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 “红鬼费伦”

()10月7日早上6:30分公输孟启开启“扩音回荡”向远航船队发表了简短的演讲

“学员们,船员们,士兵们!早上好!这里是幻月海中的月沙岛,就在一天之前我们的远航船队在这片海域进行了一场堪称惨烈的战斗。”

“有的同学,朋友,兄弟,袍泽乃至爱人离我们而去,他们永远的留在了幻月海里,埋葬在了月沙岛上。让我们永远铭记他们的名字和这场战斗。”

“今天,我们要继续远航去完成既定的目标,也是逝者的目标。今后我们会带着他们的灵魂和理想一起航行!他们不会消逝,他们一直都是‘蓝色计划’的践行者。”

“现在,升起我们的旗帜,起航!”

“昂——”玛雅吹响螺号悠长的号声回荡在浩瀚的海面上,荡开薄雾迎来东方的朝阳。这只螺号是约翰师赠送给玛雅女神的礼物,据说可以驱除海上的阴霾,驱走海里的妖兽。

“红鬼费伦”可不是妖兽,他是凶悍的海盗。得知远航船队出发的消息他跃上“红色飓风号”船头,用极具煽动性的嗓音高喊道

“哎嘿!我说什么来着,东方的船队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他们想通过亚特海逃回东方去。你们说——凶残的海盗会不会让他们过去?”

“不会!”

“当然不会!”

“我们是凶残的海盗啊——”

“抢光他们!扒光他们!”

“哎嘿——”

“那还愣着干嘛!都给老子干活去,谁敢慢吞吞的老子就踢他的屁股,直到把他踢到海里去!”费伦大吼道,得意地摘下头上的三角帽露出他标志性的一头红发。

这顶三角帽是皇家海军中将派瑞德的,现在已经成了费伦的战利品。派瑞德甚至把家族的徽章都送给了费伦,并以此承诺会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与他最大的帮助。

派瑞德可是和维利娅女王同族,费伦觉得这个承诺还有点意义,出来混的谁能保证没个意外呢。说不定哪天他醉倒在某个女人家里,而她该死的丈夫不是选择和他决斗而跑去通知皇家海军……

当然,这样的情况或许永远都不会发生。他的“红色飓风号”会一直纵横在西西海峡,在亚特海,幻月海,甚至去往遥远的东方。

临近中午,幻月海上的阳光变得耀眼而。远航船队已穿过对月海峡,即将驶出幻月海进入亚特海。

由于幻月海被西月和东月包围呈v字型封闭,而且处于赤道两侧高温令海水蒸发旺盛水中的盐度也较高,故幻月海水面低于西边的东升海和东边的亚特海,因此表层洋流从东西两侧流入幻月海,幻月海底层的密度流则沿着恒西版块向北流入东升海和西西海峡。

这样,当远航船队自西向东绕过“自由角”穿过北湾海峡时是顺风顺水,而现在要进入亚特海却是逆流而行。

费伦混迹此海域多年,自然对幻月海的洋流特性谙熟于胸。

他让比尔的“恶龙号”,汤姆的“冥王号”,带领着二十多艘海盗船散布在霍尔姆湾的北边,佯装成渔船打捞皇家海军破损的战船丢弃的物资。而他自己则率领“红色飓风号”,“海狼号”带领着二十多艘海盗船散布在霍尔姆湾的南边做着同样的事情。

就等着东方人的船队来到霍尔姆湾逆流减速之时,海盗船顺流冲出将其包围绞杀。费伦知道东方人的护航舰上有火炮,他要求所以的海盗船快速避开东方人船头的火炮,从侧面攻击展开接舷战。

这是一个致命的战术错误,费伦不知道护航舰的两舷是火炮比舰首要多十几倍呢。

约翰师当然也知道幻月海和亚特海交汇处的洋流特性,他向公输国王建议使用法术加上风暴鸟的作用让船队快速通过霍尔姆湾,因为两侧的渔船看上去都不像是善茬,更像是埋伏的海盗。

很有可能是凶悍的“红鬼费伦”。他们可是很擅长突袭,发起凶狠的接舷战。

公输孟启笑道

“那就让他们来吧!本王正需要一场胜利来提振船队的信心,同时也给那些觊觎远航船队的国家或是个人一记猛烈的回击。”

“至于接舷战嘛……呵呵,护航舰的两舷是火炮,一侧就有十二门火炮,还有两具船弩和一具弩炮。”

玛雅听说是海盗,立马就想起“幸运号”的遭遇来——干掉这帮混蛋!她早早地就以神灵的名义下令攻击。

由于是逆流而行,风也是逆风,进入霍尔姆湾后远航船队的船帆侧转到最大角度呈“z”字形航行,将两侧长时间的暴露出来。

费伦一看真乃天助我也!当即升起海盗旗率领所有海盗船冲杀出来,直扑远航船队两侧。“红色飓风”冲在了最前面,海盗旗上那一撮耀眼的红发和骷髅眼眶中喷出慑人的血光。

“是他——‘红鬼费伦’!”约翰大吼道,师此刻也露出慌乱的神色,因为他身边无论是法师还是风暴鸟都太少。而海盗船太多,密密麻麻的至少有五六十艘。

公输国王的决定更是人约翰肝颤——

落帆,抛锚,炮火准备,进入一千米内才开炮!

