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自由贸易条约

随着蓝色号和蓝星号在黑石崖会师共同驶往海口港,自此“火烧赤岩礁”行动全面结束。

东桑舰队覆灭,关东舰队重创,东桑帝国两百余艘战船仅残存三十来艘,其海上实力几乎被摧毁殆尽。

公输军团也失去了上将军孙樵。还有公输孟启的十名亲兵。

所以,公输孟启率领“蓝级”船队去往海口港,不但要运回属于公输军团的粮食,还要让东桑帝国签订条约,对公输军团永久性开放所有港口,允许公输军团在东桑国自由贸易。

公输孟启让大岛骏给桑木直联系,让他务必在明日午时之前落实这一切。

大岛骏觉得粮食和贸易都不是问题,只是“永久性开放所以港口”,恐怕……

公输孟启冷冷道:

“这不是小掌柜考虑的问题,桑木直他自然知道如何去办。如果你担心,就不妨再多加上一句。”

“如果他桑木直做不到,本帅就率公输军团去东都会会摄政王的‘抹杀’。也让东桑国知道怎么过‘中元节’。”

大岛骏是知道“中元节”的,东桑国也有同样的风俗。他哪敢耽搁,急忙把公输元帅的要求用海鹞子发往东都。

只是公输元帅说的“摄政王”是啥意思他不明白,顺便也提了下。

午时未到,大岛骏的海鹞子到了。

没曾想大岛骏这时会传来消息添乱。

至于关东舰队兵败马尾海峡,逃离黑石崖的消息,桑木直、桑木栖叔侄二人已经获得密报。

现在他们可无暇顾及关东舰队的生死,因为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处理。

老国王桑木本已在丑时三刻因刺激过度薨殁。

叔侄俩正忙着权利交接与划分,平衡,调节各方势力,准备于午时宣布桑木本薨殁的消息。同时宣布太子桑木栖继位,册封关西王桑木直为摄政王辅佐朝政。

不过大岛骏的消息确实吓到他们啦:

公输孟启率公输军团来东都“抹杀”,他居然知道“摄政王”!这个称呼不是只有德川大将军和他们叔侄才知道吗。

叔侄俩急忙通知德川大将军。

德川大将军看到大岛骏的消息同样惊愕不已。公输军团的要求倒是并不为过,即便是开放所有港口也是可以接受。

唯有公输军团无孔不入的存在才让人恐惧,仿佛玄铁刀高悬头顶,机关鸟就在身边。

要命的是公输孟启要求的期限是在明日午时之前。

太子要登基,关西王要摄政,叔侄俩都不可能在此时间段前往海口港。德川立思考再三决定只有自己亲自去会会公输元帅。

回书公输元帅,明日午时之前德川立大将军将与他在海口港正式会面。

缔结开放港口自由贸易条约。

公输孟启收到德川立的回信时,“蓝级”船队已驶入海口港。

与上次东桑民众争相围观的情形不同,此次东桑人对于公输军团的到来表现出的是更多的恐惧。东桑舰队在西港覆灭的消息早传遍整个东桑岛,关东舰队的惨败也已让海口港空空荡荡。

不管民间流传的说法是直亲王勾结公输军团也好,还是竹山上联合公输军团也罢,总之,东桑人认为公输军团就是超级强悍的存在。

仅凭一艘运输船就可以干掉一支舰队。

公输孟启敏锐地觉察到东桑人的恐惧和敌视,进港之后对全体船员、水手、士卒,再次约法三章:

每艘船每次上岸人员不得超过百人,上岸后逗留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时辰。上岸之后须遵守东桑律法、习俗。所有交易、买卖,均需财物两清,不得用强。

同时公输孟启也婉拒了大岛骏的邀请,未去“大岛仓”的总部。他盯上了关东舰队遗弃在港内的三艘大楼船,决定把临时帅府设在大楼船上,等待德川立前来签约。

因为他发现大楼船不但足够宽敞,还可以对其长长的拍杆加以改造,成为装卸货物的“浮吊船”。

巫念、田点点、沈织柔、严如碧四位女士倒是对东桑的丝绸和服饰挺有兴趣,成为首批下船人员。大岛骏则担当起全程导游、导购,毕竟“大岛仓”的丝织和制衣都是东桑国首屈一指的。

组织装运粮食的任务就落到村上树头上,在收编了三组雇佣军后,他基本上就没有得到发挥的机会。看着大岛骏得意洋洋地收获十艘艨艟快船,还有上百名军官,无数的武器,他感觉自己这二把手做得落差是相当的大,甚至不如归降的武田校。

所以,尽管他是“大岛仓”西港的店长,但为公输军团办事绝对不遗余力,积极组织指挥三组雇佣军和“大岛仓”的伙计,往港内运送粮食。

同样是做事情,用心和不用心的区别还是蛮大的。他还亲自把关粮食品质,运送的都是上等精粮。

村上树知道公输孟启是非常看重粮食的,也许会因此而看重他呢。

村上树的选择是正确的,紧跟公输孟启比大岛骏的讨好夫人,走曲线更直接有效。

一个时辰不到,公输孟启已经改造好一艘“六拍杆”大楼船。原来十八米的拍杆加固加粗延伸到二十八米,拍杆顶上用来砸船攻击的大铁锤换成了滑轮组和起重吊钩。

当村上树督促的第一批粮食送到港内,“浮吊船”就开始了吊装作业。效率比人工装卸至少高出五倍。

这下东桑人算是亲眼见证到公输元帅的神奇,转眼间就将废弃的战船变成高效的吊装机械。

敌视、恐惧的心情渐渐被崇敬所代替,皆趋近围观公输元帅对下一艘大楼船的改造。

石步,胡往,胡去,沈洪,都在协助公输孟启改造“六拍杆”,沈渔夫更是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帮他完成力气活。

沈渔夫就是揭下面具的渔夫暗探,揭去面具的他尽管面色因面具长期遮盖而略显苍白,但脸型轮廓,眉眼之间竟真与沈洪、沈织柔有几分相似。

与公输孟启相处两日,也学会了几句简单的大陆话,虽然说出来是非常的生硬。

他对“沈”、“洛水”、“渤皋”几个字特别的敏感,除了这几个特殊的字眼,他儿时的回忆就是一片空白。

以致公输孟启和沈洪都猜测他很可能就是沈家的人,因为洛河边上的洛北沈家乃是个庞大的家族,人口众多,沈游龙、沈洪、沈织柔皆是洛北沈家的,整个洛北县有七成的人都姓沈。

而沈渔夫或是在儿时便遭遇到某种变故,顺着洛河通过渤皋大泽峡谷后流落到大海上,被东桑人收留训练成为忍术高手,然后成为了一名东桑暗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