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三姑还以为她女儿在自己的劝说下,已经死心了,没想到这丫头还……

在卓三姑的瞪视下,卓冉冉缩着脖子躲去了她妈妈身后,不敢再出声了。kbk

不过想她死心,那是不可能的。

尤其瞧见一到村里,就换上一身旧衣服,和那些村妇一起干活的卓依依,卓冉冉怎么瞧,都觉得她更适合嫁给一个乡下人。

适合嫁给乡下人的卓依依此刻正在和大家商量,这些马肉要怎么吃,才能够全村人吃。

中午大家已经整一顿大蒸饺了,不过因为太匆忙,那时马肉还没完全弄好,所以只是他们自家人,加上李大忠李景山几个吃了一顿。

然后卓老太爷的意思,如果能买到,可以再多买点马肉回来,他要请全村人吃一顿肉馅的大蒸饺。

现在虽然不似古代,杀牛杀马会被判重刑,但也没有谁想吃牛肉马肉,就拉过一头杀了吃的。

他们这也是赶巧了,刘家堡摔死一匹马,这还不知那位队长都哭成啥样了。

所以卓依依就找李景山和李大忠商量,爷爷的心愿那是必须要达成的,再说这都是替她爸妈积福的事。

可剩下的这些马肉,就算多放些大萝卜,也不够全村人吃啊。

还有面粉,李景山犹豫半天,虽然这是卓家的事,轮不到他说话,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这得用好几袋大白面吧?依依,要不,你劝劝老太爷,就说大家心领了,承他老人家这个情了。”

卓依依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我爷爷今年都八十多岁了,说句不好听的,估摸这辈子也就能来这一次了……”

“明白了。”李景山有点为自己刚刚的小气脸红,“既然老太爷要请全村人吃饺子,那咱们必须得想办法。”

“这样吧,我们农场村还留了几头大肥猪,不然咱们就做两样馅的,你们看咋样?”李大忠说道。

“行,那就这样定了,我们家原计划是买一头猪,这就得多买一头了。然后等下让我四哥和你一起去农场村,直接把钱给你们结了。”

“按理这猪钱都该我们村出……”李大忠说着就去看李景山,意思,要不然就一村出一头?

这个想法李景山当然也有过,可一头猪少说也得两百斤重,就算按收购站的价给钱,也得八毛钱一斤,这就是一百六。

他们村现在全部的经费加一起,都不到一百块,他去哪找这一百六去。

再说了,这件事他一个人可做不了主,除非这钱他个人掏。

可他们家也穷啊,大小子一个接一个的娶媳妇,他这个当老子的,一直都在打肿脸充胖子,挺着浪呢。

村里都啥情况,卓依依都了解。

李大忠和李景山打昨天他们回来,就没离开过他们家,可真是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就连这炉子,锅灶,啥不是人家帮忙弄的。

这就已经很够意思了,她咋可能让他们掏钱。

卓老四那边也赶紧嘻嘻哈哈的拍了拍李大忠,然后又看向李景山,“行了,心意领了,我们就是这个村出去的,村里啥情况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