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章 信息的价值

()梅德韦其实是非常了解他这位老朋友的。

他俩都出生在西月国的贵族家庭从小就在一起学习礼仪、文化、骑术……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不过后来维克多迷恋上了新兴的自然科学,而梅德韦选择了传统的法术修炼。

后来维克多去往了丹西国,因为他杰出的学术成就被聘为丹西皇家科学院的副院长。还被丹西国王室册封为子爵。

虽然梅德韦在西月国同样享有子爵的封号,但丹西国在西洲是如日中天,比起没落的西月国不知道要强盛多少倍。所以丹西国的爵位无形中比西月国的含金量要高得多。

以致梅德韦从来不提自己的子爵身份,甚至也反感别人提及。他更看重的是师的称号,这可是他凭真本事得来的。他的梦想就是凭借法力让西月国重现昔日辉煌,夺回西洲的领袖地位。

而这个目标似乎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

丹西的科技越来越先进,国力也越来越强盛。这次维克多就是来劝他,希望师能够和皇家科学院合作,以科学的方式来研究法术。

师显然不会同意。

而此刻维克多竟然提出要“美杜莎”的信件和东洲人的书本。本来这些东西在梅德韦的眼中毫无价值,但既然老朋友如此看重……顺便敲上一笔也是可以的。

“这个嘛……老朋友,你知道的东洲可是个遥远的地方。为了此次东洲之行法师协会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人力、财力,所以我才会对‘美杜莎’的结果感到生气,甚至失望……”

“嗯,你知道的现在法师协会也很不容易,很多法师连新型的魔法棒都无力购买。尤其是丹西的法师,地位和收入简直是江河日下。”

维克多听出了师的意思,直接说道

“开个价吧,老朋友。”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啦。一百个金币。”梅德韦盯着老朋友的神情变化,如果实在不行他还可以降低一点。所以语气极为缓和

“这些也仅仅是弥补下协会的费用……”

维克多的回答很干脆

“我出一百五十个金币买下这些书信。但要附加一个条件我要给‘美杜莎’回信,约东洲人的船队在因奈特岛相见。”

梅德韦急忙站起身来,说到

“回信的事恐怕有点难办。这书信是个孩子接受了路人一先令的报酬送来的,那孩子对路人根本没什么印象。”

维克多却笑道

“老朋友啊,人家既然能把书信送到,自然就有办法看到你的回复。你只需要把回信张贴在法师协会的门口就行。”

就这么简单就能多拿五十金币。

梅德韦忽然明白过来,公输集团的人已经深入到西尔班啦。但还有个问题令他困扰,那就是维克多为什么要在因奈特岛去见东洲人。

维克多看出师的困惑,继续笑道

“我可不想西月国的国民被东洲人的火炮吓着。因为我也曾是西月人。”说完他掏出一袋金币扔到桌上,把书信抓在手中向门口走去。临走时又拍了拍腰间的钱袋子,道

“老朋友,尽快回信吧。我想东洲人收到回复后还会来信的。我愿意为此支付更多的金币。”

爵士院长的钱袋子鼓鼓囊囊的,令师很是羡慕,可还不能表露出来。

不过师的回信立马在法师协会门口张贴出来

西洲师愿意与公输集团在因奈特岛会晤。届时丹西皇家学院维克多爵士也将陪同前往。

三天后,9月27日清晨,“美杜莎”的回信再次送达

很高兴师能够接受公输集团的请求。期待因奈特岛会面愉快。远航船队距离因奈特岛还有730千米,预计会在29日到达。

维克多看完“美杜莎”,准确地说应该是公输国王的回信后兴奋异常,立马塞给师五十个金币。说

“走!出发去因奈特岛。”

“现在?”

“是的现在!别以为东洲人的船队还在七百千米之外。西尔班距离因奈特岛也有近三百千米吧,可能我们还要迟到呢。”

梅德韦对老朋友的话表示怀疑,从西尔班到直布港有一百三十千米,是顺着大月河而出速度会很快的。剩下的一百五十千米也不过是东洲船队航程的五分之一,怎么也不可能落在东洲人的后边。

可事实却很打脸。

29日早晨,当梅德韦的座船“幻月号”刚抵达直布港时就有人送来消息说,公输集团的远航船队已经抵达因奈特岛。

这次可是西月人自己送来的消息。昨日傍晚就有两艘西月国的船只陪同东洲人的船队到达了因奈特岛。他们同时也证实了“美杜莎”说的

东洲人的船只硕大无朋,航速超快。

对此,师自然已无可辩驳730千米完胜280千米。

如果魔法的力量不能够做到,那就是爵士院长说的所谓科学的力量。对此梅德韦不再争执,决定让维克多出面与东洲人会晤,而他自己则隐退在爵士院长身后甘当陪同。

梅德韦的这个决定无疑是正确的。

日落时分“幻月号”赶到因奈特岛,远航船队所有舰船已开启璨若星河的轮廓灯,令师根本无处躲藏,只得硬着头皮和爵士院长一同站在“幻月号”船头向船队旗舰蓝色号靠拢。

望着蓝色号上的欢迎人群,维克多当先鞠躬行礼道

“欢迎你们!来自东方的王和您的远航船队。作为迟到的赴约者,维克多深感歉意和不安,请伟大的王接受我真诚的道歉和热烈的欢迎。”

蓝色号的船舷比“幻月号”高出十多米,维克多说得很慢并以肢体语言相配合,希望公输王能够理解他的意思。

师在旁边跟着鹦鹉学舌,所不同的是就是把名字换成了“梅德韦”。

公输孟启自然是听得懂二人的话,他放平权杖欠身作答

“爵士院长和师太客气啦。只要我们能够彼此真诚相待就永远不会迟到。”说着,一道金属舷梯缓缓放下。

“请爵士院长和师登临蓝色号,让我们友好的交流与沟通就此开始。”公输王的西洲话说得相当的流利。

一朵朵的烟花从所有舰船上绽放开来,把欢迎仪式装扮得更加绚丽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