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输孟启的勤奋和悟性令玛雅非常欣赏,可又不便于对他过于称道,否则这家伙张狂起来会无法无天的。他的生日快到啦,可以适当庆祝下就算是对他的奖励吧,但具体哪天却不确定。当时激动之下把这事抛到九霄云外去啦。

她把这事和巫念、田点点一说,二人立马赞同确实有必要庆祝下,这可是他的十六岁成人礼。巫念是知道他生日的九月初五。而且心中早就在考虑此事,只是尚未想到适当的方式。

玛雅思忖道

“他的生日是九月初五,那岂不是你们常说的九五之尊,天生就该当国王。”

巫念一愣尚未说话,田点点已抢先回答说

“哪有这么简单。若真是这样,只怕天下九月初五的人早就被杀光呢。”

玛雅瞬间明白了田点点的意思王权是不容轻易挑战的。想到此处她脑子里倒是蹦出个念头来,笑着说

“好在他已经是国王了。要不我们一起送他一顶王冠作为生日礼物。”

“王冠?”巫念和田点点同时露出疑惑的表情。

玛雅知道她说的王冠和巫念她们理解的有点偏差也不好解释,索性拿起炭笔勾勒出一个草图

“喏,就是这样的。”

“这是西洲王室的风格啊。”田点点是通过“影子”的情报描述知道西洲王冠模样的,一下就叫嚷出来。

玛雅点头说

“嗯,大概是吧。我也没见过西洲的王冠,不过我觉得这个造型比你们朝廷上戴的那个冠冕要简洁。方便他日常穿戴。”

田点点微微颔首。

巫念还在沉默,她隐隐觉得不太妥当在民间俚语中老婆给老公“戴帽子”可不是个好词。

玛雅肯定是不知道这些说法。如果抛开这层含义以加冕的方式庆祝成年还的确是个好主意。

玛雅看出巫念的犹豫,问

“怎么呢?这个方式不好吗?”

巫念笑道

“好是很好,可怎么制作我和点点都不会呢。”

“这个好办,只要我们共同设计,看看需要添加哪些元素……”说着,她手里的炭笔就开始勾画起来,三人一起趴在桌上共同构思。

……

9月4日上午胡来和卢塔斯带着图南大巫图索姆和三百个图南腊索人族人返回“摩尔港”。

商船驶入西岸的内河港停泊,图南大巫图索姆和他的族人望着炼铁炉烟囱喷出的熊熊火焰感到十分震惊,久久不肯上岸。岸边围观的摩南岛腊索人越来越多,其中还有许多小孩子,他们朝图南的同族招手还不停地嬉笑。

图索姆才在卢塔斯的劝说下带着族人走向岸边迎候的公输王。

公输孟启热情地举手和图索姆击掌并给了他好几块漂亮的火山玻璃,图南大巫的感觉顿时好了许多。

腊索大巫仿佛是通过神秘方式约定过的,图南人刚上岸,亚南的大巫亚索克也在沈渔夫和班克斯的引领下乘船抵达。

因为班克斯的积极鼓动,亚索克大巫带来了五百族人。显然亚索克也被冲天的火焰下到啦,不过看到如此多的同族在此他还是大胆的向公输王走去。

公输孟启同样热情地举手和亚索克击掌给了他同样漂亮的火山玻璃。所有的腊索人都大笑起来。

然后公输王就领着刚刚认识的腊索人朋友去看让他们感到恐惧的喷出火焰的地方钢铁厂。

卢塔斯和班克斯虽然也没有见过喷火的炼铁炉,但凭着他们对公输王的信任,一点也没有胆怯。

看到钢铁厂生产的过程,包括已经加入公输集团的班克斯,所以的腊索人都惊呆啦。

平常的石头在这里竟然变成可怕的熔液,然后又被揉捏成人们需要的样子。

还好钢铁厂里有十几个腊索族工人,他们眉飞色舞地向族人讲述他们的工作,炫耀他们亲手打造的小刀,铁链等物件。同时还告诉族人公输王承诺的在这里工作的人,每过十天就可以获得这些物件作为他们工作的报酬。

腊索工人的讲述令族人羡慕不已,就连他们身上统一穿着的防护服也招来无数爱慕的目光。柔软的棉布看上去都比大巫们穿的“麻袋”高级。事实上也确实舒服得多,这将逐渐改变腊索人赤身露体的习惯。

由于源源不断的钢铁产出,“摩尔港”投放的共享单骑车达到上千辆,不管会不会骑总归是有尝试的机会。当然摔倒了得自己爬起来。不过来自丛林的腊索人天生敏捷而且拥有良好的协调性,只要有勇气尝试很快就能骑得像风一样。顺便还能捎带上三两个孩子。单骑车成了他们最喜爱的交通方式和娱乐工具。

腊索大巫们将这些新奇的东西看作是神灵的赐予,公输王则是奉神灵的旨意将其带到了这里。

公输孟启很高兴他们这样的理解方式,于是带着腊索大巫们去海港,去膜拜真正的神灵。

玛雅正在海港指挥安装新建的第三台吊机。

新建的吊机比之前的两台更大更高。固定的底座和旋转的平台现已安装到位,玛雅站在高高的平台上挥动着蓝色指挥棒指挥协调其他两台吊机吊装最后的吊臂。

她开启扩音回荡,高亢的嗓音发出简洁的号令响彻整个海港

一号吊机起臂!

二号吊机左转!

地面缆绳松!

一号吊机停!

二号吊机起!

船上缆绳拉!

数百人遵照她的号令行事,跟着她的指挥棒调度。她是所有目光的焦点,也是众人仰望的中心。沈织柔和严如碧更是她的左右护法。

好!

蓝色指挥棒定格在高空,干脆利落的一个好字让所有人悬在半空的心回归原地。

回禀仙女家主紧固完成!

安装工匠举起了手中的小红旗。

第一次试吊2000千克。

随着蓝色指挥棒平举向前,长长的吊臂伸向停泊在码头的商船,巨大的网兜被轻松的吊了起来,平台旋转将网兜稳稳地放到货场。

第二次试吊3000千克。

腊索大巫们虽然不明白2000或是3000千克的意思,但他们的族人已经在对网兜里的麻袋进行尝试

一麻袋铁矿石200千克,需要四个人同时用力才能抬上三轮车。然后三轮车飞一般的奔向钢铁厂。

当第三次试吊完成后,玛雅高声宣布

“三号吊机安装成功!”

海潮般的欢呼声顿时从“摩尔港”冲向无边的大海,冲上高高的云霄。

巫念,田点点带头领着三位腊索大巫一起用巫的语言祈祷祝福。

沈织柔挥出千羽飘,严如碧转动红伞,二人托着玛雅从高高的平台飘然而下

“恭贺仙女家主大展神威!神灵保佑公输集团繁荣昌盛!”

所有人在公输国君的带领下向玛雅鞠躬参拜。

玛雅知道这又是公输孟启的安排,但为了摩南岛的发展,也为了和南洲人和谐共处,这样的安排是很有必要的。不管以何种方式,能够建立起互信才能够有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