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章 幻月海(九)

()海妖。

“美杜莎”经不住二位王后的软磨硬泡,终于说出海妖的名字来。

巫念和田点点隐约知道一些关于海妖的传说,甚至知道“美杜莎”就是海妖的女儿,但真实的海妖究竟是何模样她们并没有确切的答案。

19:40分,船队已经驶离对月湾三十公里,公输孟启下令让船队暂缓行进,在此等待蓝星号的信号。

“美杜莎”愈发变得不安,她从二位王后中间抢身而出径直奔到船舷边面色煞白地望着夜色茫茫的幻月海,喃喃道

“她们来了,她们来了!一大群的海妖,还有她们的士兵——”

她霍地转过身双眼放出绿幽幽的光芒,对跟来的巫念,田点点还有路焜和严如碧等人厉声道

“你们都跑不了啦!整个船队都得覆灭!”

“你说的或许是对的。”公输孟启站在船艏顶层,权杖指向海面。海面上卷起巨大的旋涡,把整个船队都包围起来。

“‘美杜莎’姑娘,可以告诉我们是为什么吗?”

“因为你有无所不能的权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们东方人说的话很有道理。”“美杜莎”眼中的绿光越来越亮,连路焜也感到发毛。

“哦——”公输孟启点点头,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好,我现在就把权杖交给你——接着。”说着,权杖已脱手飞出直奔“美杜莎”飞来。

路焜飞身跃起一把将权杖抢在手里,他双目炯炯地盯着“美杜莎”说

“你真的只是为了权杖而来,眼里就只有这根棒子?”

“美杜莎”愣了愣,她好像无法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沈织柔拿住了权杖的另一头,然而她并没有用力争抢,只是轻轻说道

“路将军,别这么凶巴巴的,对女孩子要温柔点。何况她已经有了你的孩子……”

“啊——”路焜整个人瞬间石化,权杖从他僵硬的手中滑落。

让路焜石化的当然不是“美杜莎”,她此刻的心情就像波涛翻滚的幻月海,绿色的长裙漾出一圈圈的碧波青翠,浅绿,墨绿……

沈织柔把权杖向“美杜莎”递过去,说

“这东西只有在公输国王的手里才能千变万化,体现出权力的价值。真不知道别人拿去会有什么用。”

“美杜莎”没有接受权杖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她的目光锁定在公输孟启和他身旁的玛雅身上,然后慢慢地跪了下去,以忏悔的口吻说道

“伟大的国王,尊敬的女神,请原谅‘美杜莎’吧。不我的名字应该叫‘赛拉’,我是海妖的女儿,也是梅德韦的弟子。此次我前往东洲的任务就是查探盗取公输国王的权杖。”

“陛下胸怀博大,女神善良睿智,与梅德韦毫无隐瞒坦诚合作,可他却想着吞并整个远航船队……”

公输孟启豁然醒悟,当即下令

“调头!向蓝星号靠拢!”

“陛下!来不及啦。我已经感知到至少有不下二十名海妖带着她们的士兵将船队包围得密不透风。”

“美杜莎”,不,是赛拉的脸上已浮现出两行泪痕

“我的母亲赛若也来啦,她在呼唤着我的名字……”

“你可以回去。”公输孟启和玛雅都伸开手臂,做出放行的手势。沈织柔极不情愿地把权杖塞到赛拉怀里。

赛拉怀抱权杖靠着船舷俯视旋涡层层的海面,一滴滴泪水垂落海里

“妈妈,我不能抛下我的爱人离开。问-爱-我是-养爱-丽神-吐热-瑟尔夫(当我年轻时候听着涛声)/未听-否-每-非为-尚思(等最爱的歌响起)/问-热-扑雷-爱-的-啊郎(当我和他一起唱)/一次-美-迷-思麦偶(我心情舒畅)……”

歌声中赛拉回过头来,她将权杖扔还给公输国王和发呆的路焜拥抱在一起。

“不!你这个笨娘们,你愚蠢的爱情会让我们都陪葬的!”小个子尼克从马戏团的人群中跳了出来。

公输孟启接住权杖大声道

“住口!现在本王给你们十分钟,所有想离开的人都可以离开。”

“公输军团的将士们,准备战斗吧。无论何时何地,你们都是英勇的战士;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能取得胜利!”

“战斗!胜利!”船队发出整齐的呐喊。已经调转船头向北挺进。

尼克带着七八个人翻过船舷爬进舢板里,并不是所有马戏团的人都愿意跟他走。

沈织柔指着尼克怒喝道

“你站起来!”

“干嘛?是陛下答应放我们走的。”尼克畏畏缩缩的站了起来。

“是的,陛下答应放你们走。但有人得为刚才的污言秽语付出代价。”千羽飘“啪”地落在尼克脸上,顿时打掉了四五颗牙。

“如果你再敢把肮脏的血液沾染到蓝色号上,我一定拍碎你那颗小脑袋。”沈织柔叉着腰说。

尼克闻言立刻把身子蜷缩进舢板里,掉落的牙齿和着污血呛得他难受“噗”地喷到海里。长长的腕足突兀地从海里冒出来卷住尼克将他拽入了翻滚的波涛。

“啊!海妖来啦!章鱼骑兵来啦!”

舢板上的人惊恐地尖叫,但已没人能救得了他们,瞬息之间就被一条条腕足拖入海里。

“陛下!快让所有人把耳朵都堵起来,海妖的歌声充满诱惑不能听的。”赛拉催促道。

玛雅则沉着回应

“不用!陛下,开启‘扩音回荡’吧,用我们的歌声压制海妖的诱惑。让昨日重现。”

公输孟启权杖高举,威严地下令

“好!大家齐声高歌。护航舰准备火炮伴奏!”

问-爱-我是-养爱-丽神-吐热-瑟尔夫(当我年轻时候听着涛声)/未听-否-每-非为-尚思(等最爱的歌响起)/问-热-扑雷-爱-的-啊郎(当我和他一起唱)/一次-美-迷-思麦偶(我心情舒畅)……

卡罗德,你听见了吗?这真是一首美妙的歌曲,玛雅和他们一起歌唱,希望能唤起所有生灵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巴-热儿-拜-个甘-假使-来个-郎-那是-丰润的(又像老朋友回到我身旁)……

由于玛雅嗓音的特质,使得公输孟启必须为她专门制作了一套“扩音回荡”才能经受得起她超高的音频与音量,此刻恰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海妖的诱惑非但不能对船队进行干扰,反而是被压迫在千米之外。但海妖的士兵们大章鱼和大王乌贼则挥舞着腕足向船队发起了围攻。

而真正的幕后主使梅德韦师也从百公里外的月牙岛赶来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