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君,你帮忙固定住,不要让黄纸晃动。如果在我画符的时候黄纸不小心动了,很有可能就会失败。”

等到秦小君帮他将黄纸固定好后,楚天羽嘱咐了她一声,便拿起旁边的毛笔,蘸了一点朱砂,稳定了一下心神,然后提笔就准备开始画符。

“哦,好的,放心吧,天羽哥哥。”听到有可能会失败,小丫头顿时就打起十二分精神起来。

小丫头虽然不知道楚天羽准备画什么,但她可是知道,这是用来救她妈妈的东西。

老头将研磨好的朱砂放在小桌上后,便已经退到了一边。当楚天羽拿出黄纸出来的时候,老头眼中光芒闪过。他很期待,期待楚天羽究竟能够画出驱邪符出来?

楚天羽集中注意力,屏气凝神,毛笔点过朱砂,然后开始在黄纸上落笔。他能感觉到当他落笔的那一刻,车厢内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会影响到他一样。他们也想看下,楚天羽究竟能够成功画出驱邪符?

画符,一旦开始,中间不能停,必须讲求一气呵成。如果画符途中哪怕有一个地方顿了下,整张符都算是失败的,那样就必须要重画。楚天羽不敢怠慢,拼除杂念,与此同时蘸有朱砂的毛笔在黄纸上纵横驰骋,很快一张完整的驱邪符就画好了。

在楚天羽画符的过程中,他感觉在自己体内有一股神秘的能量随着他的右手,通过他手中的毛笔进入了画出的符上。在阴阳眼下,楚天羽看到刚才被自己画好的驱邪符上正散发着一丝淡淡的光晕。

随着这股神秘能够量的流入符文内,楚天羽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一丝疲惫感。他并不知道刚才出现的这股神秘能量到底是什么,现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时间去研究。

这种感觉是以前所没有出现过的,这种感觉很奇妙。在他的感觉中,还想眼前的这种符,被赋予了某种灵性。

对,就是灵性!

等提笔的时候,楚天羽总算是长舒了口气,总算没有丢人。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这么紧张,楚天羽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画符了。更何况这次还关系到一个人的性命,他不紧张也不可能。

“呼,总算是完成了,幸不辱命。”楚天羽对着秦天雄说道。

“小兄弟,了不得啊,你这手画符的功底,真的是了不得啊!”老头见楚天羽画完符,赶紧凑上来看了半天,然后向楚天羽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说道。

“呵呵,前辈不要夸我了,我也是小时候跟着村里的老人一起学了几笔而已,不足为题。”其实对于老头的夸奖,楚天羽还是挺受用的,毕竟他还是一个20岁的年轻小伙子。

“小兄弟,真是太感谢你了。”秦天雄见老头如此夸奖楚天羽,也知道这张符应该没有问题了,看来自家老婆今天算是有救了。

“天羽哥哥,符画好了吗?”秦小君也有些不敢确定道。

“嗯,画好了,现在就让我们来将附在你母亲身上的魔灵驱逐出她的体外。”见秦小君一脸担忧的模样,楚天羽忍不住安慰道。

“前辈。”楚天羽看了眼老头,等下如果将吴秀芬体内的魔灵驱除出来,还要靠老头老降服。要不然,让魔灵呆在车厢内,也很容易出事。

“小兄弟放心吧,你只需要安心驱除魔灵就可以,其它的就交给老头我。”老头当然明白楚天羽的意思,只见他拿出了一个黑色小旗。

“前辈,你这是?”看着这个奇怪的黑色旗帜,楚天羽也有些好奇。

“呵呵,这个乃是困魔幡,可以暂时用来拘谨魔灵之用。”老头很是得意的扬了扬手中的炼困魔幡,好像他手上的这个所谓的困魔幡乃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器一样。

虽然不知道困魔幡到底怎样,但是看到老头信心满满的样子,楚天羽也只能相信他了。

楚天羽拿起那张画好的驱邪符朝着被控制住的吴秀芬走了过去,当他靠近对方的时候,原本还呆若木鸡一样坐在地上的吴秀芬突然变得疯狂起来。

看吴秀芬的眼神,楚天羽感觉到她很怕自己手上的这张驱邪符。

“小子,有效,赶紧将魔灵驱离出来。”看到吴秀芬的动作后,老头眼中精芒更胜,显然他也没有想到楚天羽画出来的驱邪符真的有用。

楚天羽来到吴秀芬的面前,在车厢内其他人好奇和秦天雄父女期待的目光中拿起了手中的这张驱邪符。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随着楚天羽念动口诀,在阴阳眼下,他看到手中的驱邪符正散发着淡淡的黄光。

“去”

