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无敌战神”季魁当然会计算战场容量。

以“岱严关”为例:

城墙高达二十余丈,长达三里,有棱堡五个。全面展开攻击的战场容量在八万至十万之间。

故而季魁之前使用二十万人分作两班轮番攻击,已经是战场容量最大值。

达到饱和攻击。

虽然最多时也曾加大到三十万人,但增加的十万是用来摇旗呐喊壮大声威的,并不实际冲锋陷阵。

今天八十万纪军疯狂冲锋,结果就是七百多名士卒死于同袍的踩踏之下。

而且今日的“岱严关”上没有任何防御,是一座不设防的城池。

当然这样的战损季魁是能够接受的,因为他兵不血刃进入了天下第一雄关:

“岱严关。”

“岱严关”内还有军民九万余人,尽皆是行动不便的老弱伤残,妇孺幼儿。

太守卢克服,公输图带着三四百名手无寸铁的伤兵残兵静坐于太守府前。

季魁当先冲到,横刀立马。

刀是青龙偃月刀,马是狮鬃黄骠骢。

喝问:

“尔等何人”

卢克服答:

“岱国岱严关太守卢克服是也。”

公输图答:

“岱国公输家公输图是也。”

季魁举刀欲劈,喝道:

“尔等今日才降,可惜晚了”

“我们不投降”

卢克服,公输图领头,三四百人齐声道。

“好啊。不投降就起来与我一战”

卢克服,公输图带着众人站起。

“我们亦不战。”

季魁大怒。

“既不战又不降。当我就不杀你们吗”

催马上前一刀劈下,公输图身旁一名断臂老兵被劈成两半,鲜血溅得公输图满身都是。

公输图与众人皆是眉不皱,眼不眨,恍若无视。

季魁横刀扫出,又有五六个人被腰斩成两断。

公输图与众人仍是眉不皱,眼不眨,恍若无视。

季魁立刀,血从刀头顺流而下,经刀柄直至刀尾。血流堆积凝固在双手上看起来有些臃肿,而他恨意丝毫未减。

右手托刀拍到公输图肩头,刀刃贴在咽喉处。

他左手一指。

“公输家的公输图”

“是。”

“公输孟启是你何人”

“孙儿。”

“我儿季胜死于他手。你可知道”

“知道。”

“斩你人头为我儿报仇也是理所当然。”

“然。亦不然。”

“啐”

季魁右手一压,刀刃已入肉半分。

“好好说话。别倚老卖老。”

“然。将军要杀老夫为令郎报仇自是应该。”

“不然。老夫亲眼所见将军已亲手斩杀数人,难道他们也都杀了令郎吗”

“人既为刀俎,鱼肉何敢言。将军杀人是职责所在无须理由。即使杀光岱严关内所有的人,也换不回令郎来。”

季魁冷笑道:

“我拿你公输图去换公输孟启如何”

“可能真不行。”

公输图本想摇头,一动之下伤口又长半分。

“你是说公输孟启乃是个无情无义,人伦丧尽之徒,对自己爷爷的性命也毫不在乎。”

“非也正如老夫刚才说的,将军杀人是职责所在。公输孟启同样如此,保家卫国,大义为先。”

“战场杀伐凭的是真本事。”

“你们可算得上是同类人。”

季魁大怒:

“黄毛小儿敢焉能与本帅同比”

“将军此言谬也”

公输图傲然道:

“将军此话已犯轻敌之戒。轻视对手就是残忍自己。只怕令郎也是因此入彀。”

季魁沉思不语。

公输图依然继续说:

“首论战:公输孟启初出茅庐首战仅以平民百姓为兵,令三万精锐纪军全军覆灭,而自身零伤亡。”

“敢问将军可比否”

“次论谋:纪国图谋岱国只怕是为十年大计,从市井到宫闱无孔不入,暗杀,潜伏,间谍,无所不有。然公输孟启数日间就连根拔净。胸怀,风采令对手佩服,旭日弓长身剑倒戈相助。”

“敢问将军可比否”

“再论权术:公输孟启十六岁即敢破国之先例,官之建制,自荐君王,一介平民身,直上青云顶,封左国师招驸马爷。”

“敢问将军可比否”

公输图的声音高亢激昂,句句似矛直戳季魁心窝;字字如锤砸得季魁眼冒金星。

公输图不依不饶,继续慷慨说到:

“今公输孟启以五百兵卒即敢北上对战将军数十万之众。”

“请问将军敢战否”

“老夫倒是敢大胆预言:公输军团若到,只需三日,必破将军占据的岱严关”

季魁勃然大怒,青龙偃月刀高高举起。

“老匹夫本帅现在就剁下你的项上人头,挂在岱严关南门,好好看着你那好孙子是怎么死的。”

“区区几百人竟敢妄称军团,本帅定将这帮孙子一个不落地收入囊中慢慢把玩。”

青龙偃月刀离开肩头,公输图的身子挺得更直。

“依老夫看将军已过天命之年,当知天命而顺时势,爱惜自己不败战神的名声。令郎之失,身为主帅将军何不自省过失。”

“今日进入毫无防备的岱严关纪军仍有伤亡,可见将军调度失策,心智已被蒙蔽。”

“若将军固执己见,则将军必败纪军毁矣”

“来呀,把公输图人头拿去挂上,也好见公输孟启取将军首级同祭。”

“哈哈哈”

季魁仰天大笑。

“公输老儿,本帅行事可是你能猜度的。”

手起刀落,啪啪两声,公输图双肩肩胛骨锁骨全被拍碎,人也摔倒在地。

“将公输老儿和太守收押。余众驱散。”

“令全军于城中修整。约法三章,不得扰民”

公输孟启本帅就在“岱严关”等你

公输图知道。

自己的“瓮城”已成。

把季魁诓在“岱严关”,为公输孟启赢得北上的时间和歼敌空间。

因为“岱严关”到岱京城之间广阔的平原上更利于纪军铁骑冲杀,而不利于机关布置。

说到机关布置“岱严关”里肯定更适合,他早已将“岱严关”城内的建筑结构,详细布局,绘制成图用机关鸟发给了公输孟启。

他希望“岱严关”变成一座埋葬季魁的瓮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