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的房间是乾元殿的一间偏殿,初升的旭日几乎与视线平行,阳光从东边的窗户平直的照射进来,把通透的偏殿照得相当敞亮。

偏殿也确实够通透的,屋里的长桌还是用三张方桌并排而成,每个人坐的都是鼓型圆凳连靠背都没有,一人一凳别无长物。

颜还彦和李于斯正把手中的画册在长桌上铺开,二人各自一套,整套画册分为五份,分别描绘了公输孟启的五次梦境。

每套画册都详细的记录着时间,从三月十五日第一次开始到四月十五日第五次结束。

根据梦境的长短,每份梦境画册的册页是不一样多的,即便是同一天的梦境,颜还彦和李于斯的页数也是有差别的。不过这样的差别不大。

差别大的是午间休憩和夜晚安睡。

这主要是时间照成的。毕竟午间休憩的时间没夜晚的睡眠时间长,即便在昏迷状态,梦境也是在睡眠中形成的。

比如最短的是:四月初一午间的梦境画册只有七页颜还彦作和八页李于斯作。

月球引力会影响潮汐,也会影响人的梦境。所以十五月圆之夜的梦境是最长的。

如:三月十五夜有二十一页颜还彦作和二十三页李于斯作。四月十五夜更是达到二十五页颜还彦作和二十八页李于斯作。

巫念每次完成读梦之后就会在第一时间把所见到的景象描述给二位常侍,让二位常侍各自独立完成。

这样做是为了尽量减少参与者的主观意识对梦境的修饰,毕竟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作品中染上主观色彩。

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二位常侍虽是同时听巫念口述,却恪守帝后懿旨:准确,及时,搁笔即忘不交流,不传阅,不外泄

毕竟越少的主观意识干扰,才越能反映出公输孟启梦境的真实状况。

这些画册连巫念之前也没有去看,她怕看了之后会干扰到后续的解读,直到今天一个月的疗程结束,才把梦境画册公之于众。

颜还彦和李于斯原是廷尉孔目出身,非常善于根据描述作画,并且要求精准、传神。他们的画作可是要作为通缉令发放全国的。

准确性无疑是第一位的。

只是两套画册同时在桌面铺展开来,对比之下还是能够看到二人画风的些许差异:

颜还彦的色彩层次感更丰富,色调也更富于变化;李于斯的线条则更有立体感,细节的地方更有冲击力。

而且每页画下面都记录着巫念当时的语言描述,在这一点上二人则是一字不差。尽管会有页数不同的情况,但整册通读下来,连断句的地方都是一样的,无非是版本页数的区别。

如果说两套梦境画册是画风略带不同的连环画,那记录的语言就是不折不扣的录音机。

连巫念都不可能这么清晰地记得自己说过的每一个字。

虽然两套梦境画册在图案、色彩上存在些许差异,但这样的差异是在仔细对比之下才能看出来的。

就像高仿的赝品和真迹之间的差异,需要专业级人士才能发现。

但现在摆在桌面上的画册都不是赝品,它们就是公输孟启的梦境真实再现。

没有人会提出异议,除了巫家小姑帝国国师巫丞尊。

“四丫头,你确定这就是帝君梦境的样子本尊怎么看不到任何人物的存在,而且画册中的事物、场景几乎完全不熟悉。”

敢叫帝后“四丫头”的人也就只有巫丞尊了,谁让她是实实在在的亲亲小姑呢。

只是巫念知道她和小姑并不亲近,非但不亲近甚至是出于强势的胁迫于被胁迫状态。

巫丞尊强势地胁迫着帝国宗教。

在这样的场面下,巫念自然是不会去和她计较,反而甜甜一笑说道:“国师请放心,本宫仔细地看过画册,对比陛下的梦境,感觉这差异也顶多就是本宫与国师在相貌上的区别。”

