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洪福领着公输军团的百名特战队员装扮成纪军钱粮司的押运兵,护送满载银钱的大车先去中军参军司按账册清点交接了三大车银钱。

参军司司长申不通问:

乔敦何不亲自前来交接,尔又是何人

许洪福搪塞说:

乔敦长官还在磨盘山营寨与高副帅共同清点接收后方送到的粮草,怕耽搁城中银钱发放,就令小的先押运回城。

小的许福原是钱粮司下的一名小队长,因钱粮司副司长万有福在全军入城当日崴伤了脚,便临时由小的跑腿。

许洪福混迹官场多年,说得圆滑自如。

申不通又还要忙着给各营将士发放饷银,便匆匆打发了许洪福。

许洪福便率百名假纪军赶着余下的七辆大车离开。

说是至钱粮司仓库存放。

纪军众将士出征近两月,无时不在行军拼杀,难得天降大雨可休闲两日,又发了饷银,便在“岱严关”中大肆挥霍起来。

喝酒,赌博,,幸得“岱严关”是座大城应有尽有。

平日里沉稳的子峙也经不起子岐连拉带拽,来到岱严关内最大的“六福酒楼”喝开了。

偌大的“六福酒楼”几乎全是清一色的纪军。

岱严关”内的纪军在大吃大喝快活着。

磨盘山营寨的纪军就没这么快活了。

坐镇磨盘山的乃是纪军副帅高知显。

高知显为人低调,办事缜密,善使黑白阴阳剑,右手白色阳剑,左手黑色阴剑。有个外号

“保周全”。

而他的叔父正是高公公,朝中有人好做官,自然能保得周全。

因为季魁特殊的以战养战,于战事中熔铸银钱策略,熔铸的工匠皆随大军行动。为避免落人口实,季魁把监管银钱熔铸的工作交给了高公公的亲信侄子:

高知显。

否则,以高知显的战功他是很难坐上纪军副帅的位置的。

“十里亭”到磨盘山不过两三里。

磨盘山高数百丈圆如层层叠叠的磨盘,道路螺旋而上,从山脚下到山顶有五六里皆是盘山道路,须经过多个关口才能抵达山顶营寨。

整个营寨易守难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故而季魁才放心的把钱粮囤积于此,虽只有一万士卒守卫,但有高知显在一定可以“保周全”。

这所有的情报公输孟启皆是通过“影子”得来,尽管付出的金钱数量惊人,但他觉得非常值得。

否则他和“长身剑”,巫念根本不知道这磨盘山上居然是纪军的屯粮所在,更不可能上得山来。

“长身剑”为首,身后跟着公输孟启和巫念,带着八十二名纪军赶着十辆大车向磨盘山上逶迤盘旋而上。

验过令符,一行人马已经过三道关卡,逐渐接近山顶。

嘈杂声中一名裨将带领人马正驾着五辆大车从山下来。

车上装载的东西明显很重,加上道路湿滑,士兵们都极力控制着大车速度,以减缓下行的势头。

“长身剑”见状指挥部众尽量靠到道路外侧等候,让下行人马优先通过。

对面领头的裨将对“长身剑”此举甚是感谢,点头致谢。

“谢将军。”

“长身剑”拱手回礼。

“不谢。此等雨天道路艰难,将军更是辛苦啦。”

“唉”

裨将叹息声刚出口,忽然听见后面大呼小叫乱作一团。

原来最后一辆大车的车闸崩坏,下行之势陡然失控,猛冲向前。前边四辆大车同样抵挡不住这威猛之势,被撞之后连带着一起下冲,势头反而更加迅猛。

不少士兵,马匹,皆被撞得人仰马翻,折胳膊断腿。

“长身剑”飞跃下马,长剑直插入地里,奋力阻挡大车前冲。

哗啦

大车散架,车上银钱散落满地。

残破的车身仍继续下冲。

“王够。推车”

