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一箭三雕(上)

对于陈国王后的要求亦或说是百科学院女学员们的要求,巫念欣然允诺。

公输孟启都忙于在各个集团军巡回演讲“赤岩礁之战”,那么她也应该去百科学院讲讲。

她可是女子学院的院长呢。

也好趁着今天白涛打破了眼下微妙的局面,那就索性把这一档子事全都解决了,省得今天来个陈国王后,明天来个东桑王妃,那算什么事。

“左常侍准备车马吧,我们全都去百科学院。”

“陛下的百科学院轰动了整个大陆,我们还不曾一见呢。”

三位王后娘娘都没追问公元春是否向他提出见巫院长的事,这让颜还彦顿感轻松急忙跑去准备车马。

其实颜还彦完全是庸人自扰,任何一位王后都不会对他刨根问底,因为无论是谁提出的去百科学院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去干什么。

巫念既已说了“全都去百科学院”,就表示整个大帐的人一个也不能落下。

田点点看出巫念的意思,反正她俩始终是同一战线,永远都共同进退。而沈织柔,严如碧自然会紧紧跟随。

东桑王妃略微迟疑,可巫念说借此机会也把村上叶和村上夫姐弟俩送到百科学院去。好好学习知识,别成天乱跑辜负了村上树所托。

有直亲王妃一道会更妥帖些,毕竟俩孩子会的大陆语言太少。

桑木静香知道这不过是巫王后的说词,想一举解开目前还笼罩着的那层面纱,让彼此都可以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来。

所以她必须去。

巫念望着白涛问道:

“王后娘娘,您是乘车呢还是坐轿?”

“哟”

“百灵鸟”连忙侧身参拜。

“娘娘,您才是尊贵的王后。民女的陈国王后在您面前只不过是个好听名称罢了。不算数的。”

“回娘娘,民女是骑马来的。”

田点点忍不住搭话道:

“原因为‘百灵鸟’是声音好听,没想到说出来的话也是这般谦恭,该不会是尽拣好听的说忽悠我们吧。”

白涛连忙向田点点侧身参拜,说道:

“娘娘称民女‘百灵鸟’就是对民女最好的夸奖,民女又怎敢忽悠娘娘呢。二位娘娘的本事不但闻名元夏大陆,更是威震东桑岛国啊。”

巫念可不想在这儿斗嘴,发话道:

“那好。点点你就和王妃娘娘乘车先行吧。我陪白,白姐姐骑马过去。”

“左常侍,备马。”

……

右常侍李于斯赶到百科学院果然如白副院长所说:女学员们在罢课。都冲出白杨园,翠柳园,涌到学院中央的庭院里来了。

中庭的形状和百科学院整体的八卦造型相对应,是一个边长2400米面积36万平米的正八边形。

涌入中庭的女学员们像上万只蜜蜂在“嗡嗡”吵吵,连男学员的教学也无法正常进行。

尤其是学员们得知巫院长即将莅临学院,内心的躁动比女学员们还要强烈。

季子和马巴巴的课程再难继续,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把男学员挡在室内,不要和女学员搅和到一起。

李于斯见此情景哪敢怠慢,冲进督导室打开扩音回荡向全体学员喊话:

“学员们!请回到你们各自的课堂里去。这里是百科学院,不是集市,也不是广场!”

“百科学院是一个讲规矩,守纪律的地方!”

扩音回荡声威浩荡,响彻学院的每一个角落。强大的震慑力瞬间将学员们的骚动压下去不少。

“我们就是在这里等巫院长。能有什么错!”

“巾帼英豪”的朱家丫头们在公元春同学的鼓动下还在抗争。

“不管你们是等巫院长还是等公输院长,在百科学院任何人没有特权!”

“学员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

这是绝大多数学员的回答。同样在扩音回荡中传了出来。

李于斯的声音变得更加严厉。继续道:

“从现在开始,你们有三分钟的时间回到课堂。三分钟之后仍未回到课堂的一律勒令退出百科学院!”

