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见巍峨岱山,又见雄伟“岱严关”,第一梯队开始放缓节奏,整条长龙的速度也慢慢降下来。

公输孟启拍拍逾辉的马头,大声说道:

“学员们,你们的表现相当不错!但你们也要感谢‘美杜莎’姑娘的歌声,来吧!用掌声表达你们的谢意。”

六百多双手拍打出雷鸣般的掌声。

“美杜莎”的脸居然微微泛红。公输孟启就一颗药丸塞到她手中说:

“这是‘百安堂’的响声丸,服下去润润嗓子吧。”

“美杜莎”没有拒绝,因为那药丸的清凉气息已让她干涩撕裂的嗓子有了润泽的反应。刚放进嘴里一下就滑到咽喉处,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在咽喉处化开,整个嗓子有说不出的清凉舒爽。

“啊”

这是“美杜莎”发自内心的呼喊。

沈织柔眉头一皱:

这娘们叫得这么浪该不会又牵扯上一笔风流债吧。

……

如果说江都城是繁华的都市,四通八达的水路航运引来各国商贾云集;那么“岱严关”就是繁华的城市,长年的稳定让居民安居乐业。

四个月前的战争影响早已消除殆尽,倒是公输军团在农田水利上的大量投入换来了秋收的喜悦。连同分发给投诚纪军的十多万亩田地,“岱严关”周边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的大丰收。

百姓们得知公输元帅莅临,早把城里城外街巷道路清扫得干干净净,箪食壶浆夹道欢迎。

望着高耸的城墙,整齐干净的街道,古不从真的无法想象公输孟启是有着多大的勇气敢以五百人北上,又是通过怎样的手段能从“无敌战神”手中夺回有八十万纪军镇守的“岱严关”。转眼间还将其建设得比战前更加繁华。

难道他真的就是百姓传颂的神君,有着神灵赐予的灵力。

“美杜莎”也有着同样的震惊,同样疑惑,入城之后她几乎就像膏药一样,贴到公输孟启身上,不愿错过每分每秒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这样的状况让沈织柔完全受不了,就想冲上去把这海妖之女直接干翻,“洛水淼淼”生来就是清除水上妖孽的。

巫念和田点点则极力劝阻:

这是陛下特意物色的向导,不能动手。何况“百灵鸟”有小喜喜的优势都未能将陛下俘获,西洲的小妖精又怎么玩得过东方的“机关鸟”。

二位嫂嫂居然把国君哥哥比作“机关鸟”,元春都不知道该不该去告一状。

不过来自青峰寨的机关鸟却带来一个突兀的坏消息:

“三仙洞”发生剧烈震动,整个溶洞全部崩塌,“金石仙尊”与“火龙仙尊”皆已丧命,“火焰尊者”路一息尚存,正火速送往“岱严关”救治。

啊!怎么会这样!

公输孟启立马下令:

“罗二蛋驾驶安神医的药材马车随本帅前往青峰寨接应重伤的路。祁弘,马大毛领岱严三十六铁骑随行护卫。”

“出发!”

“国王陛下,‘美杜莎’希望与你同行!”

“嗯”公输孟启回头望了望巫念。

巫念点头默许。

在沈织柔跺足捶胸之际,公输孟启一行早已踪影全无。还好,“美杜莎”骑的是单骑车,没和公输孟启共乘逾辉。

一个多时辰后,狂奔的公输孟启一行与疾行的青峰寨二当家于尚在一处松岗下相遇。浑身血肉模糊的路躺在块门板上,如果不是事先知情公输孟启都不能认出门板上的人就是路。

安道然飞身跃下马车手指立马搭在路的脉门上,绿豆眼珠微微一转,说道:

“震荡!高温!”

“陛下,请准备一间干净的房间还有大量的净水,末将要为伤者清理伤口,降低体温。”

“好!”公输孟启挥出权杖,一间小木屋顷刻落成,接着又从袍袖中抖落出一个白玉瓶。问:

“二当家,这附近可有水源。”

“美杜莎”刚把目光从遍体鳞伤的路身上收回来,就见由柏木木板拼接而成的小木屋已在身旁落成。不但门窗俱全,屋内还有张木板床,地面也是拼接得严丝合缝的木地板,光亮如新一尘不染。

木系魔法吗?她也会的,但直觉告诉她公输孟启用的不是木系魔法,那又是什么法术呢?

他要水源,“美杜莎”蹲下身子双手摁地使用她强大的水系魔法开始探测。

“这里有水!”她疾走两步指着长满苔藓的青石地面说。

“这里会有水源?”于尚从未见过长相、装束如此奇异的西洲人,对她的话也难以相信,因为据他所知在一里之外才有溪流,而这分明是块石头。

公输孟启冲祁弘和马大毛挥挥手,二人立即走到“美杜莎”身边问:

“有多深?”

“美杜莎”伸出玉藕般的胳膊握拳曲肘,比划道:

“从手腕到胳膊肘这么深。”

祁弘,马大毛瞧了眼她的胳膊肘,拧动双股钢叉,原本八寸长的叉头长到一尺多,朝着她手指的地方猛地插了下去

“哧”一尺多长的叉头全没入青石中,待把钢叉往上提出四股清泉汩汩涌出。二人再次将钢叉插入像拧圆规一样转动一圈就挖出两眼水井来。

公输孟启将白玉瓶递给“美杜莎”说:

“谢谢。你的水系魔法果然厉害,可以帮忙打下水吗?”

“美杜莎”眯眼一瞄立刻发现这白玉瓶非同寻常,心中不禁暗暗惊叹:

天啊!这公输孟启到底有多少宝贝呢?他手下的人也个个身怀神器,难道东方真的是神灵的国度,人人都得到神灵的眷顾。

等她把盛满水的白玉瓶交还给公输孟启后又再次被震撼。

公输孟启在玉瓶底部轻轻一拧,竟然从白玉瓶底脱出一个七八寸长的白玉壶来。玉壶中的水显得特别的晶莹。

凭着“美杜莎”对水的精准感觉就知道这玉壶中的水比平常的水精纯许多,水面漾起的细小波纹折射出水晶般纯粹晶芒,表面似乎有如凝脂的润滑却绝无凝脂的油腻。

路此时已躺在小木屋里的床上,其他人皆退到屋外就只剩下安道然在床边忙碌着。

公输孟启的权杖再次转化出一个玉盆和一个木桶。玉盆用来盛净水,木桶用来装污物。

这下“美杜莎”看清楚啦,所有的神奇均出自他的权杖之下。

如果我能把握这权杖该有多好啊……

“以姑娘对水的操控应该可以直接把水灌进白玉瓶中吧,那就不用每次打水这么麻烦,净水的过程也快些。”

公输孟启的要求让“美杜莎”从梦幻中醒来。

“好的。陛下。”说完,她两支玉藕般的手臂伸出斗篷,左手掌心向上一股清泉就从水井冒出凌空飞渡落入白玉瓶中。看到瓶里的水从瓶底垂落玉壶即将把玉壶灌满之时,她右手食指轻轻弹出,玉壶里的净水划出一道弧线落入玉盆。

整个过程滴水不漏。

公输孟启只需一手握白玉瓶,一手持玉壶保持好姿势,从泉水到净水源源不断地就涌入到玉盆里。

午后的阳光照射到两道水流上,折射出七色的彩虹,尤其是那道净水的弧线,映射出的彩虹竟形成了七色光环。于尚等人看得都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