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月师约翰感觉今晚的幻月海注定不会平静,大量的妖兽在往月沙岛方向集结。梅德韦难道想动用他所有的力量,联合东洲船队向东月国发起进攻。

可事态的发展又完出乎约翰的预料,妖兽的攻击集中在了月沙岛附近海域,根本就没有超出对月海峡。但战况却是空前的激烈。

根据约翰的感知,战斗核心区域的海浪高度最高时应该超过百米,因为余波扩散至300千米外的小月半岛都有十几米高。那该是怎样惊心动魄的战斗啊?西洲可没有任何船只能够扛得住如此高的浪头。

即便是东方的远航船队也扛不住吧,约翰手里有“蓝级”大船的模型,上面还镌刻着

和谐共处,我们为探索与发展而来。

真的是这样吗?

最后当一轮满月照亮幻月海时,约翰和所有的东月法师都对月跪拜

主神啊!究竟发生了什么?您竟然在初五的夜晚展现出圣洁的貌。东月国可没有做任何冒犯神灵的举动。

明亮的满月足足映照了一个小时才消失,但约翰师整晚都惴惴不安,望着西边的幻月海不敢合眼。

集结在对月海峡东边的丹西皇家海军舰队同样遭受了狂涛的冲击,尽管他们距离战斗的核心区域超过80千米,但高达二三十米的涌浪令皇家海军损失惨重

五艘战舰被掀翻倾覆,十三艘战舰主龙骨折断,至于碰撞漏水的那就太多啦。

当然这还不算东月国那两艘老旧战船和三艘补给船。

东月国就一艘补给船硕果仅存,看到一轮满月升起吓得连夜逃回了亚特港。

丹西皇家海军舰队同样没敢停留,狼狈地向丹佛港逃去。

不过这倒是便宜了“红鬼费伦”这群海盗,他们在亚特海和幻月海交汇处的霍尔姆湾守株待兔,捡到不少皇家海军丢弃的物资还有落水的水兵和将领。其中就有海军中将派瑞德。

……

对月海峡的战斗也给远航船队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牺牲和失踪的人员共计三百七十七名;重伤的三百一十一名,基本都是缺胳膊断腿或是躯干骨折。他们中有士兵,水手和学员,伤亡人数超过五分之一。

更为关键的是十四个星灵矿石石球部丢失。

还有路焜最心爱的“碧波仙子”赛拉也香消玉殒。

10月6日,远航船队整天都待在月沙岛,公输孟启命船队降半旗向在昨晚的战斗中牺牲的士兵,水手,学员致哀。将他们的名字一一铭刻在高高的石碑上,树立在月沙岛。

公输孟启发誓一定要为他们报仇雪恨!

但在综合分析船队目前的情况后国君元帅不得不做出暂时搁置对西洲各国发起攻击的决定。

首先,顷刻间放出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纯银机关鸟和为保存赛拉的残躯而设置的临时营养舱都消耗了不少的星灵。现在,玛雅手中仅存的星灵已难以支持战斗中的突发意外。

其次,战斗人员严重不足。远航船队的初衷是以探索发现和谐发展为目的,军团士兵只有六百人,其中还有三分之一的工兵,即便没有昨晚的战斗也无法发起大规模的进攻。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现在根本没有星灵矿石的线索。尽管梅德韦很有可能是整个事件的主谋,但星灵矿石未必就在他手中。维克多就和他走得很近,从理论上讲爵士院长会对矿石更感兴趣。而恒西也是昨日战斗的导火索。

在目标不确定的情况下,远航船队不可能在整个西洲面开战吧。

玛雅决定先和维克多院长联系,询问昨日发生的战事。如此重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玛雅对爵士院长仍抱有好感,觉得他能够开明的给出公正的答案。

下午四点过,维克多的答案没来,东月师约翰带着三艘补给船来啦。

最先发现东月船只的不是观察员,而是胡从。身为风系魔法的佼佼者,他在第一时间就感知到约翰的到来,因为东月人的风暴鸟在西洲是唯一的存在,它们浑身都散发出强烈的风元素,是风系法师的最爱。

公输孟启得知东月船只前来虽然敌我不明,但至少其是未参与昨晚战事的唯一国度,故而远航船队还是摆出了友好欢迎的态度。

因为同是风系法师,胡从与约翰虽无深交却彼此认识。约翰对古不从出现在东洲人的将领队列中感到极为惊讶,在东月师看来西洲马戏团的人都是梅德韦的属下,经过昨夜一战早已和东洲人势不两立。

可事实是马戏团仍然有人留在蓝色号上,并没有成为公输国王的阶下囚。

胡从先向约翰介绍了自己新的名字——“胡从”和新的身份——公输集团西洲负责人。然后再详细地讲述了昨晚的战斗历程。

约翰师听得是瞠目结舌,无比钦佩地向公输国王单膝下跪行大礼。

当他见到营养舱里浸泡着的“美杜莎”——赛拉时也是唏嘘不已,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马戏团会有人选择继续留在公输集团。因为公输国王能够给与他们更好的待遇和尊重,让他们明白战士和奴隶的区别。

路焜还在昏迷之中,安神医虽然控制住了金蛇的毒性但还没有找到针对性的解药,对此约翰倒是帮了大忙,他不单提供了金蛇的解药,三艘东月补给船还给远航船队送来了大量急需的药品,食物和淡水。

因为约翰从唯一一艘逃回亚特港的补给船上得到消息正是梅德韦邀约维克多联合丹西恒西共同对付东洲人的船队,因为他们的船上有火炮,单骑车等数不清的宝贝。至于公输国王用火炮征服西洲的野心,不过是梅德韦捏造的谎言,以唤起西洲各国同仇敌忾对抗侵略者。

约翰师对自己的愚昧和无知向公输国王表达了真诚的歉意,因为他确实曾相信了梅德韦散布的谎言,严阵以待准备抗击入侵者。

公输孟启接受了约翰的道歉,也再次重申了远航船队的目的

和谐共处,我们为探索与发展而来。

与约翰师的会见是愉快的,大大缓解了昨夜战事造成的忧伤情绪。约翰还承诺尽一切力量帮助公输国王搜寻失踪人员,这可是一项长时间的任务。同时约翰还表达出东月国与陈国结盟的意愿。

两国结盟可是大事,公输孟启没有立刻答复。毕竟才经历了一场惨烈而诡异的战斗,在陌生的地域与完陌生的妖兽。

不过在遥远的西洲能有个可靠的盟友是相当不错的选择,公输孟启表示会认真考虑结盟之事。

对于约翰提出的访问东月国都东户川的邀请公输孟启同意明天早上就前往。约翰非常高兴,决定留下来明天陪远航船队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