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改变命运的二把手

翻译静静地站着,默默地去感受这帮老兵的心跳,至于外边的战斗,有“蓝星号”这个坚固的堡垒还轮不到他这个未来的二把手关心。

公输孟启还说过,老兵们的心理堡垒就是在军队里日积月累积攒起来的同袍之谊,生死之交的信任,这让他们觉得军队里是安全的。

不过“战隼号”和竹山翠应该是个很好的反面案例,一将变节,全军陪葬。

翻译在静静地等着,逐渐领悟到老兵们的需要,虽然他们随时都可以面对生死,但骨子里是害怕的。只是被所谓的荣誉,气结,精神,貌似很神圣的东西感染,感动,麻木了内心的恐惧。

而他首先要唤醒他们的恐惧,人因为恐惧才会寻求依靠。

重步兵手里黑漆漆的玄铁刀,加上那阴冷的杀气已经让关东士卒噤若寒蝉,现在是时候再和他们谈谈心啦。

翻译挥挥手,重步兵带着肃杀之气离开了负三层,至于去了负二还是负一层就不得而知。

也就是说威胁从身边解除,但威慑还是在头顶。为了让翻译顺利当上二把手,公输孟启也花了不少的心思。

翻译也感觉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铺垫,是该收官啦。

“还是刚才那句话‘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机会来临时就看人怎样去选择、把握,不管是将军还是大将军,还是普通士兵。”

“竹山翠在见到商船上的公输军团人员后,立即明白山本枭血书都是真的,那么他就需要做出选择。”

“他可以选择跟着竹山上一起干,谋权篡位。只是他虽然是竹山上的侄子,可竹山上未必就把他当做心腹,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向他透露半点,说明竹山上根本就没信任他。在他发出紧急信号后甚至还把他撇在外围做游击。”

“他现在撞破了大将军的秘密,很有可能步山本枭的后尘。大将军的四名暗卫不是在‘赤桑号’上失踪了吗?焉知不是去清除异己去啦。”

翻译的这个推测源自“赤桑号”的四具抛尸,也还算有根有据,是个二把手的料。

“所以,竹山翠选择跟着大将军风险其实蛮大的。因为相比起东桑帝国这个宏伟的目标,竹山翠这个侄子连个屁都算不上。”

“帝国王权的争斗便是亲兄弟也杀得你死我活的。你们不就是因为这从关东来到关西的吗?”

“桑木直、桑木柘、桑木本原是他们兄弟为王权相争,可真正在战场上鏖战、拼杀、牺牲的却是你们这些忠勇的战士。”

“你们听听、想想,外边的呐喊声,呼救声,惨叫声……砍断的四肢,飞溅的鲜血,斩落的头颅……他们都是你们的同袍,兄弟!”

“也只有你们知道他们,记得他们,至于大将军,关东王,关西王连个影都没有。”

翻译这番话说得一众老兵低头叹息。他更是兴致高涨,加快语速:

“所以,竹山翠不傻,他的选择是直接和公输军团合作。他可没大将军那么大的野心,他就想当个将军。”

“公输军团当然乐意有更多的合作者,况且竹山上老奸巨猾,过河拆桥。他想围困住‘蓝星号’,挟持公输元帅……”

“公输元帅在‘蓝星号’上!”有人惊呼。

翻译露出高深的微笑,点头道:

“当然!我就是公输元帅的首席翻译官。刚才竹山翠运送第一批公输军团人员上船时,公输元帅就曾亲自接待他,还对他说了句‘欢迎来到蓝星号’。”

“你们可曾有印象。”

啊!那便是鼎鼎大名的公输元帅,众人当时正在推动绞盘牵引蓝星号并未在意,原来发出那平和声音的人居然就是公输元帅。

他竟然孤身独处“蓝星号”,在关东舰队四五十艘战船,上万士卒的包围之中居然平静如常毫不慌张。

还把“蓝星号”引入“连云礁”绝地,任凭关东舰队从各个通道攻来皆能应对自如,显然早就成竹在胸有意而为。

这份胆识气度,谋略筹划比起大将军,关东王来,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啊!

而且,在牵引“蓝星号”进入“连云礁”水域的过程中,他们这帮老兵可是亲力亲为的。同时也让他们亲自体验到公输机关的神奇,这也是大将军等人做不到的。

“所以,现在你们也有两个选择!”翻译开始摊牌。

“第一,回关东舰队。估计结果和竹山翠一样吧,被当做奸细、叛徒,被斩成两段。”

“第二,加入‘大岛仓’的雇佣军团。配合公输军团作战,有‘蓝星号’做坚固堡垒,还有亮闪闪的银币。”

“哗啦啦啦”

翻译一把接一把地将银币抛到船舱的木板上,不但撞击出悦耳的声音还旋出七彩的光晕。

“加入‘大岛仓’雇佣军团!依托公输军团!这些银币就是你们自己的!今后咱们也会作战,但只为自己而战!”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付出的鲜血和汗水所换来的都是我们自己的收益!”

“去他娘的关东舰队,去他娘的大将军,去他娘的关东关西王!”

“咱们只为银币、为自己战斗!”翻译的声音极具煽动性,将老兵们内心深处嗜血的贪欲激发出来。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为银币、为自己战斗!

“哗”

一众老兵突然发动,扑向舱板上的银币哄抢起来。为了抢到更多的银币,拳脚相加大得乒乒乓乓,哪里还有同袍之情,若是刀枪在手,只怕已躺下了不少尸体。

“够啦!”

翻译高声呵斥,摆出老大的架子叫停了混乱的场面。二把手很多时候比老大还会摆谱,训话:

“只要你们愿意跟着‘大岛仓’干,这银币大大的有!因为咱们是公输军团的战争代理人。现在,报告你们抢到的银币数量,开始报数”

作为“大岛仓”店长出身的翻译对数字是相当敏感的,很快一百零八名老兵报数完毕,多的抢到五六枚银币,少的则只有一两枚。

“你,你,你。你们三个是抢得最多的,干得不错!”

“报上你们的名字,今后你们就是‘大岛仓’雇佣军团的组长啦。”

“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每个组长各挑选三十五人组成自己的队伍,配合公输军团取得‘黑石崖海战’的胜利,每人奖励五十枚银币。”

一枚银币就可以在奴隶市场任意挑选两名奴隶,可以买到两亩上等田地,五十枚银币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报!在下北条赖。北条组三十六人已集合完毕。

报!在下山口鸿。山口组三十六人已集合完毕。

报!在下浅见隆。浅见组三十六人已集合完毕。

“很好。我就是你们的首任指挥官村上树。走!咱们去甲板上配合公输军团作战。”翻译村上树下达了他当上二把手后的第一道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