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 “火”药

严家庄在梓杉镇,在梓杉镇迎候公输孟启的是严牧之带领的严家人。小小的梓杉镇顿时热闹非凡。

与父母重逢严如碧自然是很高兴,更高兴的是严牧之,一个多月来女儿的成长变化可谓天翻地覆。公输家现在有一个伟大的族长,不但能制作机关更能改变人生。

最兴奋的人其实是安道然,这家伙通过对严牧之夫妇旁敲侧击确定严如碧未有婚约,心里的算盘扒拉得比小眼珠子转得还快。

沈织柔很快就洞察到这一情况,悄悄地向二位王后透露:老蛤蟆刚洗出点青蛙样就幻想自己是王子,打起了天鹅肉的主意。

巫念和田点点差点笑得喷饭,元春则回怼她说:你这个婆婆这么八卦,咋不介绍下准媳妇呢。我可看见兄弟俩和东桑美娘子很亲热哟。

啥?婆婆,准媳妇,东桑美娘子……

沈织柔半晌才反应过来:哎哟我去!小兔崽子敢和东桑娘们搞到一块,那将来若有争执用东桑话骂老娘,老娘听不懂岂不是要吃亏……

“洛水淼淼”翩若惊鸿飞逝,留下姑嫂三人笑喷了一地。

梓杉镇的午餐是欢快的,考虑到再往前已进入岱国境内,公输孟启让岱严三十六铁骑返回“岱严关”。此去古驿镇不过二百里,轻轻松松就能在酉时前抵达。

他把安道然叫到一旁说:

“安神医,今晚咱们就驻扎古驿镇,本帅想在‘百安堂’大量采购一批药材,主要是治疗像路将军这种高温和震荡伤的。”

安道然愣了下,说:

“陛下放心,治愈路将军的药材基本够用,无需采购多少。”

“神医没领悟本帅的意思,本帅要大量采购不只是为路将军一人,而是今后会大量用到。”

额……

安道然大概懂了,试探着问:

“陛下是否还需要招募一些人手?”

“当然可以。愿意加入公输军团的给予其原收入三倍的饷银,人员、药材、器械,多多益善。咱们这次可是要出海四五个月甚至更久。”

“是。末将尽力而为。”

“本帅让近卫队护送你先行前往,多些时间准备,然后直接运往南海滨城……”

“!好!多谢陛下!”绿豆小眼大放光芒:陛下啊,大舅哥你可真是神人啊!

望着安道然活蹦乱跳的背影,他鼻子一痒,又打了个喷嚏:“阿嚏”

公输孟启揉揉鼻子,大概猜到问题是出在谁身上啦。

……

这一晚,古驿镇可热闹啦,不单是一下涌入了六百多百科学院的学员,还有镇上最大的商家“百安堂”在通宵忙碌。

作为百年老店“百安堂”当然有分布各地的分店和自己的药材采购渠道,安道然要做的就是把人员招募和药材种类的消息下发出去,然后珠珠商行的人就会照单收货付款,安排调运。

一项庞大的采购工作衔接得有条不紊,完全不用公输孟启操心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此刻,公输孟启把自己关在万豪客栈的房间里独自琢磨巫念给他的“猛火药”方子:

“阴君”(硝石),“阳侯”(硫磺),掺入草药、油脂、蜂蜜之类于丹鼎中相遭遇,一起加热极易“炸鼎”……

硝石不可合三黄(硫磺、雄黄和雌黄)等烧,立见祸事(爆炸)……

可见其中硝石和硫磺乃是关键的成分,其他草药、油脂不过是辅助材料,但这些成分是怎样组合,比例各占多少,方子中没有明确记载或者出入很大。这对出自公输家的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他昨天就向玛雅岛发出了机关鸟,希望能从仙女媳妇那里得到些启示,谁知玛雅的回复和上次油罐爆炸一样含糊其辞:或许是燃烧猛烈吧。

公输孟启揣测她多半是知道的,但有着和巫念同样的担忧,不肯让他开启所谓的恐怖祸端。不过精明的他还是抓到了核心:

爆炸就是从猛烈燃烧开始的。

围绕这一核心原理,他将展开深入研究。

至少他身边还有个控火高手“火焰尊者”呢。只是现在谁都看得出路与“美杜莎”打得火热,不是打扰的时候。公输孟启干脆把照料的下人都撤走,有“美杜莎”在比谁都照顾得妥帖。

在同“火焰尊者”的“斗火”比试中也曾出现过爆发的情形,一点一点的星星之火在碰撞时炸出阵阵雷鸣。而路集聚在火冲中的十八点“火星”同时激发还把花岗岩山体炸出个大窟窿。

还有在“齐门关”校场比武时他为解救“长身剑”也发射过一粒弹丸,运用的也是动能集聚原理。这一原理还被他运用到“一箭九发的赤阳箭”上,在三江口在赤岩礁都大显神威。

只是,使用星灵集聚的动能不能长久储存,必须马上发射出去,使用的范围也不能普及。如果硝石、硫磺配制的“猛火药”能产生类似爆炸的强大动能,他就有办法调节控制。

不能控制的爆炸是祸端,能够驾驭的动能是神器。

这一夜,古驿镇的夜空中炸响了七八个惊雷,绽放出七八朵色彩各异的烟花。

巫念自然清楚是谁在捣鬼,她让沈姐姐去告诫那家伙:让他小声点,别吓着肚子里的孩子。每一声炸响,孩子都在踢脚。

路也听出点门道来:

这动静是从国君元帅的房间发出的,原理应该和火冲差不多。可惜他的火冲在“三仙洞”的崩塌时丢掉啦,不知道国君元帅能否为他再打造一支。

“美杜莎”看出路的心思,怂恿道:

“要不我扶你去问问国王陛下呗。”

路当然想再次依偎那温香软玉的身体,而“美杜莎”则想更深层次地洞察国王的权杖。二人亲昵地依偎着走进了公输孟启的房间。

公输孟启的房间里满是硝烟的味道,沈织柔严厉地告诫他一番后捂着鼻子退出来,正好碰着路和“美杜莎”,沈织柔挥挥手让他俩进去她自己却跑开啦。

路对硝烟的气味熟悉又难忘,“三仙洞”就是毁在浓浓的硝烟中的。

对于路提出的要求公输孟启满口答应说:

路将军放心,等你伤好以后本帅还要和你好好研究火药之事。到时别说火冲就是火炮也会有的。

路当然相信国君元帅所言不虚,而火炮一词则在“美杜莎”心中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凭着她超凡的感知力,可以想象那将是一件威力巨大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