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寻找孙樵

蓝色号走啦。

留下小笠原在收拢残存的战船,救助落水的士卒。

而大岛骏则领着武田校忙着收罗武器装备,还时不时地背着老将军引诱关东舰队的官兵加入“大岛仓”的雇佣兵团。

巫念找到管用的人就是松下幸。照射灯在“海鹰号”左舷爆炸时这家伙恰好在船头,幸运地躲过一劫,没像平田助那样被直接炸飞。不过还是溅了不少火油、火星,被烧得像只烤猪。

巫念让安道然赶紧给他医治,保证他在蓝色号到达黑石崖前别断气。

安神医的答复是,上将军请放心,这家伙壮实着呢,就是扒层皮也能活下去。

“很好。上天有好生之德,公输军团亦非嗜杀之师。就让这只烤猪去黑石崖讲讲马尾海峡的故事。”

“希望关东舰队那几艘破船还能有点理智,知道进退。‘火烧赤岩礁’的行动够火的啦,该结束了。”

寅时末,天光放亮。崔巍的蓝色号驶抵黑石崖下,前面还有五艘艨艟快船开道。引得残余的关东舰队一片慌乱。

这个情景平田助之前可没有交代应对之策。

原田粟与木村勇硬着头皮领着两艘艨艟快船迎上前来。接到的是浑身裹满纱布的松下幸。

半个时辰后,所有关东战船挂起了白旗。

这是全球通用的语言。

村上树顿时失落,感觉他这个首席翻译官还没过足瘾呢。还好公输孟启带着他一同去“赤桑号”上受降。

陪同公输孟启一起登上“赤桑号”的还有巫念,田点点,沈织柔,严如碧,石步,亢褚良,安道然,胡往,还有渔夫暗探。

公输孟启以嘉许的目光打量着从蓝色号走来的每一个人,微微颔首却没有说话。

巫念已隐约感觉气氛不对,虽然“火烧赤岩礁”的行动完美落幕,她却没有从公输孟启脸上看到愉悦,反而有几分深埋的牵挂。

田点点也有同感,她轻轻拉了下巫念的衣袖,用口型发出个名字

“孙樵。”

巫念暗暗点头,她其实也一直未能寻找到孙樵的身影,唯一的揣测就是他在和沈洪,洪帆,胡出他们几位在一起清理“棱礁”通道,把蓝星号从“连云礁”水域拉出来。

但公输孟启接下去的话彻底终止了她的这个揣测。

登上“赤桑号”公输孟启的目光就落在残存的主桅杆底座上,还有甲板上散落的砍柴刀,猎刀,短斧,飞刀,袖箭,铁蒺藜。

他面色凛然,对原田粟,松下幸,木村勇等一众关东舰队军官沉声道:

“本帅接受你们的投降。既不俘虏你们的人员,也不收缴你们的战船、武器。”

“本帅只要一个人!他是在七月十一日丑时,以七号侦察渔船暗探的身份带着‘大岛仓’的人登上‘赤桑号’的。”

渔夫暗探和翻译村上树一起出列,同声道:

“他当时是和我俩一起来的,后来因喉咙肿痛留在了船上。”

亢褚良戴上公输孟启递来的鱼头面具,更直观地和渔夫,村上树站成一排。

“小的见过这面具。”

“鱼头面具就在作战室。”

原田粟和木村勇争先恐后地回答。

作战室的长桌上,摆着五张面具,黑色的、红色的、白色的、黄纹的,鱼头的。旁边,竹山上大将军早餐的碗碟、木筷也在,吃得干干净净。

亢褚良拿起碗碟仔细地瞧了瞧,嗅了嗅,甚至还舔了舔,才缓缓点头。

“这是昨天的早餐,是孙樵吃的。还残留着他特殊的旱烟味道,估计他是故意留下的。”

