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约翰所说的神识脱离本体的情形,在场的人有一大半都相信确有可能。

巫念、田点点、巫丞尊和约翰都是修习巫术、法术的人,他们都会这样的操作,不同的是修为越高,神识探测的范围就越远。

这其中就要数巫丞尊的“影无余”最为厉害。她的“影无余”作用距离虽不是很远,也就百米之内,但她可以强行进入,只要是被探测者的修为低于她就无法抗拒。若是不进入人体仅仅是探测外部景物,巫丞尊可以把她的神识放到五百米外。

玛雅对神识的理解可能与众人有所不同,从外星人的角度来说她更趋向于用大脑操控先进科技产品来侦测遥远的地方。

即脑电波控制探测仪,只是她没法造出这样高科技的产品。

但是她相信文明程度越低,身体本身的感知力反而会更强,这也是生存本能的需要。只是这样的需要会随着科技文明的提升,可借助的手段多了,本身的感知力却逐渐消失了。

就像丛林中的原始土著对声音、气味等的感知度普遍要强于都市里的人。

安道然和古朝风则是通过病人,尤其是一些昏迷苏醒和濒死状态的病人会诉说一些离奇的事情,那些听起来荒谬的事往往会在以后得到验证。

这种情况也应该是神识的游离。

巫丞尊的眼神在巫念和田点点二人身上来回扫视,低沉着嗓音问道:“帝君最近开始修习巫术了吗”

“谁知道呢,几年前就把诸多的内功、巫术,心法、口诀传授给他的,可他不成天忙碌吗,催促过不少次就没见他用心去修习。所有的心思都成了瞎子点灯白费蜡。”一提起这事,巫念就来气,嘴里全是抱怨。

田点点则指着画册说道:“还真有可能。你们看这些景象几乎都是从上往下俯瞰的角度,陛下可没有沈姐姐那么好的轻功,不可能跃起这么高去观察的。”

沈织柔撇撇嘴道:“他根本就不会轻功好吧。依我看啊他这辈子也别想学会轻功,偶尔想教他练习练习却老是摔筋斗,害得我时时提防他摔倒嗨不说啦。”

“可每个人在做梦的时候都会飞的啊”

颜还彦忍不住插上一句,随即想到这样的场合似乎还轮不到他发言,赶紧地低头把嘴捂上。

约翰点点头同意他的说法。

“是的,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在梦里都是可以自由飞翔的。看这幅画,地上有很多半球形的东西,是用钢板一块一块的铆接起来的,有的已经插上了几根管子,这应该就是那邪恶凶悍的钢铁堡垒。所有的管子都是火炮”

“噗”古朝风正喝着茶,被约翰的话吓得不轻直想骂娘,嘴里的茶水也憋不住了,赶紧调头喷在身后。

“奶奶的我之前还以为这是打满补丁的铁锅呢,用的时候翻过来那些管子正好做支架。谁知道竟然是啥钢铁堡垒,还这么多的火炮,乖乖够邪乎,够霸道”

玛雅的额头不但出现了黑线,还堆满了愁云,她知道就凭这“钢铁堡垒”一种武器,现在的公输军团就应付不了。

听约翰这么一说,巫念忽然想起当年公输孟启在“岱严关”前七里坡,用“黑装置”转换出钢铁山丘布置起阴阳五行阵,以一万降卒对阵“无敌战神”季魁的数十万大军,最终让季魁埋骨七里坡。

这“钢铁堡垒”和钢铁山丘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处,只是现在的公输孟启不但失去了“黑装置”还昏迷在床。如果要对付“钢铁堡垒”

巫念不由自主地把目光定格在玛雅身上,她知道玛雅那还有一套“黑装置”。

玛雅却暗暗摇头。

“你们俩打什么哑谜”巫丞尊可是相当敏感的,这次可把她俩给逮个正着。

“唉”玛雅长叹一声,遥指画册中的铁甲战舰说道:“这铁甲战舰是风帆加蒸汽动力的,航行万里也不过十几天。三西联军已经扑向夏港,焉知他们不会攻击玛雅岛、毗北岛,或者从龙尾湾登陆,由东西两面夹攻公元帝国。”

“这可能吗”对玛雅巫丞尊还是挺谦恭的。

约翰抢先回答道:“很有可能。陛下梦中侦测到的这些情形都是在工厂之中的,他们在日夜不停地冶炼钢铁制造武器,这么多的铁甲战舰,夏港那个季节性的小港口可容纳不下。”

“丹西国的雾港和丹佛港距离帝国夏港大约是36003800公里,也就是你们习惯的72007600里,而从恒西国的波士港和西月国的直布港到毗北岛也不过4800公里。所以玛雅家主的顾虑是完全成立的,东西夹击只是开战的时间问题。”

玛雅已经在桌上铺开塞蓝世界地图,看着自己精心绘制的地图,再看看公输孟启梦中的钢铁堡垒、铁甲战舰,感觉整幅地图都已被战火点燃,夏港、玛雅岛,是战火燃烧得最旺盛的地方。

“不行我得赶回玛雅岛加强防备。那里还有我的两个孩子。”玛雅站了起来。

“那也是陛下的孩子。”巫念和田点点也跟着站起来。

巫念知道无法开口向玛雅借“黑装置”了,只希望她立即赶回玛雅岛还来得及。

可急促的敲门声似乎要击碎这个希望。

沈织柔飞掠至门口拉开门正要呵斥敲门的宫女,却发现敲门的是严如碧。公输孟启的表妹,同时也是他的近卫队队长。

按理此刻严如碧应该在后殿陪公输孟启晒晒太阳做着按摩的,早上的阳光对他的身体大有好处。安道然不在她就接替按摩的任务,怎么跑到旁边的偏殿来敲门。那一定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

严如碧手里拿着三只机关鸟,每只机关鸟的翅膀上都画有三条细细的红线。她把机关鸟塞到沈织柔手里就转身往后殿的走廊跑去,公输孟启坐着轮椅就在那里。

她知道翅膀上的三条红线表示最高级别的情报,可她此时不想知道,她怕知道后会影响情绪。她不想把波动的情绪带到公输孟启身边。

沈织柔飞掠去开门的速度够快但她倒飞回来的速度更快。公输军团的将领都清楚三条红线的意义,尽管之前从未出现过。

即便是当年巫念的“精卫赴海”决死行动也只是一条红线,后来因“灯塔行动”顺利,所以并没有放出带红线的机关鸟。

有权限开启三条红线机关鸟的人排位次序依次是:公输孟启,田点点,玛雅再到巫念。

这样重要的情报发出之时也必须是三只以上,以确保万无一失的送达。送达之后若上述四人皆不在便要急招三位以上官阶一品的要员,至少三位一品要员聚齐之后才可打开。如果这一条件暂时不能达到,那么就等,等的过程中每过一时辰便销毁一只机关鸟以免情报泄漏。

公输军团能够战无不胜是与其严密的制度和执行体系分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