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七章 公输静香

()钢铁厂的两座炼铁炉还在烘干的过程中,但却抑制不住东桑人一探究竟的冲动,就连德川静香也不停地往前凑。

暖暖的春日,炎热的炉温,还有躁动的心情很快让东桑人面红耳赤大汗淋漓。

德川静香宽松的吴服不经意间敞得更开,如雪的肌肤透出微醺的红晕,浸出的香汗散发出令人迷醉的气息。尤其对男性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大岛骏和村上树都是成熟的男人,成熟的心智告诫他俩这是一份能够令王者降服的杀伤力,他们两个渣渣是经受不起的。这里的王者只有

公输孟启。

“嗯,我好像闻到了蒸鱼的味道。”村上树朝着居民区的方向使劲地嗅了嗅,用美食的诱惑来淡化迷醉的气息。

公输孟启权杖一指西边,说

“走,到饭点啦,咱们到食堂吃饭去。”

食堂在工业区和居民区之间的过渡地段,有近两千米的路程。不知道是饿得心慌还是想尽快逃离,大岛骏和村上树跨上厂门口的共享单骑车就飞奔而去。临走还抛下句赞美之词

陛下,食堂的香味太诱人啦!我们两个吃货应该能找到路。

呵!这明显是有了美食就撇下本王嘛,经不住诱惑的家伙。

公输孟启恨恨地朝两个猥琐的背影翻个白眼。

被撇下的可不止他一个,还有娇弱的德川静香。看着公输国君推过来的单骑车,静香低头柔声细语

“陛下,妾身这吴服没法骑车呢……”

望着她娇小玲珑的身子,公输孟启暗暗叹息本是乘宝马雕车的命,何苦要往单骑车上凑呢。

德川静香还真就侧身坐到单骑车的后架上,眼巴巴地等着他出发。

如果骑车的人魅力足够,还是有女人愿意舍弃宝马雕车跟随单骑的。

……

食堂就是简陋的木棚但是足够大,一张张木板铺成的桌子,一排排木板铺成的凳子,可以容纳上千人同时就餐。就餐者自己拿着托盘到各个供应点取餐,想吃啥就拿啥,想吃多少拿多少。

浪费是会被所有人鄙视的。

因为所有的餐食皆是在亢大厨的督导下出锅的。这个世界上喜欢美食的人不少,所以亢大厨在百科学院还是调教出了上百名优秀的厨艺精英带到岛上,加上摩南岛新鲜丰富的食材每道菜都足以令味蕾跳跃。

如果这样的美食还有人挑剔、浪费,说鄙视那都是轻微的,被众人扔进海里喂鲨鱼都有可能。

看着各种各样的美食,大岛骏和村上树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但也得拿着托盘规规矩矩地排队取餐。因为后来的公输国君还排在队尾呢。这家伙居然没有惜香怜玉替静香拿托盘。

大岛骏和村上树还发现有许多的三轮车载着层层叠叠的食盒快速地往返于港口和各厂区之间,这些三轮车骑手都穿着统一的服装,背后写着大大的两个字“送餐”,下面还有一个数字编号。

“嘿,别只顾着看,往前走。抓紧吃啦好干活。”

“就是,今天仙女家主和王后都在港口守着呢,混凝土的浇铸要一气呵成。”

后边的人催促道。

大岛骏村上树二人赶紧的取餐、就餐,匆匆填饱肚子就与国君元帅打了个招呼说要去港口看看。

公输孟启打个哈欠说行啊。

静香见状轻声说道

“陛下定是太操劳呢,昨晚蓝色号很晚才回港,今早‘海安号’又回来得早……如此多的事情都让陛下没休息好。要不吃完后静香送陛下回去歇会儿……”

“嗯,这南半球的春天也是令人发困啦。”公输孟启又打了个哈欠说。看来昨晚真的没睡好。

德川静香可是个成熟到透的女人,她知道人在身体困倦的时候,心理的抗拒也会降低。

将公输孟启扶到床上后,她附到他耳边呢喃低语说

“刚才陪陛下去建材厂落了不少的灰尘,在炼铁炉又烘出一身的汗,妾身先去洗洗再来陪陛下……”

没等她说完,公输孟启居然已发出了呼噜声。

女人,尤其是像德川静香这样经过家族严格培养的女人非常清楚

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不会凭空而来,必须要有所付出。锲而不舍的付出。女人在这方面还很有优势。

泡在温暖的热水里,静香不但要洗净她的身体,更要洗净她的心里。

别啦,桑木君。今生今世无论你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成为东桑国君,摄政王也不过是德川家给你的施舍。现在,这份施舍已变得毫无意义,当断则断,该清洗就得清洗。

静香还很年轻也还很有资本,必须要趁此机会抓住他。他就在身边,唾手可得。

公输,这是个伟大的姓氏。公输静香,我喜欢这个名字。

“公输静香,咯咯……”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公输静香?

