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第一,第一 ,第一

()公输孟启兴奋地望着一处处工地热火朝天,一幢幢厂房拔地而起,整个“摩尔港”的建设如火如荼已初具规模。如果能够再多些人手就好啦。十倍,百倍都容得下。

他轻轻拍着巫念的肚子,说

“小宝贝,你可要长得壮壮的。出来以后跟着父王好好干,无论是伐木还是搬砖都能干。”

“去”巫念轻啐道

“你就这么忍心让自己的孩子去干这些粗活……”

“粗活怎么啦,不干粗活磨砺下心志如何能定下心来修习机关绝学。”

“那,那若是个女孩子呢?”

“女孩子也要像她娘她小姑一样。”

“偏心!小喜喜没听你这么说。桑木和没见你这么教。就连李敦……对啦,安神医说的那句话究竟啥意思?”

“嗯……李敦用的药里边有为夫和点点的骨血成分,血缘相和的话很有可能长出王儿的一条腿来。”

“啊!”巫念惊呼,仅管做出捂嘴的动作却没能捂得住。

虎妞听得王后在身后惊呼急忙捏紧车闸,橡胶垫的刹车效果很好,三轮车稳稳地停了下来。她问

“巫王后有何吩咐?”

公输孟启代巫念回答道

“没事。这是到哪儿呢?”

虎妞白了他一眼,指着旁边大大的木牌说

“陛下,橡胶厂啊”

唉,人如其名,很虎的女人啊。

“那就去看看。”他只能很低调的说。

虎妞车把左转,三轮车就带着车队转进了橡胶厂。

橡胶厂里边是一个个连成片的木棚。这些木棚用五六米高的柱子支撑着,上面铺开木板,木板上盖着厚厚的棕榈树叶子。既防雨又防晒,

林三丫是橡胶厂的负责人,现在可管理着四百多号人呢。她领着公输国君、王后等人参观橡胶厂的一条条流水线。当然,“流水线”这个词出自仙女家主。

三丫详细地向国君介绍单骑车轮的生产过程

割取的橡胶乳液经收集,过滤,分馏,以管道输送到配料厂房;然后改性,融胶,传送带送来模具,把融化的橡胶液注入模具,再脱模成型。

“仙女家主说这是摩南岛上的第一条流水线。甚至是塞蓝星球的第一条流水线呢。”林三丫很得意的说。

公输孟启当然相信仙女媳妇说的。

公输家在批量制作器物时也曾有过类似的操作,把复杂的工序分解开,每位工匠专心完成某一道工序,一个接一个直到最后完成部操作。这样可以分工合作效率倍增。

橡胶厂只有一条轮胎流水线,有两条管道密封圈和两条火炮密封圈流水线。严传旭还在对第三条火炮流水线的模具进行最后的修整。三表哥眼睛都敖红啦,状态却很兴奋。他举起手中的“錾金刻刀”说

“陛下,这是公输家主给我的。我还是第一次用此神器,感觉好棒!”

公输孟启冲表哥感激地点点头,说

“注意保重身体,咱们还有很多的活要干呢。”

“就是。过两天就会铸造出第一批炮管啦,到时咱们就有三把‘錾金刻刀’进行精加工。我和小妹两个人一定比你一人快。”

严如碧比了个羞羞的手势,说

“不害臊。两人比一人对国君哥哥不公平。”

哈哈哈,两位哥哥一起大笑。

公输孟启看了看身边的十二名近卫队员,问

“你们有没有信心也尝试下公输神器,一百多根炮管的加工量可不小,都帮着分担分担呗。”

鼠妞“我们可没用过呢,万一……”

虎妞“不怕。试两下就知道,谁还没个第一次呢,本姑娘的第一次……”

“咳咳咳……”公输孟启连连咳嗽,制止她离题千里的演讲。

虎妞虎眼一瞪,说

“陛下,这事和你又没关系,你咋呼啥。”

所有的人笑得前仰后合。

公输孟启觉得自己真是冤枉啊,捡个冤大头来当人家还不领情。

……

木材厂里居然有三四十名腊索人,他们是跟随卢塔斯来到“摩尔港”的。腊索人对很多工作都感到新奇,可最终发现适合他们的只有伐木。他们对公输集团的工具羡慕得不得了

锋利的斧子,带齿的锯子,平整的刨子,钻孔的钻,打眼的凿……

用水车带动的龙门锯。

更神奇的是工匠们做出的榫卯结构物件,腊索人翻来覆去也拆不开,第一次知道木头还可以这样玩,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学习起木匠活来。

……

造船厂也能看到腊索人的身影,他们总算知道公输集团的巨无霸船只是怎么一点一点装配出来的。

腊索人对造船是非常的专注,因为第一批船就是专门为他们量身打造的渔船。他们的独木舟稳定性差,以至捕鱼的效率不高,更别提出海与鲨鱼对抗。

而公输集团的人每天都能轻松捕获鲨鱼这种可怕的动物。他们从船上射出带着绳索的巨箭,命中之后再凶猛的鲨鱼也无法挣脱,只需收回绳索便把鲨鱼从海里拖了起来。他们的箭射得又远又准,绝对是鲨鱼的噩梦。

能够捕获鲨鱼是每一个腊索男人的梦想,他们期待公输集团的渔船能够让他们实现这一梦想,成为腊索人心目中的英雄。

……

连接摩南河东西两岸的大桥是一座木拱桥,才刚刚打下两岸的基础。不过立在岸边的木牌吸引了很多腊索人围观,木牌上是大桥的效果图,像一道彩虹。

北方人能建成吗?他们能把彩虹固定在摩南河上?还能让人通行……

尽管腊索人有无数的疑问,但他们相信来自北方的公输王能够创造神奇。一定会建起彩虹一样的桥。

公输孟启发现在“摩尔港”的腊索人肯定不止一两百,因为不断有独木舟顺流而来。腊索人的独木舟上装满了各种水果,偶尔还有鸡和猪等禽畜。他们用这些和公输集团的人换火山玻璃,换小刀,换鲨鱼的牙齿……

有了第一次交易的成功,后续的交易就像摩南河的河水连绵不断地涌来。

据说参与交易的还有西洲马戏团的人。

西洲人一般不用陈国银币直接和腊索人交易,因为他们发现腊索人对银币的喜爱程度还不如一些实用的物品。于是,西洲人便向公输集团的人购买各种铁器工具,然后再与腊索人交易能够获得更多的利益。

总之,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一切都是从第一次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