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军 功 勋 章

公输孟启招手让他坐下。

“亢将军虽然有错,但本帅此次不责罚你。因为你的错误本帅要承担大半的责任,是本帅的公输神器误导了你。”

“在你们所有人的心中是否都有这样的观念,‘公输神器,天下无匹’这是相当危险的!任何武器的使用都有其局限性。”

“比如,钝头箭,就是沈将军等水军将领们提出来的。玄铁箭头和触发火箭的搭配也是有大岛君提供的数据支持。所以,审时度势地使用武器,采取战术、战略才是取得胜利的关键。”

“不能一味地仗着武器犀利猛打猛冲。”

“要说勇猛,山本枭,佐佐木都是勇冠三军的将军,结果却遭至失败。而竹山上不动声色地就将本帅的蓝星号困在了黑石崖,凭的是脑子。”

“用兵作战勇猛固然重要,但要加上脑子才能取胜。就像二位王后的‘灯塔行动’,既有勇气深入要点,也有谋略统筹全局,更有果敢决绝的‘精卫赴海’。”

说到此处他向二位夫人鞠躬致敬。

“这才是公输军团能够取胜的根本!如果公输军团的每一位将士都有勇气,有谋略,有决断,再加上本帅的神器,则天下无敌也!”

“好啦,本帅宣布‘火烧赤岩礁’行动胜利结束!现对所有参战人员给予擢升和奖励!”

奖励,巫念、田点点“金凤翎”勋章各一枚。

任命,严如碧为公输军团近卫军统领,赐玄铁“双头马”徽章,奖“金凤翎”勋章一枚。

擢升,沈织柔为威武将军,赐金银质“双头马”徽章。奖“飞凤翎”勋章一枚。

擢升,石步为威武将军,赐金银质“双头马”徽章。奖“飞龙鳞”勋章一枚。

擢升,胡往、胡去、胡出、胡入为威武将军,赐金银质“双头马”徽章。各奖“飞龙鳞”勋章一枚。

擢升,安道然、沈洪、洪帆、汪海、沈渔夫,为游击将军,赐银质“双头马”徽章。各奖“飞龙鳞”勋章一枚。

奖励,亢褚良“飞龙鳞”勋章一枚。

“蓝级”大船的船长,大副,二副,望员,每人奖励“黑龙鳞”勋章一枚。

此次参战的所有士卒,船员,水手,每人奖励“青龙鳞”勋章一枚。

公输孟启此次增设的“龙鳞”“凤翎”(女)勋章与厚重的“双头马”徽章不同,造型更立体,更写意,也更加的犀利。夸张的长宽比,强烈的凹凸感,得一片“龙鳞”,仿佛龙腾四海,插一根“凤翎”,势如凤翔九天。

性质也有区别,“双头马”乃是军衔标志,而“龙鳞”“凤翎”(女)则是军功勋章。分为四个等级:

特等金质勋章:“金龙鳞”(金凤翎)

一等银质勋章:“飞龙鳞”(飞凤翎)

二等玄铁勋章:“黑龙鳞”(黑凤翎)

三等青铜勋章:“青龙鳞”(青凤翎)

军功勋章是根据个人在作战中的表现来评定的,与军衔无关。也就是说普通士卒若机缘巧合,超常发挥立下特大功劳也能获得“金龙鳞”(金凤翎)勋章。

望着公输军团一个个将领胸前都是光闪闪,亮晶晶的,让大岛骏和村上树是羡慕不已,眼睛都看直了。

公输孟启一连叫了两声才让二人回过神来。

“大岛君,村上君,此次‘火烧赤岩礁’的行动你们俩功不可没,所以本帅决定授予你们公输军团的金质‘双头马’友情徽章……”

“金质徽章!”未等公输孟启说完,二人已尖叫起来。

“想必二位有所耳闻,获得公输军团金质友情徽章的人屈指可数,第一个便是珠珠商行的朱有珠朱老板。不过他现在已经是我陈国的司空大人了。希望二位的表现不要令本帅失望才是。”

“大岛骏誓死效忠公输军团!”

“村上树誓死效忠公输军团!”

“很好。雇佣军团只是本帅灵机一动的想法,二位不但彻底领悟,还迅速地组建起队伍,在实战中得以发展壮大。算得上公输军团的得力助手。大岛骏,村上君这位二把手不错吧。你们……”

村上君,二把手!这大大出乎大岛骏的意料,在他的心目中武田校才是他最合适的二把手。公输元帅让自己组建雇佣兵团,怎么突然横插一手,这手也伸得太长了些吧。

他情急之下喊出声来。

“元帅国君……”

“怎么啦,大岛君有其他想法?”

“这……”大岛骏犹豫了,武田校的军事能力绝对强过村上树,肯定也强过自己。这雇佣兵团是要用来打仗的,可不是在店里做生意,稍有闪失那是要亏得血本无归的。

咬咬牙也要争取一回。

“元帅国君陛下,在下觉得武田校的军事能力才是雇佣军团二把手的最佳人选。所以……”

“哦”公输孟启恍然大悟。

“大岛君提醒得对,本帅还真是把武田将军给忘啦。行!‘大岛仓’雇佣兵团的是就由大岛君全权处置,本帅不能把手伸得太长咯……”

哦嚯!村上树的心顿时沉入大海,这眼看着已经到手的二把手,眨眼就没啦!

“额,大岛君,本帅顺便问下,你打算把‘大岛仓’雇佣军团的总部设在哪里呢?”公输孟启可没在乎村上树的心里感受,顺便问了句。

“当然是在海口港。‘大岛仓’的总部也在这边的。”

大岛骏见公输元帅接受了自己的意见,心中自是无比高兴,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其实他内心早就是这么想的。

公输孟启冲他竖起大拇指。

“大岛君有眼光,今后海口港的发展定会无可限量!你也看到了公输集团挂出人员招募的牌子,可东桑的事务毕竟不熟悉。可否直接从‘大岛仓’招募三五人……”

“元帅太客气啦,‘大岛仓’的人任凭元帅选用,便是大岛父子也甘愿为元帅效力。”

大岛骏可不是夸海口,若以“大岛仓”的名号招募人员,那是分分钟爆满。

“行。那本帅就不客气啦,就让村上树带两三个伙计加入公输集团吧。”

说着公输孟启冲村上树眨眨眼。怎么样,本帅说过,如果大岛骏不让你做二把手,你就来做本帅的二把手。

哟!村上树心里乐得,如果不是大岛骏尚未表态,他早就一百六十九度“要遛狗”连连鞠躬。

大岛骏刚才已经夸下海口,现在就是有一万个不愿意,那也得答应啊。还笑得很开心的样子,也竖起大拇指。

“元帅好眼光啊!村上君可是‘大岛仓’西港最出色的店长。”

“哦,是吗?那村上君你去西港可要好好干哟,本王把西港的一切事物都交给你啦。”

公输孟启冲他点点头,那意思就是,公输集团在西港的一把手就是你呢。

啪啪。

村上树连连一百六十九度鞠躬。

“元帅国君放心,村上一定以大岛君为榜样,让西港紧跟海口港的步伐,共同为公输集团竭尽犬马之劳。”

二把刀升为一把手,语言造诣也大有进步,犬马之劳这词用得很好,把大岛骏也一块拉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