公输孟启暗暗叹息,心中的感觉相当不好。

田点点在主桅杆的底座旁向他招手,旁边的严如碧正蹲在甲板上细心查看。

公输孟启步履沉重地走了过去,严如碧拾起几点碎木屑递给他。

“哥,你看,这木屑的形状非常奇怪,不是正常碎裂的片状,而且几乎没有毛刺,倒有些像水滴形。还有你看,甲板上散落的水滴形木屑是朝着同一方向的……”

公输孟启手捻木屑,听她仔细分析,脑子里在迅速地搜索。

“哥,我猜测有人运用了公输家的机关手法‘木石如泥’。”

“木石如泥?”公输孟启猛然醒悟。

“妹子,你会!”

严如碧摇头。

“我内力不够无法施为。只是在雕刻萤石影壁时揣摩过木石纹理脉络……”

“我知道了,孙樵会。”公输孟启转过身子,冲着原田粟,木村勇等人厉声喝问道:

“你们谁能告诉本帅这甲板上发生的更多事情,包括这七段人肉桩子。”

原田粟瑟瑟发抖地站了出来。

昨日卯时,竹山上练完剑术,正准备去作战室吃早餐忽然望见有海鹞子在头顶盘旋,就吹起哨子呼唤下来。

谁知竹山上看完海鹞子传书立即震怒,把刚刚才下达的早餐后观摩“蓝星号”的命令改为击沉“蓝星号”。当时大家都愣住了,大将军怒火中烧,挥刀就把身边的厨子劈,劈成了七段。

吓得所有军官都跑去传令,督战。

至于,后来甲板上发生的事情,确实、确实无人知晓。而且,而且,这之后再也没人见到过竹山上,找不到他的踪迹。

“把‘赤桑号’驶回昨天卯时的位置,‘赤桑号’上的人员暂且留下。其余船只,人员都可以离开啦。”

公输孟启挥手下令,心情异常沉重。孙樵多半是出事了,他想起那个奇怪的梦境:

孙樵叼着长长的烟杆,吧啦着旱烟,笑眯眯地说,元帅,末将这道屏障已把竹山上这边都清理干净啦,可以歇歇了吧……

竹山上这边都都清理干净啦:

黄纹面具暗卫,白色面具暗卫,红色面具暗卫,黑色面具暗卫,还有竹山上大将军,都被他一人清理干净,可他自己……

“赤桑号”回到了昨日卯时的位置,公输孟启举目四顾,四下搜寻,除了茫茫的大海就是茫茫的海水。

公输军团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在寻找什么,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沈织柔换了身紧身水靠,挥动着千羽飘一个猛子扎进海里做最后的搜寻。

渔夫暗探走到公输孟启身前,脱去毡帽,揭下面具,用大陆语言一字一顿生硬地说道:

“我,姓,沈。”然后也一个猛子扎进了海里。

在蓝色号的牵引下蓝星号已顺利驶出“连云礁”水域,连同“战隼号”和七艘艨艟快船全都汇合到“赤桑号”这里。

沈洪,洪帆,汪海等水性好的将领也都跃入海中加入搜寻的行列。

胡往,胡去,胡出,胡入等人则带领艨艟快船对更广阔的水域展开寻找。

村上树为了有所表现,也领着他的三组雇佣军积极配合公输军团的搜寻工作。

临近巳时,大岛骏笑逐颜开地带着十艘艨艟快船满载而来。

公输孟启手举金质“双头马”徽章,高声宣布:

“今孙樵将军孤身深入,勇斩四名暗卫,挫败关东舰队围歼蓝星号的计划,在整个‘火烧赤岩礁’的行动中荣立首功。特越级擢升为公输军团上将军,赐金质‘双头马’徽章。”

随即他的声音转为低沉。

“因孙将军暂时下落不明,此徽章将转交其家人保管,每月俸禄双倍发放。将孙樵的画像下发到东桑全境,若有寻获、知情者,重奖!”

“现在,停止搜寻,船队驶往海口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