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火炮首发

()挑灯夜干到酉时末,仅有的五门火炮被安装到四艘护航舰的舰首。只有“海安号”首尾得以各装一门。其余三艘的名字分别是“海定号”,“海宁号”,“海静号”。

望着威风凛凛寒光熠熠的火炮,公输孟启真想冲着夜色中的深海来上一炮,让炮声震撼大海,让闪亮划破黑暗。

玛雅瞧着他眼中不断闪耀的狂热目光,冷冷道

“请记住你是镇定的巅峰,不是疯狂的暴君。”

公输孟启连忙点头称是,赶紧让人给火炮罩上炮衣,仿佛多看一眼都有可能诱发罪恶感。

这一夜他几乎是彻夜未眠,不只是因为兴奋还要和路、安道然一起配制火药。想要达到理论中的精纯,没有星灵的帮助就只有靠《理化理论》的指引和一次次的动手实践。

不可否认,玛雅的《理化理论》真的是一部神圣的天书,既指明了方向目标又划定了安红线。不管过程有多么的艰辛,安始终能够得到保证。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木屋,也带来了对努力者的奖励

第一份符合标准的火药配制成功。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三人再也没有一丝力气挪动脚步,趴在工作台上就睡着啦。

玛雅没有叫醒他们,反倒是让巫念选一个吉时进行首发测试。

吉时?公输家主的要求倒是出乎巫念的意料,她立马掐指一算,今日正午就是个好时刻。

玛雅立即吩咐下去今日正午举行火炮首发仪式。人员、舰船开始准备,扎制简易木筏做靶船。

她同时发布任命任命沈渔夫为“海安号”舰长,洪帆为“海定号”舰长,汪海为“海宁号”舰长,胡来为“海静号”舰长。

实行舰长负责制。

等公输孟启一觉醒来,发现一切均已准备妥当,就等吉时开炮。

临近午时公输孟启,玛雅等人登上蓝色号,携同蓝星号率领四艘护航舰陆续驶出东港,面向南方一字排开。

神龟船也已将靶船拖拽到位。

玛雅看了看公输孟启,说

“时辰快到啦,公输元帅准备发号施令吧。”

“是!谨遵家主命令。”

他已举起权杖,打开“扩音回荡”朗声道

“观察员就位,报告参数。”

“风向东北,风力轻微。目标正南方,一号目标距离2008米,二号目标距离2005米,三号目标距离2010米,四号目标距离2007米。报告完毕。”

“很好。”公输孟启权杖缓缓指向前方

“各舰注意!海安,海定,海宁,海静,瞄准各自目标装填弹药,待命”

沙漏在一粒一粒地滑落,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数万人的目光都聚焦到四艘护航舰上,数万颗心都紧绷着,等待惊心动魄的那一刻来临,等待那惊天动地的轰鸣。

“‘海安号’开炮!”

“轰!”

“‘海定号’开炮!”

“轰!”

“‘海宁号’开炮!”

“轰!”

“‘海静号’开炮!”

“轰”

随着公输孟启手中的权杖一次次挥出,一门门火炮发出震天动地的怒吼。观众们已经忘啦捂住耳朵,即使何况捂住耳朵也挡不住一次次的冲击声、震荡声,只能是张大嘴巴把心中的震撼发泄出来

啊!

公输孟启再次竖立权杖,高高举起

“观察员报告情况!”

“一号目标,消失!二号目标,消失!三号目标,消失!四号目标,消失!部命中!报告完毕。”

观察员的声音都在颤抖。

“各舰清洁炮管,检查火炮,报告情况!”公输孟启权杖平举,发出命令。

沈渔夫“‘海安号’清洁完毕。经检查火炮一切正常。报告完毕。”

洪帆“‘海定号’清洁完毕。经检查火炮一切正常。报告完毕。”

汪海“‘海宁号’清洁完毕。经检查火炮一切正常。报告完毕。”

胡来“‘海静号’清洁完毕。经检查火炮一切正常。报告完毕。”

公输孟启看了看玛雅见她点头默许后,下令

“传令兵,打出旗语令神龟船将靶船拖拽至3000米。”

3000米!就是六里远啊!靶船不过是三十米长的木筏上立着三根十五米高的木杆,在这么远的距离上能有多大点啊。

能否看见都成问题吧。

不管船上还是岸上的人皆手搭凉棚极目远眺,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寻找有三根木杆的黑点。

“报告元帅,目标距离3009米。风向东北,风力急。报告完毕。”

“哦。”公输孟启这才注意到头巾在风中猎猎飘荡。他望着“海安号”大声道

“沈将军,现在风力已急你是否可以继续?”

“元帅,末将沈渔夫愿意一试。”他对自己的视力很有信心,更对公输元帅的火炮有信心。

“好!‘海安号’装填中程弹药。你们有三次试射机会,命中即为优秀。”

“报告元帅,‘海安号’装填完毕请元帅发令。”

玛雅眯缝起竖瞳举起“千里镜”仔细地锁定目标,心中却在打鼓

这可是滑膛炮啊,能命中吗……

“‘海安号’开炮!”

“轰!”

“呼”

“轰”

“打中啦!打中啦!报,报告,元帅!‘海安号’命中目标他们真的打中啦!”观察员兴奋得都忘啦正常的报告程序。

“观察员,请注意你的报告规范。”公输孟启向他竖起了权杖。他转向“海安号”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恭喜你们!‘海安号’的官兵们,你们是优秀的水军将士。本帅将授予‘海安号’体官兵‘黑龙鳞’勋章。”

“!”“海安号”上爆发出一片欢腾之声。

公输孟启已挥动权杖继续下令

“传令兵,打出旗语令神龟船继续设置3000米靶船。”

……

“海定号”三发一中。体官兵获“黑龙鳞”勋章。

“海宁号”三发一中。体官兵获“黑龙鳞”勋章。

“海静号”两发一中。体官兵获“黑龙鳞”勋章。

“水军官兵们,你们在今天的火炮首发仪式上,在疾风大浪中,表现得非常优秀,非常出色!本帅要为你们摆酒庆功。”

公输孟启权杖频频挥动,让船上,岸上,的欢呼声暂时停下,接着道

“玛雅家主说过火药的威力是巨大的,火炮是战争之神。神灵给予众生的是大爱,是庇护。所以我们不会滥杀,我们每一次开炮都将是尊崇神灵的旨意,用强大的力量施以大爱,庇护更多需要庇护的生灵。”

“我们是神灵的守护者,我们尊崇神灵的旨意走向广阔的大海,走向塞蓝世界的每一片土地。去告诉他们”

“玛雅女神万岁!塞蓝世界万岁!”

即使权杖已没有星灵的力量,公输孟启他也是个天生的鼓动者。

玛雅无法拒绝他的颂扬,若以塞蓝星球的时间计算,她真的不止万岁呢。何况他还以神灵的名义约束众将士施大爱、不滥杀。

蓝色女神只能屹立在蓝色号的船艏,接受欢呼,接受膜拜。

“玛雅女神万岁!”

“塞蓝世界万岁!”

“国君万岁!”

“国王万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