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黑虎计划

田点点来到乾元大殿,和元春公主,季殊季子叔侄打过招呼。

元春点点头说:

“正是,嫂嫂应该也收到消息了吧。”

“嗯,昨日4月16日辰时,位于夏港外的银岛陷落。机关鸟飞行了十多个时辰才传回消息。”

“我也是刚刚收到的。你已经在早朝上公布了吗”

田点点回答道,她有些惊讶地问元春。

“是的。银岛的陷落几乎等同于夏港被占领。这是个非常糟糕的消息。”

“如果朝廷不公布消息,凉国那些心怀叵测的家伙也会散布出来,他们会大肆宣扬说:三西联军已经在夏港登陆,甚至突破小安山防线。”

“等谣言传到帝都恐怕大安山防线也丢失了,凉国都已被三西联军占领。”

“击破谣言的永远是真相。”

“所以,我公布了这个坏消息。也公布了陛下近况良好的好消息。”

田点点抿抿嘴唇,说:

“长公主做得很对朝臣们的反应怎样”

“愤怒恐慌也是有一点点的,但大家得知陛下近况良好还是很欣慰的,都积极赶去处理各自的工作,让帝国像庞大的机器高速运转起来,对抗入侵的三西联军。”

季子瞧了眼元春抢先回答。

作为朝臣的一员,他的话或许更真切。

他的回答让田点点回想起朱有珠奋力奔跑的臃肿背影,心中又是一阵翻腾,脸上却微笑着说:

“那二位尚书大人是在”

“我们想加入临时参谋部。”

叔侄俩同声说道。

季殊则继续补充说:

“帝后娘娘请放心,我们的本职工作已安培妥帖,绝不会耽误。也有能力参与临时参谋部的工作。”

“二位尚书大人的能力自然是没得说,有你们的加入临时参谋部的力量将会更加充实。”

“哈哈,再不充实下都要被临战参谋部的师生们甩下十万八千里啦。”

季子笑言:

“他们的黑虎计划可是相当的惊人”

“黑虎计划”

田点点眉头微蹙。

元春解释道:

“黑虎计划是由百科学院的师生组建的临战参谋部刚刚报上来的。我也是才看到。”

“黑虎计划其意来自黑虎掏心,他们建议组建一支特殊的精英小队打到西洲三国的核心去。”

“破坏三西联军的老巢,把他们的铁甲战舰,钢铁怪兽,火枪大炮全摧毁在工厂”

“好”

田点点没等她说完就大声赞成。立马又皱起了眉头说:

“有个最大的问题:西洲人的体貌特征和我们差别太大,一眼就能识别出来”

元春笑了:

“所以这也就是临战参谋部才能想到的方案。”

“嫂嫂别忘啦,百科学院有近百名来自东月国的学员,他们可度是西洲人。”

“不过嫂嫂认为这个计划真的可行那可是相当危险的。”

“危险是肯定的”

田点点正色道:

“临战参谋部能提出这个计划,肯定会评估其危险程度和战略意义。”

“我也会让影子评估参与该计划。另外把计划也告知玛雅家主,她对西洲的新技术最了解。”

“那是不是也可以通知约翰,作为东月国国师他很熟悉西洲的人文地理。”

元春问。

“可以”

“黑虎计划是个好计划,但不能操之过急。把计划发给其他两个参谋部做更多研究和完善,人员的选拔和训练也可以开始进行,但不要透露行动计划。”

“我估计至少得三到五个月才能真正实施吧。”

田点点在心中暗暗掐算着说:

“当务之急还是西线的战事,银岛陷落夏港必然不保。照此前估计如果大、小安山防线能够坚持到八月底,就能迎来降雪漫长的冬季会为帝国赢得更多的时间。”

季子拿起几幅黑白图画,画纸的边缘在微微颤抖,大殿里并没有风,传递出的是他内心的震颤吧。

“帝后娘娘,这是银岛发回的战场画面,三西联军铁甲战舰的火炮异常凶狠,它们的射程、威力都远超咱们的岸防子母炮。”

“银岛遭到猛烈炮击伤亡惨重,仅一个时辰耿晨将军精心构筑的夏港支撑点就完全陷落。”

“由此推断,大、小安山的防线恐难坚守到八月底。况且旭日弓将军率领的中央集团军并未增援大安山防线。”

“那依尚书大人看能守多久”

季殊已缓慢而沉重地比出两个手指。

对于叔侄俩给出的判断田点点和元春一起沉默无语。

沉默半晌,田点点发话道:

“请三个参谋部依据前线形势在三日内做出新的调整计划。还望二位尚书大人多多费心。”

“说实话,巫帝后昨晚对陛下进行了一整夜的记忆引导,具体的效果我也还不知道,但安神医说状态不错。”

“黑虎计划是个大胆的好计划。很像当年陛下率巫帝后和长身剑将军只身深入纪军屯粮地引发的假银钱事件。”

“由此我倒有了个狐假虎威的构思,可以把凉国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吸引出来加以利用。”

元春,季殊,季子,三人的目光全都闪烁起来,齐声问:

“怎样调动”

田点点狡黠地一笑,道:

“我不知道哟,就是脑子里灵光一闪。麻烦诸位多多参考,我看陛下去。”

“拜托啦”

“我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田点点跑向后殿,她相信季殊、季子叔侄会很快理出“狐假虎威”计划的,她也相信元春公主能把控好朝政,更相信群臣都在为帝国倾尽全力。

只是巫念这一夜的结果究竟如何呢

田点点是在坤华见到巫念的。

巫念的气色不错精神饱满,就是眼神稍稍有点迷离,手里把玩着“千里镜”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那“千里镜”是田点点见过的最老款式,也就是当年岱京保卫战用的那款:

黑色牛皮包裹的圆锥体筒身,两头是宽大厚实的黄铜箍,已摩挲得铮亮。

此后她和巫念都觉得黑色筒身色调太沉重,巫念改成了棕红色,而她则改成了明黄色。

两头宽大厚实的黄铜箍也改为薄壁紫铜箍。

这倒不是因为他俩而改的了,是所有的“千里镜”都改款,因为紫铜不反光隐蔽性更好。

“他还好吧”

田点点试探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