一千米!海盗船顺风顺水两三分钟就能突破,那还来得及吗!约翰焦急地望着公输国王,可后者却笑嘻嘻地蓝星号喊道

“三表哥,射落红毛海盗旗的任务就交给你啦。”

“好的!元帅。”严传旭高声回答,挺身立于蓝星号船艏亲自掌控船弩瞄准。

“1200米……1100米……”观察员在不停地报告海盗船距离。

“1000米——”

“嗖——”严传旭发射的触发火箭呼啸而出,四艘护航舰的舰首火炮也喷出满腔怒火,巨大的轰鸣响彻霍尔姆湾一直扩散到幻月海、亚特海。

“切!”费伦侧身回望他的红毛海盗旗已经变成了燃烧的破布。他挥起长刀朝向前方

“冲——额!”

前方护航舰干舷上的护板已打开,露出一排黑洞洞的炮口。

费伦终于看到死神的目光在黑洞洞的炮口凝视着他,“混蛋!”他发出惊恐的嚎叫。可他的叫喊在火炮的轰鸣中是那么的孱弱,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空中飞舞

是要去天堂吗?我可没那份荣幸。最多是在天堂门口被狠狠的揍一顿,再打下地狱。妈的,额头还真的很疼,挨揍了吧。

他居然伸手摸了摸额头,帅气的红发少了一大片,手里满是红红的血液。

“混蛋!真他妈的厉害。我可怜的红毛,还有‘红色飓风号’都他妈的没啦……”

护航舰的子母炮可以每分钟5发,经过三轮轰击之后,冲得最靠近的海盗船也在四五百米之外被炸成了碎片。所有的海盗船无一幸存。

“呀——”

约翰师看得目瞪口呆,连他的风暴鸟也举起双翅掩着眼睛做出目不忍睹的表情。

至于吗,你可是风暴鸟中的王者——风暴之王。

“师,那个满头红毛的就是费伦吧。要不派出你的风暴之王把他抓起来。这家伙或许还有些用处,至少应该受到审判。”公输孟启一手拿着“千里镜”瞭望,一手用权杖指向前方。

约翰眯缝着眼仔细瞧了瞧,说

“对!就是这个混蛋。去吧,风暴之王,把那个红毛鬼抓住!”

风暴之王似乎很喜欢在这样的氛围中一显身手,高亢的唳啸声中巨大的双翅已经展开直奔那撮红毛飞去。

如果不是看到黑洞洞的炮口还散发出死神的目光,费伦还想挣扎一番,现在,只有乖乖地高举双手,任由暴风之王把他提拎到船上。

“你好,费伦船长。听说你很喜欢这个称呼,是吧。”

费伦打量着眼前这个手持权杖的少年他肯定就是传说中伟大的公输国王。

“扑通”费伦跪倒在地

“伟大的公输国王,能够成为您的俘虏是费伦的荣幸。其实我也是个喜欢大海和挑战的人,当然在挑战陛下的虎威中遭到惨败。我想伟大的国王可以饶恕像我这样的卑鄙之人,更显得您的宽厚和仁慈……”

公输孟启笑啦

“和豺狼讲仁慈那可是对自己的残忍。费伦船长,看来你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

“不不不,尊敬的国王,请您原谅一个卑鄙的偷袭者吧,他对您并未造成任何的伤害,而且他还可以把您的威名传播四海。”

“陛下,请不要相信这个卑鄙狡猾的家伙,他对待俘虏可不会仁慈。”约翰忍不住揭穿费伦的老底

“就在半个月前,他还在西西海峡劫持了‘约克号’商船,杀掉了十三个船员……”

“师说得对。可‘约克号’上有三百七十九人呢,那些听话的或是愿意交出赎金的人最后都得以存活。”费伦诡辩道。接着又眨眨眼睛说

“尊敬的国王陛下,费伦愿意向您支付赎金——高额的……或者是整个西洲最详细的航海图。”

“哈哈哈——”公输孟启大笑起来,心想这真是个有趣的海盗,如果他不是那么狡猾倒是可以考虑收降他。

“来人,先把这个红毛鬼关起来。本王想听听西洲人更多的声音,再来处置……”

“国王陛下,根据古老的海盗法则,作为俘虏可以有三天的谈判时间。”费伦开始耍无赖,拼命的高喊。

“是吗,那是海盗的法则。不是本王的法则。”公输孟启已转过身去不再理会这个无赖。他问约翰

“师,这家伙对东月国祸害深吗?”

约翰一愣,仔细想了想说

“说真的,东月国比较贫穷,‘红鬼费伦’主要在西西海峡对丹西和恒西的贵族下手。但手段是很残忍的。”

“唔——”公输孟启点点头,说

“那就把消息放出去,说远航船队抓住了‘红鬼费伦’看看西洲人都有什么反应。本王也做一次开明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