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章 幻月海(十)

()与攻击蓝星号不同,梅德韦把九成的兵力投入到了对船队的围攻中,而且采取的是缠绕消耗战术

大章鱼和大王乌贼联手围绕着船队在海里卷起巨大的旋涡,使得船只无法行进甚至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失去控制,发生侧翻倾覆。在旋转的同时,大章鱼和大王乌贼还不停地伸出粗壮的腕足进行偷袭,目标主要针对桅杆和火炮。

桅杆受损船只就会失去机动性,火炮丢失则将减弱攻击力。

公输孟启见状很快采取了应对策越

蓝色号居中以庞大坚实的船体坐镇旋涡中心,以我为主不与海中妖兽拼消耗,四艘护航舰环绕在四周随着旋涡转动并发起炮击。

“攻击它们的眼睛。”

这是赛拉指出的海妖士兵的弱点。

于是蓝色号和护航舰便通过照射灯遮光板的开合控制形成照射的突然性来吸引大章鱼和大王乌贼的目光,引导火炮轰击。

“它们还有什么缺点?”

公输孟启问赛拉。他知道这样消耗下去对远航船队极为不利,因为玛雅不可能彻夜高歌,而战士们的体能消耗肯定比这些妖兽要快。

“可惜,今夜没有一丁点儿月光。千百年来,幻月海的妖兽也遵从月神的感召,皎洁的月光会让它们安静下来。”

“好!那就让我们来造一轮圆月,发出圣洁的月光。”

公输孟启收起权杖,手握“錾金刻刀”很快雕刻出一只只银光闪闪的机关鸟。

赛拉眼睛一亮,她忽然明白了公输国王的用意,只是这样能成功吗?

她倒是感觉蓝色号在不断下沉,四周的海浪越来越高,都快高过船舷了。

那是因为梅德韦已经率领大批西月法师抵近远航船队。法师们与海妖和她们的士兵一起掀起了更高的狂涛,旋转出更强烈的旋涡。

海水在狂涛和高速旋转之下把蓝色号拉到旋涡的底部。照射灯的光柱变得越来越短,因为四周是旋转环绕的水墙,水墙的高度已经超过蓝色号的桅杆。四艘护航舰的船身与蓝色号不再是平行的,夹角越来越大,几乎达到了90°。

“将士们!别害怕!它们旋转得越快我们就越安。高歌吧,尽情地将你们的歌声释放,在旋涡中激荡,让敌人不敢上前!”

吼叫既能释放出内心的恐惧也能震慑对手。

公输元帅的鼓励令将士们士气大振,他们高声呐喊,抬头仰视毕生难得的壮观景象

这是一个直径超过五百米,高度超过五十米的超级旋涡。无数的大章鱼,大王乌贼在高高的水墙中喷水、挥腕足,推动着海水高速旋转。护航舰也随之旋转在三四十米的高空,瞄准那些妖兽的眼睛开炮,丝毫不用担心下面的蓝色号。

护航舰上的士兵们甚至要探头俯视才能看见下边蓝色号的甲板,他们很奇怪自己在半空中为何不会掉落。或许是公输元帅在下面给与他们支撑吧。

赛拉也被这奇妙壮观的景象吸引住了,她拉着路焜的手仰望高高的狂涛之巅不再有丝毫的恐惧。

只有伟大的王才能有如此伟大的壮举。让我们高声吧。

爱为-沙拉拉……爱瑞-噢喔噢喔……

爱为-沙拉拉……爱瑞-噢喔噢喔……

“混蛋!‘美杜莎’既然你这么执迷不悟,那为师也就不再手下留情啦。原本还指望从你口中得到更多信息呢。唉……爱情,那可是一切妖兽的毒药啊。”

梅德韦从法杖里面放出一条翠绿色的小蛇,让它咬破自己的手指,吸食自己的血液。嘴里开始念道咒语

“以我法力无边的鲜血进献神灵,开启‘万蛇反噬’惩罚可恶的背叛者。”

赛拉携手路焜忘情的歌唱,路焜也紧紧地挽着她的手完不在乎甲板上的其他人羡慕的眼神,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的“碧波仙子”。

忽然“碧波仙子”头上栗色的小辫子扭动起来,扎头发的金色丝线都窜入到发辫之中,扭动的小辫子眨眼变成满头的金蛇。

赛拉非常清楚发生的状况,她松开了紧紧挽着的手,微笑着一步步退开,歌声还在继续

——假使-来-比福儿……

可她已经无法再像从前一样,满头的金蛇正在啃噬她的光滑的额头,秀丽的面颊,高挺的鼻梁……

“不!”