巫念与巫丞尊的服饰差别确实很大。

巫念是红色长裙,被阳光映照得有如赤霞。

而巫丞尊则裹着黑色长袍,营造出阳光也照不透的疑团黑色暗影。

但提起二人的相貌,在场的人不用看都知道,这姑侄俩比孪生姐妹还像。

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唯一的区别就是巫丞尊的眉心曾有个黄豆般大的红色印记,可在暗影中是极淡的,得仔细看才能发现。

可谁敢盯着巫家小姑仔细看啊。

那原本是巫丞尊高傲的天眼,可就在修炼破关前的那一刹那辅助修炼的“血灵令符”却不明不白地突然受损,令她功亏一篑。

从此这便成了巫丞尊的毕生恨事,只好将那未开启的天眼慢慢收敛。

但如果有人敢把目光投向此处,那绝对是触她霉头,至少已有三十四个孤魂野鬼可以一起作伴。就因为这三十四人盯着她的额头多看了一眼。

巫念当然不会纠结二人的相貌问题,她不过是想顺口说个冷笑话。只是这个笑话相当的冷,冷得让她加快语速赶紧把话说完。

“是的。画中场景确实如国师所说,没有人物,甚至没有任何的生物,全是不熟悉的事物和场景,但却是陛下真实的梦境。这个本宫无法改变,也不可能改变。这同样也是本宫最大的疑惑,还望诸位共同来解开这个谜团”

“植物人。”玛雅忍不住轻叹一声,引来所有人的目光,让巫丞尊都放弃了继续向巫念发难。

那个年代是没有植物人这个概念的。

当然玛雅来自外星球,在许多许多年前外星科技很可能比当今时代还要先进,所以她能够说出“植物人”来。

玛雅也是唯一让巫丞尊有些忌惮的人。

巫丞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产生所谓的忌惮,在她遇见玛雅之前的岁月中可从未对任何人有过这种感觉。即便面对上任巫家族长她的父亲巫伯璩,帝君公输孟启,她也总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

而玛雅的出现却令巫丞尊有如见神的感觉:

飘洒的银色长发有着微蓝的光晕,深蓝的瞳孔如同海洋般深邃神秘,睫毛与眉梢浸润的蓝黛犹如挑起的海波,润泽的嘴唇恰似刚刚凝冻的蓝莓汁透出冷艳的紫蓝,如雪的肌肤偏生又泛出隐约的晶蓝,就连修长的指甲也宛如湛蓝的宝石闪亮。

还有那超过九尺的身高也足以令她仰视,在她的潜意识中玛雅就是来自星空的神。

“植物人”巫丞尊表现出难得的谦恭,低头向玛雅询问。

而这个问题也是所有人想要问的。

面对众人齐刷刷的目光,玛雅脸上微微一热,连忙道:“这个我也不是很确定噢,只是觉得他的症状与记录里的植物人有点像”

得,又一个直言不讳的。

巫念心中暗暗着急,虽然她也不知道什么叫“植物人”,可她预感到玛雅要把众人的思绪带偏,让帝国陷入恐慌。

只得眨眼向玛雅抛出个“蒙眼咒”,而后抬手捋捋耳旁的鬓发。

巫念知道玛雅的竖瞳感应特别敏锐,应该能够察觉她的意图。不过这个动作也是相当冒险的,因为巫丞尊的巫术明显要高于她,这样的做法无异于班门弄斧。

如果被小姑发现指不定又得掀起多大的风浪。

今天的会议是巫丞尊坚持要求参加的,巫念和虽是不想让她参加可她毕竟有帝国国师的身份,在当前形势下高层的争执会对新兴的帝国造成巨大的不良影响。

幸好巫丞尊一门心思全放在玛雅身上,而田点点则不失时机地把双臂支到桌上托起香腮向玛雅望去,希望那吸引到她的注意。

“所谓的植物人就是有点像你们修炼的人说的闭关,把自己封闭在如同植物体一样的状态,不与外界交流潜心琢磨。同时生长机能也会变得像植物一样迅猛,前提是本体生长尚未成型”

玛雅心细,察觉到二位帝后的暗示后开动脑子不着痕迹的胡编。

而且公输孟启才十八岁,生长确实尚未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