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为公输集团竭尽犬马之劳!”表忠心,大岛骏此时肯定不能被落下啊。

“好!二位今后就是本帅在东桑的左膀右臂,公输集团的事可就拜托二位啦。时间也不早了,明日午后‘蓝级’船队就要启航返回,二位先请回去安排下吧。”

公输孟启向二人拱手致谢。

待二人感恩戴德地离开后,公输孟启才回头对众将领吩咐道:

“诸位也请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吧。本帅要提醒下诸位,公输军团虽然是取得了胜利,但咱们现在还是在东桑的土地上。”

“东桑人未必就肯轻易屈服,你们要时时刻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捍卫胜利的果实。去吧!”

“诺!”众将领齐声回应,领命而去。

公输孟启这才瞧了瞧巫念,又瞧了瞧田点点,邪邪笑道:

“听说有人愿意和本王在船上浪一浪,是你吗田王后?还是你呢,巫王后?”

四位女士对望一下,眨眼抛出个肯定的眼神。

巫念,田点点左拥右上,摁住他双手和权杖,沈织柔的千羽飘就缠到他腰上,严如碧举起红伞摇啊摇:

哥你瞧,我把红伞修好啦。

可怜的公输孟启已被千羽飘拽起来,扔到长桌上。

“陛下!你慢慢浪”四女一起高喊,把他放倒之后一眨眼全都没影了。

孤的王姐撺掇后宫亲自动手,孤的亲妹才做近卫就渎职,就连二位王后也一起下手……

唉,孤家寡人被弃长桌,独自品味胜利的艰辛。

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到天亮。

天亮之后,海口港,乃至整个东桑国都沸腾起来。

太子桑木栖宣布继位,半月后即七月二十八日举行登基大典。同时册封关西王桑木直为东桑摄政王,将于同日正式加冕。

关于公输军团,东桑国官方也给出正式的,明确的说法:

罪魁祸首是竹山上。

他炮制假证据栽赃关西王引发东桑内乱,然后唆使“大岛仓”以粮食诱使公输军团前来交易,并撺掇关东王和太子发兵赤岩礁拦截俘获公输军团船队,最终酿成与公输军团的摩擦。

而今东桑国与陈国公输军团已签订《海口条约》冰释前嫌结为友邦,望全体国民善待友邻和平共处。

后面附有《海口条约》全文。

虽然东桑国民对这戏剧化的结局感到颇为费解,但对公输集团的银币接受度却大增。

巳时,招募的人数就累计超过千人。

公输孟启宣布首批招募截止,其余想加入公输集团的人可在“长宁号”登记,待下次再随“蓝级”大船前往。

“长宁号”是他昨晚睡了一夜长桌后给这艘大楼船取的名字,另外两艘分别命名为“长海号”和“长港号”。

按照公输孟启的意图“长宁号”和“长海号”留驻海口港,交给大岛骏经营管理,而“长港号”则让村上树带去西港经营管理。

村上树自然是万分乐意,因为公输孟启还将俘获的“战隼号”和十一、十二号等七艘艨艟快船也一起交给他,作为公输集团在西港的家底。

村上树还把九岁的女儿村上叶和八岁的儿子村上夫送到蓝色号上,恳请公输元帅和二位王后将他们带到百科学院学习。

村上树的一对儿女长得很是水灵,大约是恶补了一宿的大陆语言,小嘴儿叫起“元帅,国君,王后,娘娘,将军”特别的甜,一下就赢得了大家的欢心。尤其是四位女士更是喜欢得不得了。

七月十三日午时。

两艘“蓝级”大船扬帆,一起同行的还有“赤桑号”。“赤桑号”的主桅杆已经修复,公输孟启决定把这艘孙樵曾经战斗过的东桑战船带回江都,作为珍贵的战利品保存起来。

也保存起对孙樵深深的思念。

返航的日子,公输孟启都是在“赤桑号”上渡过的,因为他要抽丝剥茧,细化出孙樵在这艘船上的战斗历程。“赤桑号”上凡是见过孙樵的人都被留了下来,军医,传令兵,仵作,军曹,包括一众桨手。

没有二把刀翻译,就由沈渔夫来代替孙樵,他完全可以根据“赤桑号”的目击者的描述来重现孙樵当时的情景。

这点他绝对能够做得比二把刀翻译更为准确有效。

严如碧是公输孟启要求她留在“赤桑号”的,因为他需要一个机关高手来配合自己对一些机关进行设置和重置。严如碧就是这样的机关高手,而且她还很细心。

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孙樵布置的机关痕迹,从治疗室到负二层的楼梯口都有。而最集中的地方则是负一层与负二层之间这段楼梯,孙樵在这里布置了十多道机关,其中还使用了“木石如泥”。

可以想象当时战斗是多么的激烈无声。

激烈也就罢了,这无声确实相当相当的难以做到,可孙樵做到了。他的行动恰如其分地惊吓到了竹山上,令竹山上做出不让“蓝级”大船进港的决定。

这个决定恰恰成为西港之战和黑石崖战斗取胜的关键,让公输军团是行动事半功倍,可以说这个环节在整个“火烧赤岩礁”中居功至伟。

公输孟启几乎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才复原出孙樵在“赤桑号”上的整个战斗过程,从他登上“赤桑号”开始,期间剪除四名暗卫到带着竹山上消失。

并在作战室的沙盘上罗列出整个“火烧赤岩礁”行动的各个时间段交战各方的战船,舰队位置,各方首脑、将领收到的消息,做出的决策。然后还他亲自雕刻出孙樵在“赤桑号”上对敌的各个场景模拟雕像,把“赤桑号”打造成以孙樵的战斗经历为主线的“火烧赤岩礁”战役博物馆。

他要让全公输军团的将士们都要以孙樵为楷模,智勇双全用头脑、用机关,用一切手段来对敌作战。

只有这样才算是一个真正合格的公输军团将士。

两日之后,“蓝级”船队经过龙珠礁,靠近元夏大陆海岸线,公输孟启收到了由岸基中继点转来的玛雅回复的机关鸟。

在“火烧赤岩礁”行动彻底结束后,他把整个行动过程详细地记录下来,并加上自己的品评意见让神龟船带回去交给玛雅共同研究,作为“蓝色计划”的中枢,玛雅必须要熟知大海上的各种船只和面临的状况。

公输孟启特别提到了储油罐的“爆炸”和木质船体的结构问题。

因为他发现玛雅正在建造的“近密双星号”过于庞大的船体结构可能扛不住海面波涛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