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独占鼋头

鼋头之下是百丈绝壁,绝壁之下是碧绿的江水。

这里根本就没有停泊的码头,但公输孟启就有本事让三艘快船稳稳的靠在了绝壁之下,鼋头之下。

元春带着深深的忧虑和不安问道:

“你,你是,打算飞上绝壁闯入宗庙吗?”

严如碧抬头仰望着百丈绝壁,现在已是卯时三刻,以她的身手再使用“錾金刻刀”和“无影飞索”,攀爬到山顶怕也要四五个时辰吧。

而国君哥哥,元春姐姐,白涛姐姐,他们都不会功夫,再加上个小喜喜可怎么上得去。

“百灵鸟”也傻了眼:

小冤家,你不是在测试姐的恐高症吧。

“就算是吧。元昊太子都不辞辛劳千里跋涉想牵制陈国,那本王也飞一飞这百丈鼋山染指下帝国灵气。”

“是不是啊,小喜喜。父王带你祭祖去。”

“你们瞧,小家伙笑得好开心呢。”

小喜喜确实笑得很开心。

“你真要从这里上去!”尽管猜中了答案,元春还是忍不住惊呼。

白涛嘴唇哆嗦了几下,元春的惊呼正是她想说的。既然三公主已经叫出来了,她总不能再跟着打退堂鼓吧。

在白涛的心里,离开和上去的愿望是同样的强烈。

“难道元春妹妹能够以帝国三公主的身份让我们进入宗庙?如果那样倒真省事呢。”

他嘴上说着,手里的权杖却没有停下。

元春显然不能,就算是元夏帝君也不能随意编排大祭司。她只能无奈地摇头,望着他调动魔杖,施展开他的魔法。

严如碧看出族长哥哥用的不完全是魔法,还有公输机关。他在升管子,很特别的管子。

直径三寸的银白色管子不断在公输孟启的权杖下升长,一端向下穿过船头深入江中,一端向上直奔百丈高的鼋头。

公输孟启右手执权杖,左手执木棍蘸着江水在甲板上画出管子的相关结构:

中空的管子内部是均匀凸起的螺纹。

严如碧知道这些螺纹不但能够增加管子的强度,还能引导物体上升。因为族长哥哥在管子的底部还设置了叶轮,流动的江水带动叶轮旋转,将推动物体随着螺纹的纹路升高,直至管子顶端。

银白色的管子已经升高百丈,直抵突兀的鼋头。

公输孟启挥动权杖环绕着银白色的管子画出个同心圆,一个莲台瞬间出现。

“来吧,姐姐妹妹们:请进莲花台,直上鼋山巅。绝壁高百丈,鼋头非独专。”

元春一愣,回敬他一句道:

“陛下何须如此谦恭,以陛下的本事独占鼋头也是轻而易举的,犯不着拉着姐妹们去做陪衬。”

公输孟启揉揉鼻梁,颇为委屈地说:

“元春妹妹,天下是有德之人的天下,万民才会幸福。鼋山,原是大鼋神兽的居所,只因其渎职懈怠方被元氏取代。”

“本王以真诚待民,以智慧教化,以敦厚治国。同样可开启公元盛世。”

“四季循环,万物更新。元春妹妹已经领悟到‘春’的含义,就不用再挤兑哥哥啦。”

“请进莲台吧。”

白涛见他揉着鼻梁说到“……以真诚待民,以智慧教化,以敦厚治国……”猛然想起这似乎是“临卦”爻辞。

(“地泽临初九”:坤上兑下。倒数第四阴爻:用真诚政策治民,没有害处。倒数第三阴爻:用智慧去治民,是一国之君必需,吉利。最上阴爻:用敦厚态度治民,吉利。)

他还在摸鼻梁骨……她也顺手摸了摸小喜喜的鼻梁:

左侧三爻天下断为巽,右侧三爻无断绝是乾,六爻结合还是巽上乾下的风天小畜初九卦象。

只是那凹印变得更深触感更明显了。

元春见他二人的动作似乎很有默契,也伸手摸向小家伙的鼻梁,不由得露出惊疑的神色来。

“姑姑。”小家伙叫得很亲热。

“你们……”元春捏着小喜喜的鼻梁不放,公输孟启也把头伸过去,鼻梁挺得高高的。

元春也不客气同时将父子俩的鼻梁一起捏住

良久,她才松开。

“你们俩的不一样。”

“那是自然。本王和王儿境遇不同,卦象肯定不同。小喜喜尚未满周岁,承袭的乃是卫公子风的巽上乾下的风天小畜屯初九。”

公输孟启的解释很合理。

“这么说陛下的就是坤上兑下的地泽临初九。还真是应景啊,元氏宗庙的鼋山灵石厚土在上,大江深泽在下……”

白涛不等元春说完,已抱着小喜喜跨进莲台。严如碧也跟着跨了进去,她虽不懂那么复杂的易经卦象,但她懂坤的含义,更会遵从国君哥哥的吩咐。

元春不再说话,跨上莲台。既然马上就到宗庙,还是让大祭司来驳斥他烧脑的谬论吧。

公输孟启最后一个进入莲台,权杖一挑将张开的莲花瓣全都收拢,把所有人都包裹在白莲花瓣之中。

白莲花顺着银白色的管子缓缓上升。

这下即便是“百灵鸟”有恐高症也不再害怕。小喜喜更是兴奋地拍起胖乎乎的小手儿。

“王儿来,让父王抱抱。”公输孟启将权杖夹在腋下伸出双手,小家伙一下就扑到他怀里。

“唔,王儿乖,父王让莲台旋转起来更好玩,你怕不怕?”

小喜喜眨眨大眼睛,使劲点头。

见小家伙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白涛朱唇紧咬硬生生地把“不要”两字咽了回去。严如碧和元春已一左一右将她簇拥在当中。

洁白的莲花转动起来,越升越高。

脚下碧蓝的江水,头顶突兀的岩石,远方升起的红日,身旁苍翠的绝壁,走马灯似的旋转。

严如碧仿佛看到慈祥的奶奶正撑开伞儿,轻轻转动:来,乖孙女,跟奶奶一起学做一把好伞。

元春闭上双眼,脑子里满是在临河边上,公输元帅搂着她越飞越高的画面:她青丝飞扬,露出耳后殷红的朱砂痣。

白涛的耳中全是父子俩的欢笑声,眼中全是父子俩的身影。公输孟启的身影越来越高大,小喜喜的身影也在渐渐长大:抱着,牵着,并肩……

大江在脚下,红日在脚下,连鼋头也已在脚下。

“你,你们,终于还是来了……”

不用睁眼看,元春都能听出这是大祭司的声音。

大祭司的声音竟然很平静,仿佛早就知道他们会出现似的。当然他的声音中也带着几分悲凉,几分沧桑,还有些许的无奈和深深的愧疚亦或是忧伤,夹杂着一丝解脱的轻松和一丝希望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