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一箭三雕(中)

在元春看来季子就是公输孟启的死忠粉。

一个能够抛开杀父之仇,杀祖之仇,死心塌地为公输孟启效力的家伙。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争取到元夏帝国的阵营里来的。

如果……

元春想到太子哥哥元昊曾讲过的,差点就让公输军团折翅西北的西路集团军司令郭狩,就被帝国拉拢还成为了帝国的元帅。

季子肯定比郭狩更睿智,更忠诚,他在情急之下写的都是“公输”。

但未必不可以尝试,因为元春在季子的眼中看到了另一种情愫,一种与忠诚类似却又更狂热的情愫,一种在青春最美好的时候爆发出来的情愫。

元春知道那是一种叫做“爱”的情愫。

虽然元昊希望的是让公输孟启对她产生这样的感觉,而不是季子亦或是其他人。

可公输孟启身边环绕着太多的爱的情愫……

……

“陈国王后对陈国国君很依恋吧。”

巫念和白涛策马并行,速度不快也不慢。她轻笑着问道。

白涛对她的问题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如果巫念不问反而说明心机太深难以捉摸。

白涛轻点螓首,回头看了看跟得很远的沈织柔,确信她听不见二人谈话。然后很平和很温情地回答道:

“陛下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但巫王后放心,白涛绝没有和您还有田王后争宠的意思。”

“我也知道在你们面前不会有任何的机会。”

“我只是想王儿……小喜喜能有个能托庇的父亲。”

白涛说到最后一句话时,明显的激动起来,梨涡红了,连音调也高了。

双手把缰绳捏得死死的。

她骑的是一匹机关马。

巫念不由得轻轻抚摸小腹,这里面才是国君真正的孩子。可她没有向白涛炫耀的意思,因为她记得公输孟启说过的话

“权势”。

“生育”。

他接受虞国的侍女并非是出于贪恋美色,而是为其生衍繁殖;他接纳白涛母子只是为了稳固陈国这块“米粮之地”。

白涛的悲哀已在她的面相中显现。

不过巫念明白:不能。也不用对她同情,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她的王儿,她的小喜喜永远是她的逆鳞。

公输孟启不过是她的长矛、她的护盾。

她当然会紧抓不舍。

用尽她所有的一切去抓取。

这也是一位母亲的本能,她已经失去了卫公子风,现在有一个更强大的庇护就在眼前怎会不全力争取。

白涛已瞧见巫念轻抚小腹的动作,作为一个母亲她当然明白其中的含义。激动的情绪稍有缓解,她轻轻问道:

“田王后的孩子听说是被人下蛊害掉的,现在查到幕后元凶了吗?”

巫念没回答她这个问题,缓缓叹息:

“身在帝王家相当的不容易啊。”

这话直接捅到白涛心窝子里,庶出的身份曾让她在陈国后宫饱尝辛酸。

“所以我会让我的孩子,让国君的孩子们有个安稳的环境远离纷争。”

白涛极为认同连连点头。

巫念忽然伸手握住白涛的手认真地说:

“你是个很好的母亲是吧?”

白涛一怔,突然明白她要说什么,浑身不由得激动得颤抖起来。

沈织柔不明白前面的二人为何突然停下,看情形是相当的亲昵,她赶紧勒住马头还后退了几步。

巫念继续道:

“白姐姐,你应该清楚:陛下乃是胸怀天下的人,不会止步于陈国一地。而妹妹也想趁着年轻多帮帮陛下。”

“偏生女人还得担当母亲的责任:生,养。”

“妹妹不能拒绝‘生’的责任,却想把‘养’的重担托付给姐姐你。”

“请姐姐不要拒绝妹妹的请求。”

当巫念叫她姐姐的时候,白涛就多次想开口却被巫念一次次阻止。等到巫念说出“请姐姐不要拒绝妹妹的请求。”时,白涛知道她已不能拒绝。

天啊,她真的是如此信任我吗?把她亲生的孩子交给我抚养。这……

一时间,白涛心潮澎湃,不知如何回答。

尽管巫念还是一个准妈妈,但她也要为自己的孩子做全面的考虑:

她是公输孟启不能分割的影子,各种战事,国事,事事操心。如果再带上孩子虽说也不是不可能,但分心是肯定的。

可很多事情必须专注不能分心。

后果就是孩子得不到全心的照顾,事情还会受到拖累。

她也曾考虑把孩子托付给婆婆,公输家的照料固然是没有问题,但距离小姑太近是一个相当不稳定的因素。

谁知道巫丞尊不会像当初吓唬她和田点点一样吓唬孩子。

以前还考虑过虞国的侍女,可“沉鱼蛊毒”的事情彻底断了她的想法。

思来想去反倒是白涛最合适:

因为陈国必将是公输孟启的根基,他会不遗余力地夯实稳固。外部条件全然没有问题。

而白涛是个护犊心特别强的母亲。

虽然现在她一心呵护的是她的王儿。但如果她不能保护好巫念和公输孟启的孩子,那她的王儿恐怕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她会对巫念的孩子视如己出还更用心。

世界是平衡的:公输孟启强占了卫公子风的儿子,巫念还给白涛一个孩子。

这样还有一个附带的好处:有公输孟启的孩子在手中,会让白涛有足够的安全感不用再腾出手来抓孩子他爹。

“百灵鸟”也是兰心蕙质,经过一番紧张激动之后,逐渐厘清了巫念的心思。平心而论,这也是所有母亲的心思。

女人与女人或许难以沟通,母亲和母亲则容易认同。

“请王后娘娘放心,白涛会竭尽所能养育好王后娘娘和陛下的孩子!”白涛的声音没有经过任何的修饰,听起来同样铿锵有力。

或许是顺风的原因,沈织柔也远远的听见了她的承诺。

嘿,巫念妹子果然厉害,一见面就搞定啦“百灵鸟”。

“那就拜托姐姐啦!”

巫念再次握紧白涛的柔胰打趣道:

“姐姐的手真软,我要是个男人一定舍不得放开。”

“去,娘娘别拿白涛寻开心。我虽姓白可没你白呢。更谈不上整个学院对你的崇拜……”

“对啦!学员们还在翘首企盼你这个巫院长呢!”

“我们不都是院长吗?一起携手并肩吧!”

“驾!”

“驾!”

二位绝色美女打马向杨柳洲的百科学院飞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