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册上的七千五百八十九名男丁加上禁军,岱京城防御总兵力凑齐万人。

今天,公输孟启把军棋推演的箱子搬到了麒麟殿,开始推演他的“困斗计划”。

所谓的“困斗计划”就是将季胜的五万人马引入岱京城内,削弱纪军的骑兵优势,以巷战模式做困兽犹斗。

棋盘展开,木棍林立。每一条大街,每一条小巷,都让人熟悉。

战场:岱京城;敌我人数比,五对一。

守军:人和,地利,加成百分之两百。

首次推演结果:

杀敌三万,自损九千。

岱京城破。

岱国完败

“难道岱国真的就亡了”

三殿下田石的眼神几近绝望。

公输孟启想了想,更换战场,重新推演。

战场:王城齐天;敌我人数比,五对一。

守军:人和,地利,机关,加成百分之四百。

继续推演:

杀敌五万,自损九千。

王城尽毁。

岱国惨胜

“啊哈咸鱼翻身”

田石仿佛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

岂止是稻草简直就是一艘救命大船。

公输孟启忧忧地望着屋顶。

“三殿下,你这麒麟殿可能就没有了”

“没事。”

“那岱王的金紫殿,永寿殿呢”

田石愣了半晌,咬了咬牙。

“我去说服父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公输孟启没再接茬。

心里并未平静。

自损九千

九千人中有可能是许大哥,也有可能包括他自己。

这样的战损岱国可承受得起

七公主见二人已不再推演,憋了很久的话匣子终于打开。

“不公平,不公平你说过的表姐一人可当五千兵。但你推演中就根本没把巫家算进去。表姐你说话呀”

巫念怒瞪着公输孟启。责问:

“对啊,为什么没我巫家我爷爷可是国师巫家的幻术那也是响当当的。”

“谁说没有,推演中虽没有显示巫家的巫术,可我已把巫家当做这个计划的核心。重中之重”

公输孟启郑重说道:

“巫家的担子不轻。既要把岱京城的妇幼老人隐藏在巫术的幻境中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又要隐约暴露部分人员,诱导纪军进入王城。”

“人和,这部分就需要靠巫家来控制调和。”

“这样的作用虽不是直接杀敌,却是杀敌之必须。”

“我真担心巫家会顾此失彼。”

“这样啊”

七公主轻拍着脑袋苦苦思索。

巫念直接说道:

“那还不好办吗,让全城百姓先退出城就是了。”

“如果百姓中混有敌军细作呢那我们的困斗计划可就暴露无遗。”

“那就全部羁押。”

巫念干脆果断。

公输孟启摇头否定。

“季胜可不傻,他是狡猾的猛虎。要想引他上钩,只有把兔子摆在他眼前他才会全力去追赶。”

“我们才有机会分割消灭纪军。”

七公主顿悟,悚然道:

“我们都是兔子”

田石,公输孟启同时点头。

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做兔子的,至少得让季胜觉得有分量才能引他入。

田石又猛然想到一事,面色突变。

惊呼道:

“兄弟齐门关岱严关连续增兵,岱国的武器库早已空空如也。”

“而今,你虽然是准备了七千奇兵,可他们将手无寸铁,如何作战啊”

公输孟启似乎根本不担心这个问题,拍拍胸脯保证道:

“这事倒不劳三殿下费心,制造兵器的事情历来是我公输家的强项,此次当然也不例外,只要岱王下旨允许,孟启作为公输族长自当责无旁贷。”

巫念瞪大双眼,责无旁贷你让这七千人去西边森林砍树吗即使砍树都难以做到人手一把刀吧。

不过瞧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她没把这话说出来。

不知道这家伙又玩啥花样。

“制造兵器也要父王下旨吗那还不赶紧的。”

“纪军都到城门口呢”

田点点不懂朝政。

制造兵器当然要国君的圣旨。

私造兵器等同谋逆,那可是诛九族的重罪。

而田石担心的也是时间问题。

公输孟启的制造水平毋庸置疑,可是,时间,时间啊

可能明天早上还未起床,纪军前锋就在门外恭候了。

公输孟启之所以敢打包票,是因为他有“黑装置”。

所谓的“黑装置”就是装有星灵的黑匣子,也是玛雅说的星灵装置。

不过公输孟启觉得星灵装置这个名字太过深奥,倒不如一黑到底,反正黑匣子也是黑的。

就叫“黑装置”。

经过玛雅的解释和他自己的实践,公输孟启现在基本明白了物质的概念。

比如:金,木,水,土,之类。这些普普通通的东西在星灵的作用下通过“黑装置”就能直接转换成预期的东西,实现“点石成金”“点铁成兵”。

让公输先辈受困的稀缺材料问题,大规模加工精度问题,全都迎刃而解。

“黑装置”就像一个“聚宝盆”,想多少来多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而消耗的物质却是随手拈来,地上的土,林中的树,水里的水

无穷无尽。

加上“黑装置”的原样复制和比例调节功能,他一个公输孟启就能完成成千上万个公输孟启的工作。

一只机关鸟瞬间可上万。

“指间动方寸,掌上舞乾坤”就真的能够达到以指间的方寸之功掌握天地乾坤之力。

仙女女神的仙术科技如此神奇,结合公输机关就是件件神器。

当然,“黑装置”的缺点也很明显,要隔离开光线与空气这两样无所不在的东西实在是个难题。暗箱操作在宁静的机关阁里可以,要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使用绝对不行。

所以他心里仍有许多不安,军棋推演的过程中其实还有太多的变数,都被他强行地葫芦水瓢一起按着。

三殿下需要信心。

岱国也需要信心。

“黑装置”的研究还要继续深入,使其能够在任何环境中都可以运用自如,那才是真正的神兵利器。

所以他无时无刻都把“黑装置”带在身边反复琢磨,他深信还有挖掘的潜力。

当然,“困斗计划”还需要三殿下去劝说岱王,把纪军诱入机关遍布的“齐天王城。”

公输孟启就盼望岱王能尽快同意困斗计划,他才好进入王城把所有机关梳理一遍,如有损坏失效的还要马上修复,方能发挥出最大威力。

怀着无限期待的心情他离开“麒麟殿”,出王城跨上逾辉就直奔西南方向的公输家而去。

现在回家研究等待,希望这一次三殿下能说服岱王。

只是纪军肯定不会等待,不知道机关鸟是否又有消息带回来。

又想到二哥的惨死,心不知不觉地往下沉

经过南大街转入乌衣巷,逾辉的马耳朵疾速地抖了两下,脚步放缓浑身的毛色也瞬间暗淡了许多。

杀气。

公输孟启也已敏锐的觉察,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虽然他没有武功修为,但他可以用自己擅长的机关术来弥补。

机关也能捕捉到杀气

当然能。

就像雷达捕捉敌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