“永不录用!”

“勒令退出!”“永不录用!”这两句话犹如两枚重磅炸弹立即把学员们炸蒙啦。

男学员直接在课堂里安静下来;众多女学员也开始往课堂里退。

朱红红见势不对心里也开始打起退堂鼓。她拉拉公元春的衣袖说:

“公主簿,我们还是回课堂里去等吧。”

元春的倔脾气一下被拉了出来,她甩开朱红红的手。怒斥道:

“还‘巾帼英豪’呢!你可见过公输军团有逃兵!”

不但叱责的声音洪亮,那愤怒的一甩更是甩出帝国三公主的气势来。

唬得朱红红连连后退。

旁边碧浪园的季子也被元春的气势吸引,不禁向中庭走了两步。

此女绝非普通人家的女孩。在开学典礼上就曾得到陛下的表扬,她叫什么来着……

公元春,对就是公元春公姑娘。

督导室在三楼居高临下,对中庭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李于斯沉声道:

“曲通将军,赵良将军,你们跟随公输元帅南征北战,可曾见过如此不听号令的公输军团将士?”

曲通:“没有!”

赵良:“没有!不听号令,不守军纪,不配为公输军团士兵。”

“还有两分钟。”

“百科学院希望每个学员都学有所成,在你们的脚底下还埋藏着你们入学时许下的心愿。”

“如果谁不珍惜,那就是他(她)放弃了他(她)自己。对此百科学院也只能深表遗憾”

“巾帼英豪”团的人早散得没啦影子,全都跑回了课堂。

元春一个人孤零零的立在中庭。她当然还记得许下的心愿:

一定要在百科学院努力学习,为帝国复兴燃气雄雄烈焰!

可她现在做的就是复兴帝国之事。

她坚信白涛一定会把巫念请来。即使请不来她的计划也是成功的。

所以当季子走到身边对她柔声相劝,她也仅能回报一个歉意的微笑。

她是元夏帝国的三公主,应该为元夏帝国尽力,尽忠……

季子没想到公元春竟然是这样一位倔强的姑娘,立在中庭的水晶屏风映出她孑然凄立的身影。

这身影也在刹那间闯进了季子的心扉。

“右常侍,现在学员们都已经回到课堂啦。咱们是不是都多等一会儿,也许巫院长马上就到呢。”

元春本已感觉自己就像站在绞刑架下的死囚,她闭上双眼等待最后一分钟的来临。没想到身为刑部尚书的季子居然会为她求情。

季子的话虽未说得直接但其中的意思谁都会明白。

谁知李于斯不为所动坚持道:

“还有一分钟。”

“所有学员请回课堂。”

随着李于斯冰冷的话音落下,整个百科学院的空气都在这最后一分钟凝结住了。

“嘿等一下!”

季子一声高呼打破寂静飞跑进碧浪园,然后抓着纸笔飞跑到公元春面前。

“公元春学员,你能说说你姓氏的这个‘公’字和陛下姓氏的‘公’字有什么联系和区别吗?”

季子语速极快但非常清晰,寂静的百科学院就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同时他还奋笔挥毫写下“公输”二字和一个“公”字。

然后冲着三楼的李于斯喊道:

“右常侍,你对姓氏的研究也颇有造诣,咱们一起和公姑娘探讨探讨。”

“就在这儿。”

季子的意思已经相当直白:

他一定要袒护公元春,甚至搬出来“公输”国君的姓氏来。

而且他也给了李于斯台阶下

现在他和公元春是在学术探讨,不是罢课。

元春看着季子写下的斗大两个姓氏,回想起当初报名时着急之下差点暴露身份,说出“本公(主)……”即兴在姓名前加了个“公”字。

没想到季尚书为了她可是想尽办法,把国君的姓氏都扯到一起。

唉,也真是难为他啦。

可偏生我们是两个不同的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