路焜发出惊恐的吼叫,他向赛拉扑过去希望能够掐死那些该死的毒蛇。

“路,亲爱的。不要过来,没用的!这就是我的宿命。我是海妖的女儿,与你相爱本身就违反了神的旨意,注定要受到反噬。”

柔思-我-尔-舌-柴-嗨比-泰门-安咯-也似-他的……

“我永远记得昨日那段快乐的时光……”

严如碧和沈织柔几乎是同时出手

黑伞高速旋转将一条条金色斩落下来,但她每斩落一条,赛拉的头皮下立刻又冒出两条来,这个过程应该是极其痛苦的,赛拉脸上的微笑已扭曲得狰狞。

千羽飘牢牢地捆住了路焜的身体,但却撕裂了他的心

“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陛下——女神家主——巫王后——田王后——求求你们!救救赛拉——”

路焜扑倒在甲板上苦苦哀求。

指间动方寸,掌上舞乾坤。“錾金刻刀”在公输孟启手中分秒未停,这一瞬间刻刀却划破了手指,他痛苦的闭上双眼无法回答路焜的呼喊,只有将手中的动作变得更快。再快。

玛雅也惊恐地瞪大双眼,她真的无法相信所看到的一切。

巫念和田点点含泪拨动七弦断纹古琴,她俩非常清楚法术的反噬却无力为赛拉解除,她俩更清楚这个时候歌声绝对不能停

路焜-百钢-爱-我-我醒-嘢是-告-白/(回首以前时间的流淌)

元春早泪流满面,只能用歌声为这段惨烈的爱情唱响

爱-热—固得-深似-幻月海/(那段快乐的时光)

……

赛拉艰难的继续歌唱

手-麻吃—还是-纯/(真让人难忘)……

被严如碧斩落在甲板上的金蛇居然还能动弹,有两条竟然咬到了路焜的手臂。他倒是希望所有的噬咬都发生在自己身上

“陛下!救救她吧——她还有我们的孩子啊……”

严如碧不敢再斩落赛拉头上的金蛇,因为那样会越来越多。她只能将所有的悲痛、愤怒发泄在甲板上,把甲板上的金蛇斩成肉泥。

“严姑娘,请你旋下我的头颅,这样或许还能保住我的残躯。玛雅女神,请救救我们的孩子!”

赛拉向严如碧和玛雅发出了最后的请求

“快啊!我坚持不住啦!这些金蛇吞噬完我的头颅后会变得更加强大,一旦吞噬掉我的,我的……身体,那——孩子,就,就真没……”

她的声音变得相当虚弱,生长的金蛇已开始啃噬她修长的玉颈。她猛然挥起双臂用尽最后一分力气拔开脸上的蛇群,将碧如春水的双眸剜了出来如同两颗晶莹剔透的绿珠,轻轻地抛向路焜……

玛雅缓缓向赛拉走去。

“不不不,你们不能听她的,她……”

沈织柔挥手将路焜劈晕,让这可怜的男人不再见到那肝肠尽断的一幕。

严如碧看到公输哥哥坚决的眼神,咬着牙以最快的速度撑开白伞——

白色的伞,洁白无瑕。

刺眼的亮光闪过,所有的金蛇也在赛拉高贵的头颅离开她躯体的那一刻灭亡。

“嗷——”梅德韦发出痛苦的嚎叫,被翠绿色小蛇咬过的手指瞬间变得漆黑,而且那黑色继续向手掌、手臂扩散。

“不——赛拉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敢反噬师尊。”

师其实很清楚这并非是赛拉的反噬,而是他自己种下的因。

“天啊!怎么会这样!”

梅德韦惊恐万状地望着天空。

天空中悬挂着一轮皎洁的圆月。是那么的光亮,银色的月光照亮了整个幻月海。

主神!主神降临!

师再也无心恋战,他甚至不敢再看一眼天上的明月,已经遭到法术的反噬,如果再把丑恶的行径暴露在主神面前……

那他的日子也算是到头啦。

“快撤!撤回西尔班。”梅德韦躲在船舱里发出颤抖的叫声。

师跑了,虾兵蟹将自然不再猖狂。

……

月亮!看——初五的夜空居然会出现满月。

严传旭收起大伞,因为在月亮升起之后所有的妖兽都不见了影踪。

“快!起帆——向船队靠拢。月亮升起的地方应该就是远航船队的位置。”

那月亮该不是元帅老表升起的吧。严传旭心中暗道。恐怕也只有他才有这样的神来之笔。

月亮就是公输孟启升起的,他放出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纯银机关鸟,在三百米的高空拼出一轮满月,然后远航船队把所有的灯光都集中射向了这轮圆月。尤其是照射灯雪亮的光柱经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纯银机关鸟反射出来,就像月光洒满幻月海。

如果仔细看还能隐约见到一缕血丝,那可是公输国王的鲜血,洒在了幻月海的夜空。

蓝星号正要扬帆加速,船舷外却有人高喊

“等,等,一下,等,咱们上来。”

四个浑身水淋淋的家伙爬过船舷摔倒在甲板上,大概是拼尽了身力气连玄铁刀也拿不稳啦,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气。

仔细一瞧原来是武先进,武先行,武田校和浅见隆。严传旭明白啦,这四个家伙肯定是跳到海里在和大章鱼等妖兽拼杀。

胡从问了句,海里再没人了吧。

武先进喘着粗气摇摇头

“没……”

胡从走到船尾举起手杖——西北风。

西北风呼啸而至,蓝星号如离弦之箭向着南方的满月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