”“大雕号”“海雕号”“鱼雕号”加上“燕隼号”“海隼号”形成第三层包围圈,把俘虏的公输军团人员严密控制起来,不给其在舰队队尾的活动空间。

右列纵队的“虎鹫号”“黑鹫号”“海鹫号”“胡鹫号”“鹰鹫号”作为右路预备队,游弋舰队右侧。

左列纵队“海鹰号”“黑鹰号”随单号艨艟快船同步右转,与后续插上的“山鹰号”“夜鹰号”在单号艨艟快船右侧形成对“蓝星号”的第二层包围。

“苍鹰号”就在“蓝星号”后边,因“蓝星号”船体巨大,不宜穿插可随同其一起右转,加入“怒鹰号”“小鹰号”的行列,加强对“大岛仓”商船的监视。

左列纵队的“云雕号”“黑雕号”“飞雕号”“金雕号”“白雕号”插到“蓝星号”身后右转,封堵住“蓝色号”后路。

左列纵队的“狮鹫号”“兀鹫号”“秃鹫号”“王鹫号”“赤鹫号”作为后续预备队,游弋在舰队后方。

左列纵队的“黑隼号”“猛隼号”“游隼号”“红隼号”“灰隼号”机动到舰队左侧,作为左路预备队。

机动性最强的“白隼号”“战隼号”“黄隼号”和十一、十二号艨艟快船,则作为游击兵力,自主攻击。

大将军在部署调度战船,参谋人员便在长桌上移动模型。等他部署完成,一众军官再看桌上模型:

天啊!这哪里是把“蓝星号”带往黑石崖啊,分明是想把它碾压成齑粉吧。

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大将军深谙此道。

他要的是稳妥的胜利,而不是带着毒瘤去冒险。他感觉“蓝星号”这颗毒瘤的威胁越来越大,已到了必须割除的时候。

作战部署已抄录完成,所有军官皆按部就班地去执行命令,指挥调度战船。

唯有副将原田粟问了句,大将军是否已将此行动报告关东王。

竹山上面色一寒,厉声训斥道:

“本将军乃是关东舰队司令,有权对舰队所有船只进行调度。是否向关东王报告也是本将军的事。”

原田粟碰了一鼻子灰,狼狈地跑出了作战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