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海外林家(上)

()旗杆下的六旬老者上前两步,抬头挺胸高声道

“听阁下嗓音乃是位青年才俊,老朽痴长几岁可称贤弟否?听说大陆如今称元夏帝国,其下分封多个诸侯,不知贤弟来自哪国呢?”

公输孟启略微思忖,朗声回答

“老人家说得不错,现今的确是称元夏帝国。在下是陈国公。敢问老人家尊称?”

“哎呀那岂不是国君吗!”老者惊叫道,连忙躬身作揖说

“老朽林知根给国君作揖啦。可否请国君上岛慢慢叙谈?”

“老人家客气啦。请前边领路。”

“公输国君,这里登岛需走七八十里沙地颇为缓慢,不如将船驶往‘碧西港’更为快捷。”

“老人家是这里的主人,公输孟启远来是客,当然客随主便。”

“既如此,老朽就带国君前往。”说完林知根挥挥手,黄叶岛所有船只便开始调头。因其船身短小调头很快就调转船身划桨前行。

虽然远航船队起锚稍有耽搁,不过划桨之后很快便追上了黄叶岛的渔船。公输孟启不得不令桨手们减缓划桨频率,慢悠悠的跟着林知根的座船前行。

黄叶岛上的人虽身处海岛,却从未见过像蓝色号这般的庞然大物,而且一来就是两艘。即便是小一号的护航舰也完超乎他们的想象。

并且这么大的船划起桨来动作竟相当协调整齐,速度更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超越他们的小渔船。

两个小时之后,所有船只驶出了无风带。黄叶岛的船只率先升起船帆,他们更是惊讶地发现公输国君的船队只需升起主帆就能够轻轻松松的跟上来。

有渔船就靠近外侧的护航舰问,你们最快的速度是多少里啊。

有学员高声回答说,我们的护航舰最快可到40千米每小时,也就是你们说的一个时辰160里。

“……”渔船上问话的人差点一个跟斗摔到海里。还好他不知道隐藏在视线外的神龟船,否则真的会惊得掉海里去。

沿着黄叶岛西海岸继续航行一个小时后,公输孟启望见了林知根说的“碧西港”,也就猜到了这个名字的由来。碧绿的森林,碧绿的田野,还有碧绿的河流流入蔚蓝的大海,在河水与海水的交汇处,碧绿化作黛绿,蔚蓝染成碧蓝。

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哇!好漂亮的海港!

只可惜这个港口对“蓝级”大船来说太小了点。即便是护航舰也有些为难。

林知根显然也看到啦这个问题,可这是个无法解决的难题。

公输孟启倒是不介意这个问题,整个远航船队就停泊在了港口外。各船纷纷放下舢板,接应人员往返。

林知根见还有如此操作,忙命人把座船渔船都靠拢舰船,接应船上的人员。

考虑到人员太多和安保障等诸多问题,公输孟启首批只带了五百人下船。

当林知根得知远航船队竟有七千多人时,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他说整个黄叶岛也才一千八百九十五人。并且都是林氏宗亲,九成九的都姓林。

林知根的话令玛雅颇为震惊,不由得面色凝重的大量起岛上的人群来

与元夏大陆的人相比,黄叶岛上的人皮肤显得更加黝黑身材偏瘦身高也较矮。林知根身边的几名壮汉算是岛上最魁梧的啦,但和武先进等人相比又差出一大截。

林知根倒是非常健谈,领着众人穿过绿荫掩映的道路,一路上他的问题就没停过

北边的大陆现在怎么样啦,国君为何要出海远航呢,你们的大船是怎么造出来的,怎么和你们同行的还有东桑人啊……

公输孟启都一一作答,只是有些问题却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明白的。同时他也问了林知根一个问题

你们是怎么来到黄叶岛的。

林知根抬手做出邀请的手势道

“前边就到家啦,咱们坐下来慢慢聊。”

果然,走上一段缓坡就看见一排用原木密密匝匝构筑起来的防护栅栏。粗大的原木直径大多在四五十厘米,高度则在三米以上,形成一堵高大的寨墙。栅栏上长满了苔藓还缠绕着不少的藤蔓植物。

敞开的寨门倒是有五六米宽,两旁都立着“林”字大旗。大旗下是排列整齐的欢迎队伍。大概是事出突然,欢迎的人群都穿着日常的衣服,款式比元夏大陆的更简洁、简单。

林老爷子恭敬而热情地挽着公输孟启大踏步地向寨子里走去。一进寨门就望见一个大大的三合院

居中的连排木楼有三层,高度在十五六米,排面宽约十七八米;东西两厢的木楼相对应,长约二十米但只有两层,高度在十来米庭院当中则是铺满黑色石板的坝子。

当然也可以说它是广场,因为在中央还立着一根旗杆。旗杆上飘扬着“林”字大旗。

这里的木楼和玛雅岛上的差不多,也是楼底透空的干栏式结构。在大大的三合院四周则散布着密密麻麻的独立木楼,怕是有上千座。高度基本都在三五米左右而且要小很多,应该是普通的民居吧。

大概是岛上少有外人前来,而且也绝不会像今天这样成百上千的涌来。寨子里的居民都跑了出来,然后在距离二三十米的地方又停下脚步,仔细打量这些长得和自己差不多的陌生人。

“听说他们是从北方大陆来的。”

“他们的船可大啦,有四五十丈长,十五六丈宽,水面上就有七八丈高,不论是划桨还是用帆都比我们的船快多啦!”

“听林海说,和族长手挽手的那个人还是国君呢。他可真年轻真俊俏啊……”

“你就发花痴吧,你就没看见他身旁的女子一个个美艳绝伦。还有那个”

“就是最高的那个,怕是有一丈高吧。身都是蓝莹莹的,简直就像海里的女神。”

“……”

有几个胆大的孩子直接跑到公输孟启身边,七嘴八舌地问

“我是叫你哥哥呢还是叔叔还是叔公?”

“你们那里离这儿有多远啊?”

“你们怎么这么多人啊……”

“去去去,一边玩去。国君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林知根挥手驱赶这些个调皮鬼,不过语气可一点都不凶。

公输孟启正要开口,林知根又紧紧地拉了他一把,说

“日头都快到顶啦,外边热。公输国君请到屋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