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辉捕捉到的杀气来自百步之外:

百步外,一个头发蓬乱,衣衫破烂的老头儿摇摇晃晃地走在路当中,羸弱的身子看上去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只是近十年来至少已有两百名响当当的江湖高手都在这老头面前倒下,并且再也没能爬起来。

而破衣烂衫的他还在继续摇晃。

就是不倒。

老头儿姓顾,他的名号就叫“五步不倒”。

“五步不倒”不是说顾老头自己走五步不会倒,而是他要杀的人能够在他面前走出五步而不倒者

放生。

因为这就是“五步不倒”顾老头的规矩。

虽然他是个杀手。

还是个能在大陆杀手榜上能排进前五名的杀手。

所以,二十年来江湖上无人能破得了这规矩,没人能在顾老头面前走出三步。

顾老头的排名又提升啦。

公输孟启不是江湖中人,也不懂江湖之事。

他距离江湖最近的一次便是三年前在“碧湖居”帮许洪福解围。后来许洪福手下的衙役夸赞说他有孟尝之风,还送他个江湖外号“小孟尝”。

公输孟启是知道孟尝的,那是相当久远之前的岱国王亲。“小孟尝”的名号应该更适合三殿下这样的人。

而不是因为他公输孟启的名字中有个“孟”字就生搬硬套。

如果那样都行,他倒是宁可套个“小孟可”的名号。

那多神圣。

他没有进入江湖一样会遭遇江湖狙杀,而且没有一丁点的的经验。

当然也不知道顾老头会不会倒。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利用逾辉的速度冲优势冲破阻挡。

于是,公输孟启催动逾辉全力冲刺。

嘻嘻。

顾老头笑了。

小兔崽子老夫的规矩是对人不对马。

老夫就是喜欢上了你这逾辉神驹,瞧它那四条腿上的腱子肉,多有力、多矫捷的步伐。这样的神驹才配成为老夫我的坐骑。

咳咳,老了。

是该骑上逾辉这样的神驹扔掉破衣烂衫好好打扮打扮,宝马配金鞍天下转一转。

小兔崽子你就不懂得礼让老人家吗,快撞到老夫啦

也罢,看在你给老夫送马的份上也送你个痛快。

顾老头衣衫破烂的布条瞬间暴长,在路当中结起一张巨网,而他就像盘踞中心的大蜘蛛,坐等猎物送上门。

公输孟启连人带马撞到网上。

收网。

布条,布片刹那间收了拢来,形成一个大大的蛋蛋立在路当中。

摇摇晃晃像个不倒翁。

尽管包裹着逾辉神驹这样的庞然大物,衣衫蛋壳依然毫无破绽,反而是把猎物裹得密不透风。

大约五十步远的地方,两名四十来岁的黑衣汉子走到路中间停下脚步。

左边的汉子握着离别双钩颇为遗憾地叹息道:

“唉被顾老头吃独食了,没咱兄弟的份。只可惜是逾辉神骏啊,不然也能分个马鞍,马镫,马笼头啥的。”

右边的汉子双手抱着一柄黑漆漆的长剑柱在地上,默默地望着破布斑驳的大蛋蛋。

“上次顾老头用蛋蛋杀陈国禁军统领百破刀陈霸用了多久”

哧哧哧。

离别双钩汉子笑道:

“一个照面,不到两秒。顾老头就破壳而出了”

“不对呀现在已经过了两分钟吧。”

“两分十七秒。”

那汉子的长剑柱在地上,每过一秒他便转一圈,时间计得绝对准确。

“据说公输家的人都不会功夫。”

“是吗也许会有意外呢”

啵。

闷响。

大蛋蛋破壳,喷出热浪滚滚。

顾老头是在烤蛋蛋吗

在密闭的蛋壳中烧烤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请不要模仿不要模仿不要模仿

破壳而出的是逾辉。

还有马背上的公输孟启,他浑身流着汗但没有流血。

看来三次严重警告对顾老头没起作用,他肯定是遇到危险啦。

顾老头也出来了,滚落在路边,像是块烤得油亮的老腊肉。流血不多仅口鼻处有点乌焦乌焦的血疤子。流油倒是不少,估计这几年顾老头注意保养身体了,吃得好油水足。

只是再也不能立在路中间当不倒翁了。

“两位大哥,两位大叔,你们俩能不能不让下路呢”

“我要回家。”

公输孟启策马继续向前,很友好的向握着离别钩和拄着长剑的两个黑衣汉子打招呼。

虽然他们俩看起来像是和玩蛋蛋的老头儿一伙的。

但问下总是有必要的。

何况,行车要礼让行人。

骑马也一样。

因为他骑的是机关马,理应纳入机动车范围管理。

a照b照c2就可以吧。

他这个好像是自动挡。

,,,逾辉走得很慢,一步一个蹄音。

“不会”

黑色长剑的转速在加快,一秒转十圈,花岗石石板已被钻出三寸深的孔。

离别双钩交叉搭在胸前。

“顾老头怎么死的”

“烤的。外焦里脆,大概有点老。”

公输孟启催促逾辉开始加快脚步,因为他发现黑色长剑的转速已经达到一秒百圈,那是蓄势的征兆。

既然对手都已上高速了,自己也得跟上节奏来。

“射人先射马”

一声惊雷在他身后百步炸响,三支利箭呼啸而到。

啵,啵,啵。

马脖子、马肚子、马屁股,各中一箭深入三尺,仅余箭尾三寸羽翎。

离别钩,黑长剑,落日弓。

狙杀,三人组。

组合名字:落日钩剑。

大陆杀手组合排名:十二名。

其中男子组合排名第二名。

干杀手这行,男人多半都喜欢独来独往;只有女人才喜欢携手行动。

比如:

野玫瑰组合,夜来香组合,青峰组合

名字很普通,但她们都很厉害。

只是公输孟启不知道他们的厉害。

现在知道啦。

“落日钩剑”三人组合出手即重创逾辉。

受到重创的逾辉速度反而更快,眨眼间就冲到俩黑衣汉子前。

公输孟启一提缰绳,逾辉腾空直立,前蹄凌空分踏左右。

左边是离别双钩。

右边是黑色长剑。

还有后面不知道躲在哪儿的落日弓。

左边汉子向前扑倒,使出地躺刀的招数,离别双钩斩向逾辉的支撑后腿。

他心里感到很惋惜:神驹啊,你已经中了落日弓三箭肯定活不成,何苦挣扎再搭上两条腿呢。

右边汉子抱住长剑猛地往后仰,插在花岗石孔里的长剑被他拉成了弯弓。

嘣花岗石板裂崩裂,黑色长剑弹起,人剑合一刺向立在半空的马腹。

嗡落日弓再响,又是三支利箭飞向公输孟启后背。

一道黑影紧随其后,抡起长弓横扫千军。

落日剑三人组合已全部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