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王者无战

从六月公输军团进入陈国算起,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公输孟启就把一个被战争蹂躏得破败不堪,饿殍遍野的陈国打造成了大陆第一强国。

这让不少有识之士看到机会,陈国需要人才;也让他们看到希望,跟着公输孟启干,绝对能辉煌。

因为他肯用自己的肩膀让每个人都站得更高。每个人都能得到公输神器的荣耀。

前往江都的能人志士确实有如过江之鲫,大多投靠在姜虹,朱有珠,季殊季子,韦妙韦肖等人门下等待公输国君召见。

而今朱有珠已开先河,众人莫不踊跃推荐。

身为礼毕尚书姜虹之前还稍有顾虑,此刻也完全放开了所有举荐照单收纳,他知道公输孟启自会有筛选的方式。

唯有立储之事感觉还是太仓促了。莫非是为国君环球航行做的最坏打算……

“陛下,诸位大人们的举荐老臣都已收下,可以和陛下细细筛选。只是这立储之事可否也暂缓一缓。毕竟陛下都还青春年少,王后腹中的胎儿还尚未出生呢。”

姜虹的话确实很有道理,整个中军大帐除了严如碧就没谁比公输孟启更年少,他都还没满十六岁呢。这陈国国君的位置也没坐两月,就想着立储啦。

公输孟启笑道:

“太傅大人可是笑本王嘴上无毛,一个尚未成年的娃娃拿国君之位当过家家的游戏。”

“关于立储的缘由其实在本王收小喜喜做义子之时便向众卿家讲过,众卿也是理解的,而今不过是将其明确下来罢了。”

“本王认为早日明确此事于陈国更有利。”

“是的。陛下此举让陈国人心更稳,让天下人皆知陛下的坦荡胸怀。”巫念和田点点同声符合。

二位王后都极力支持,众臣再也无话可说。

三公主元春的心却如坠冰窟:

好你个公输孟启,这分明是以退为进,放弃陈国图谋天下啊!

“旭日弓”已开口谈及此话题:

“陛下刚才说到‘要保证自身的利益不受侵犯’,那如果……”

“没有如果!”公输孟启斩钉截铁的回答。

他望着田石语气缓和下来说:

“岱国是本王的母国,也是唇齿相依的友邦。三殿下和虞方有着深厚的血缘关系,相信通过三殿下这座友谊的桥梁能够让陈国和虞国做到相互沟通、相互信任,永无纷争。”

“而西路集团军也会有前车之鉴,绝不再重蹈覆辙。”

“是的!”毛减高举右臂大声回答。

公输孟启看着他空荡荡的左肩沉声道:

“毛主簿,你原该留在本王身边的,为了西进你和西路集团军的将士们都付出了太多。”

“‘旭日弓’将军,请你转达公输军团所有将士:本帅不想屠戮天下,但任何想针对公输军团的行动都必将会遭到还击!”

“所以,元春妹子……”

沈织柔拍了拍发愣的三公主提醒她。

“元春妹子,论实际年龄你要比本王略大几个月,可在本王眼里你和如碧妹妹一样,都是本王的好妹子。请你转告元昊太子,他若是真想帝国强盛就认认真真的干实事,不要东奔西走的去撺掇、挑唆,战争绝对不是复兴帝国的方式。”

“我,我……”元春不想承认她是公输孟启的妹子,却认同他的论断。

战争确实不能复兴帝国。没落的帝国根本就无力发起战争,假手于人永远不能掌握主动权。

她之前就告诫过元昊的。

公输孟启还在继续:

“战争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从岱京保卫战开始到‘火烧赤岩礁’,公输军团也经历过不少,即使取得了胜利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本帅的父兄,孩子,孙樵将军都因为战争而离开。如果可以我们是不是能够谋求其他方式来解决纷争。”

“恐怕没那么容易……”元春叹息道。她知道元昊是很固执的。

“所以,好妹子你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和元昊太子捆绑在一起。”

公输孟启走到她身边,轻轻捋起她耳边的发丝,看到殷红的朱砂痣。

“你将是公元帝国的长公主,凤凰鸟在公元帝国的圣火中涅重生。”轻柔的声音几乎是凑在她耳边发出的,极为诱人,让她的心痒痒的。

当元春还在仔细品味他话中的含义时,公输孟启已转身提高音量:

“所以,诸位可以认真思考下是否能够找到更好的方式来替代战争。”

“本王倒是收集了东桑的大岛骏,村上树,小笠原等人对此次‘火烧赤岩礁’的诸多看法和分析,现已汇编成册待直亲王妃,哦,应该是摄政王妃翻译校对后发给众卿家参阅。”

说完,他望着直亲王妃,希望她能答应此事。

直亲王妃一直是毕恭毕敬在站在白涛旁边的,闻言立马一百六十九度鞠躬。

“嗨,静香乐于为陛下做一切事情。翻译校对的事就交给静香吧。”她的声音比绵羊还要温柔,她的态度比小猫还要驯服。

可沈织柔知道这样的温柔和驯服能够让许多男人臣服,她真想一脚把什么直亲王妃,摄政王妃,统统踢飞。

尤其公输孟启还回应直亲王妃一个暧昧的微笑,在沈织柔看来两人简直就是旁若无人的眉来眼去。

没等沈织柔发作,巫念和田点点已转到桑木静香面前同样微笑着鞠躬道:

“那就辛苦静香姐姐啦。”

一份东桑温柔怎比得双双倩影,女人可以以更女人的方式化解战争。

公输孟启很识趣地扯开话题:

“待王妃翻译校对之后本王打算将其命名为《灼热的赤岩礁》,其用意就是要让大家在战争来临时能够更冷静地思考,是否一定要战争,是否还有别的解决办法。”

“这个问题也值得百科学院去研究,深思。就像二位季尚书在《立国论》中所提到的‘兵为国之刃,勿以轻举,易于两伤。’”

季殊忽然感慨道:

“陛下乃是真正的王者,境界无人能及,心中无战事胜过百万兵。”

“旭日弓”能够理解这句话,就是以无招胜有招呗。

元帅早就能达到这境界吧,不然顾老头是怎么烤焦的,“落日钩剑”是怎么败的,直到现在他依然还是不会武功呢,可收拾起人来一样一样的厉害。

朱有珠更认可公输孟启的想法,纷争确实是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解决,只是不流血未必不残忍。

姜虹知道公输国君不是仁者,他不会宣扬“仁者无敌”,因为他是手握利剑的王者,任何的战争都会摄于他的利剑之威而俯首称臣。

所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公输孟启不需要战争,他可以冷静的推倒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