楚天羽直接将驱邪符贴在了吴秀芬的面门上,顿时驱邪符黄光更胜。很快整张驱邪符便直接化为了一团黄光朝着吴秀芬飞去。当黄光消失在吴秀芬身上后,众人都听到从吴秀芬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声。

秦小君有些紧张地抓着秦天雄的手臂,手指的指甲都将秦天雄的手臂给抓出了几道深深的划痕。此时的秦天雄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吴秀芬,根本就没有理会手臂上突然出现的抓痕。

随着黄光进入吴秀芬体内,一团肉眼可见的黑色雾气朝着从吴秀芬的体内冲出。这团黑气在冲出吴秀芬体内后,想要逃走,但还是被早已经准备在一旁的老头给看到了。

“大胆魔灵,给我收!”老头扬起手中的困魔幡,顿时从他手中的困魔幡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直接将想要逃跑的魔灵给吸入了困魔幡中。

老头在困魔幡将魔灵收走后,也将手中的困魔幡收了起来。

就在刚才,在吴秀芬身上那股黑气冲出来的时候,在楚天羽的阴阳眼下,他分明看到那是一道黑色的身影。

对于老头手中困魔幡的能力,现在楚天羽越发好奇,要是他手上也能够拥有这样一件法器,以后再遇到魔灵的时候,他也能够将对方给收进困魔幡中。

“嗨,终于搞定了。好了,现在可以让她先休息下了。”老头长出了口气,对着秦天雄说道。

吴秀芬身上的魔灵在被收服后,吴秀芬的身体也稳定了下来,直接晕了过去。秦天雄见状,赶紧将吴秀芬放到了下铺。

“前辈,真是太谢谢你了。”秦天雄替吴秀芬盖好一件衣服,然后转头对着老头感谢道。

“呵呵,感谢就算了,更何况我也没有出什么力,主要的功劳还是这位小兄弟,如果不是他画的那张驱邪符,以我现在的道行,也无法这么轻松就将魔灵从她的身体驱逐出来。”老头对于秦天雄的感谢,只是摆了摆手,然后指着楚天羽说道。

“天羽小兄弟,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秦天雄听了老头的话,也是赶紧朝着楚天羽道谢道。

“秦叔,都是一些小忙,算不得什么的。”面对秦天雄真诚的道谢,楚天羽表现得很淡定。并没有因为救了吴秀芬,而沾沾自喜。

“天羽哥哥,谢谢你救了我妈。”见自己母亲已经脱离危险,并且很安静的睡下了,秦小君也来到楚天羽的身边开口感谢道。

“呵呵,以后打游戏的时候,多帮我赢几盘就可以了。”面对秦小君,楚天羽显得很自然,毕竟他们之间也只相差了两三岁,也算是同龄人,沟通起来很容易。

“嗯,放心吧,天羽哥哥,以后我肯定会帮你多赢几盘的,在怎么说,我也是高手。”秦小君听了楚天羽的话,赶紧保证道。

“小兄弟,了不得啊,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掌握了符箓的画法。看你画驱邪符熟练程度,你应该不止会这一种符箓吧!”老头眯着眼睛微笑着来到楚天羽的面前说道。

“呵呵,前辈,你就不要抬举我了,我也是小时候跟着村里的老爷爷一起学过一些符,没想到这次竟然还真派上用场了。”对于眼前的老头,楚天羽也有些看不透,因此只能含糊说了下自己会画符的原因。当然,这些原因,全部都被他扯到了小时候跟着村里的老头学的。

“小兄弟,你就不要谦虚了。对了,你会不会画镇宅符?”很显然老头也猜到楚天羽并不会说实话,并没有询问他跟谁学的画符。不过在看了一眼楚天羽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我说前辈,我就学了那几下,你就不要抬举我了。”楚天羽并没有正面回答老头的话。

楚天羽的回答很模糊,老头也无法判定楚天羽到底会不会镇宅符?

老头深深看了楚天羽一眼,这才接着说道,“小兄弟,实不相瞒,我这次原本是去燕京请一张镇宅符回去的,但是我认识的那位高人有事外出,无奈之下我只好回来了。我也不是为我自己求的镇宅符,实话跟你讲吧。事情啊是这样的,我的一个顾客,是他们家想要求购一张镇宅符。我看你画的符箓还行,因此才想问问你。这样吧,你帮我画一张镇宅符我给你一万块。”老头见楚天羽油盐不进,只好跟他讲出了实情。

“前辈,这个钱应该是由那家顾客出吧?”楚天羽并没有直接答应,而是反问道。

“嗯,是啊,钱当然是由雇主出,难道还要我这个跑腿的出啊。”老土没好气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