公输孟启迷迷糊糊中忽然听到有轻柔的声音在说出这个名字。嗯,这是个很不错的名字,很有女人味,还很温柔呢。

“你确定你愿意叫‘公输静香’?”

是公输孟启的声音,静香确定自己没听错。她的心突然砰砰砰地急跳,将木桶里的水荡出一道道涟漪。她本该是很有经验,很镇定才是啊,德川家族的培养怎么因这家伙的一句话就碎了一地。

“陛,陛下,下我,我马上,就好……”她竟然会语无伦次,完慌乱啦。她不是应该装着受到惊吓趁机扑到他怀里吗,这本是预设的场景,可忽然间身发软没有力气也没了勇气。

“你不要动。也不要着急。请认认真真听我把话说完,否则……”他没有说出否则的结果,或许他俩都不希望那样的结果。

“嗨!”静香用力点头,坐在木桶里一动不动。公输孟启的话一定要听,这是成为公输家女人的必要前提。

可木桶里的涟漪都翻起了波浪。

“那直亲王怎么办?”

“陛下,东桑国已经没有直亲王啦。即便是摄政王也不过是大哥临时安置的,现在看来不论是德川家还是东桑朝廷都觉得这个虚衔没什么必要。”

“还有桑木和呢?”

“陛下不是已经想好另一个‘桑木禾’吗。禾苗的禾。其实叫‘公输禾’更好听。”静香觉得这样安静地坐着回答他的问题思路特别清晰。这个小坏蛋可真能摆弄人。

“静香,你知道本王已经有二位王后,还有仙女媳妇。”

“是的。静香不会奢求什么名分、地位,甚至,甚至不能叫公输静香……”

“你当然可以叫‘公输静香’,但是得远离权力,远离东桑,甚至远离德川家。你舍得吗?”他说得很慢,给到她足够的时间来思考。

“静香舍得!”她双手握得紧紧的,随时等待他说,来吧,我的好静香。那时她就会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把他扑倒!

“真的吗?”他追问道。

“静香对天发誓,如果……”

“不用。本王相信你。你知道本王的大哥大嫂吧?”

嗯?这是啥意思,这个时候谈论这个话题很不适合啊。

“静香知道。大哥是个很好的人,大嫂确实凶了点。”她知道在他面前实话实说效果才好。

“嗯。你说的很对。他们俩的婚姻确实是一次失败的权利交易。”

“不过本王希望大哥的生活能好一点,公输家的后代更多一点。德川家的血统还是很高贵的。所以,静香,你能帮帮本王吗?”

静香感觉天旋地转,耳边传来“嚓嚓嚓”的声音,不知道是她的手指骨节发出的,还是木桶里的水在结冰,亦或是木桶被冻裂啦……

“……本王要求你远离权力和东桑是想你能够身心的照料大哥,你们可以有一个安稳的、快乐的家庭,有很多的孩子……叫‘公输禾’,‘公输苗’都可以。”

“至于桑木和本王会支持他成为东桑国君。本王也会把火炮转让给德川家,给东桑……”

“你,慢慢考虑吧。公输静香。”

静香已经没法考虑,泪水像两道冰凉彻骨的寒泉无声地涌入木桶,流遍身。德川家的女人从小受的就是这样的培养

用泪水洗去身体的懦弱,用坚强的心去承担。

从德川家到桑木家再到公输家,这就是她努力想要的结果。

“静香遵从陛下的旨意。陛下,你就……”她的声音忽然颤抖起来,想要奋力跃出水面,想要扑向……

“嫂嫂,虽然这个决定多少也带着交易的色彩,但公输孟启真的希望嫂嫂能够陪伴大哥白头偕老。这也是公输家的根基。”

“请嫂嫂体谅公输孟启对您的尊重!”

……

公输孟启什么时候走的静香不知道,等她穿戴整齐走出房门时日已西偏。借着明亮的阳光她再次审视自己

要有德川家的大家风范,要有东桑国王室的气质,要有公输家长媳的威严。

她是公输静香,她是公输孟启的嫂嫂,她是王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