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东桑运输船队

()捱过了八月的最后一天,就迎来九月的第一天。

公输孟启的感觉就像是得到了彻底的解放。子时归来的蓝色号更给了他冲向港口的理由。

满载的蓝色号运回来1250吨优质的铁矿石,因为船舶的装载量能够很直观地从船舷的标尺上看到。即使按五成的获得率计算那也是六七百吨钢铁,若部用来制造火炮那上千门都是足够的。

但无论公输孟启还是玛雅,他们主要的目的都不在火炮。而是要构建更加先进的文明社会,钢铁是文明社会必须的脊梁。

公输孟启安排蓝色号连夜卸货,因为“海安号”在6小时后也将进港。

随后机关鸟又带来沈渔夫的消息已经接应到东桑运输船队,大约12小时后能够到达“摩尔港”。两千三百名招募人员将又是一支建设生力军。

公输孟启都快乐得合不拢嘴啦。

“海静号”再次锦上添花,胡来发回消息说已从图南满载煤炭返航,大约13小时后回到“摩尔港。”

公输孟启和玛雅一合计决定立马派出“海宁号”和“海定号”前往图南胡来湾采掘装载煤炭。

安顿好一切,玛雅催促他尽快去休息,天亮以后需要专注精神配制火药。胡来为开采煤炭已用完“海静号”上的火药,在图南炸出来个“胡来湾”。事实证明在保证安的前提下,火药确实是个好东西。

看到玛雅的态度有所松动,他趁机提出要给十二近卫队员配备“錾金刻刀”的事。玛雅爽快地同意了,答应刻刀的事由她负责安排,丝毫没有要把“黑匣子”给他的意思。

唉,公输孟启倒在床上仍摇头叹息,看来想从仙女媳妇手中获得星灵的途径算是堵死啦。只有铤而走险试试粗暴的办法。

六小时后定时的沙漏将公输孟启唤醒,在确认“海安号”已经进港后他也懒得再去港口,直接跨上单骑车往西北的火药厂奔去。昨日光秃秃的情形已完变样,不但高高的木棚厂房已经立起,连岗哨都设置到了千米之外。是公输军团精锐的弓弩手。

能够进入火药厂的除了理化小组的六名成员就是从百科学院精选出的百名理化优秀学员。这些学员都经过严格筛选特别培训,安意识和专业知识都必须合格。

待公输孟启进厂一看呵,一百零六人早已在各自的区域忙碌着。他问过路才知道昨日午后厂房就部建好,原料提纯的工作也在下午就开始的。现在做的就是配制,分包。

公输孟启暗自惭愧,堂堂国君居然被一帮女子架空。玛雅,巫念,田点点……你们这是联合起来“欺君”啊。

算啦,还是静下心来集中精神配制吧。本王绝不是个光会练嘴皮子的人。

十点刚过,最后一道哨位通过传声器传声进来

玛雅家主请陛下前去港口,东桑运输船队和“海静号”马上就要进港。

哇塞!所有的人都在和本王打埋伏是吧,突然就搞个惊喜出来。你们最好多搞些,本王神经大条再大的惊喜也照单收。

公输孟启赶到港口的时候,东桑运输船队已在神龟船的引导下进入摩南河西岸的内河港口。运输船队由八艘清一色的“大岛仓”商船组成,大岛骏和村上树亲自带队。尽管他二人已见证过公输国君的诸多神奇,但此刻依然被眼前的大手笔所震撼。

二人心中那个感慨啊

论航海,数百年来东桑人占有绝对的优势。他们完可以比公输集团先到南洲,先到摩南岛。可惜他们却缺乏远见,一直打着元夏大陆的算盘。结果当公输军团异军突起之后,他们连追赶的勇气都没啦。

在看到公输国君,玛雅家主,二位王后等人之后,大岛骏和村上树在船头就连连鞠躬行礼啦。

公输孟启也不客气坦然受之,他已非常清楚二人为的是火炮技术而来。不管是机关鸟传书还是向沈渔夫旁敲侧击,目的早暴露无遗。

其实大岛骏和村上树心里雪亮,玩心机根本就不是公输国君的菜,只有踏踏实实办事毕恭毕敬恳请反而才有可能。

之前就是因为办事得力得到了神龟船和护航舰的图纸,技术。仅此两项“大岛仓”就获得了东桑帝国二十艘护航舰的订单,而村上树的公输(海外)集团也得到三十艘神龟船订单。

这次帝国在得知公输军团拥有威力无匹的火炮之后,向他二人承诺

帝国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装备火炮!

在火炮首发成功的当晚,德川静香就向公输孟启表示了私下购买的意愿。她甚至做出很露骨的表示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公输孟启知道东桑人的野心,他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他要彻底地磨灭他们的野心,把东桑这块“试验田”永远地控制住,才会给出一丝甜头。

就像给出的护航舰和神龟船技术也不是无偿的,公输集团要抽取八成的纯利。但大岛骏和村上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们很清楚即便公输国君给他们留下一成的利润也足以赚得盆满钵满。

因为他们有定价权。而东桑王室有刚需。

如果利润不够就加价,由得东桑人自己去算计。完不用公输孟启操心。

当然,如果他们胆敢联合起来蒙骗公输集团,那国君元帅自然会有凌厉的后手。比如火炮。

那么要不要把火炮技术给东桑人呢?怎样才能留有后手呢?

公输孟启就此问题和玛雅,巫念,田点点三人展开过细致的讨论。最终,他说服三位媳妇在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进行适当的转让。

现在是适当的时候吗?

巫念看着船头点头哈腰的大岛骏和村上树,还有不用看都能感觉得到的正在积极向公输孟启靠拢的德川静香。这位东桑王妃借着迎接东桑运输船队的机会,正风情万种地对公输国君献媚呢。

要是沈姐姐在这,只怕是早勒断了东桑婆娘的细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