“长身剑”下令。

老军王够立即带头推出大车阻挡,十辆大车结成一排终于抵挡住下行的破车。

“长身剑”收剑,退到路旁,王够等人也一起退开垂手肃立路旁。

毕竟地上尽是银钱,当避免瓜田李下。

公输孟启则双手按在机关逾辉马鞍上,袍袖遮掩下“指间动方寸,掌上舞乾坤”悄然急速动作起来。

启动“黑装置”施展仙术科技对散落地上的银钱进行转换操作。

动作比地上捡拾银钱的纪军还要快。

巫念在一旁看似清闲,心中已无比震撼:

好小子,他的魔法竟然可以悄无声息地传导至十步之外,破坏车闸,偷天换日转换银钱。

还说什么让姐随时准备用幻术掩护他的行径,看来完全没必要嘛。

尽管公输孟启再三声明他用的是仙术科技,可巫念固执的认为那就是

魔法

大不了是从蓝色竹竿那里学来的星空魔法。

纪军裨将对“长身剑”的作风已是感激不尽,一时也说不出感谢的话,连连拱手作揖。

口中急令手下赶紧收拾地上银钱。

老军王够看了看“长身剑”,问道:

“长剑将军可否将我们的大车先让给韩腾将军,也好有个收纳的地儿。”

原来王够是认识纪军裨将韩腾的。

“长身剑”看看裨将韩腾,道:

“这事还得韩将军自行做主。”

看着地上散落的银钱,韩腾自然是希望尽快收拾干净的好,这都是真金白银的出了差错可不好交差。

自己的五辆大车尽毁,“长身剑”的空车虽也损毁了三四辆,但还够用。

当下再次拱手致谢。

“如此甚好”

韩腾立刻吩咐士兵拉过空车,开始清点装车。

山路上的这波动静早已惊动营寨中的高知显,带着一对人马就冲了下来。见状不禁大怒。

“韩腾这是怎么回事”

“你又是何人”

高知显盯着“长身剑”,这人可不认识,双手已握紧了阴阳剑。

韩腾慌忙翻身下马跪地。

“禀高帅,韩腾下山之时大车因路滑失控撞毁,多亏这位长剑将军相助,还将大车借给末将。”

“长身剑”也已下马跪倒,令符举过头顶。

“禀高帅,末将长剑,乃是奉高公公之命前来”

他打住话头,故意不再说下去。

高知显心中一凛,凝神瞧向公输孟启和男装打扮的巫念。

公输孟启和巫念仿佛置身事外,高高在上对谁都是冷眼相看不屑一顾。

令高知显的气势顿时弱了许多,这二人年纪轻轻长得眉清目秀,难道是宫里来的。当下暗自留心,将目光又转向韩腾。问道:

“收拾得怎样,可有差池”

“回高帅,还在清点,应该没有差吧”

韩腾心里直打鼓,可千万别出差错啊。

“哼最好别出错。这些都是送回台城府库的,出了问题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韩腾埋头不敢搭话。

直到一名军士附在他耳边报告清点完毕分毫不差,心中悬着的石头才落了地。

“回高帅,已经清点完毕,数量分毫不差。”

“去吧。路上且自小心”

“是谨遵高帅之命”

韩腾拜谢起身,再次冲“长身剑”拱手致谢。

领着部属更加小心翼翼地下山去了。

高知显仔细瞟了瞟王够。

“你这老军可是钱粮司的,乔敦怎么没来”

老军王够跪倒回话:

“回高副帅,乔敦司长原是一起来的,在十里亭遇着长剑将军后就领着正副队长并十余人另行离去。”

“命我等听长剑将军差遣。”

“哦”

高知显还要再问,却被巫念打断。

“哟高帅端的是元帅架子,就一直让人在这雨里淋着说话。”

她的声音尖声尖气的,活脱就是宫里的太监语调。还顺手从衣袖里扯出一条白色丝巾朝高知显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