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不错,不愧是由阴铁和阳铁打造出来的法器,竟然还带有这两种材料的特性。”莫老头看着这两把成品法剑,也是微微点头。

对于一名打铁匠来说,打造出一把上好的兵器,就是对他们辛苦的最大安慰。

“莫前辈,这次还要多谢你,如果不是你,也不会打造出一件这么好的法剑。”楚天羽看着莫老头,感激道。

楚天羽是发自内心的感谢眼前这个老头,对方不仅帮他打造出了一把趁手的兵器,而且还将打铁匠一脉的秘术也交给了他。虽然找其他打铁匠也能够打造出一件兵器出来,但外面很少遇到正统的匠门传人。外面遇到的很多打铁匠,也都是打造一些普通的兵器而已。

“呵呵,这是你应得的东西,更何况,以你的天赋,真的很不错。我相信,只要有你在,未来我们匠门复兴有望啊!”莫老头慈善地看着楚天羽笑道。

从这两天的交流中,楚天羽也已经得知,莫老头不仅是匠门中人,而且还是正统的匠门之后。这也是为什么只是修炼了匠门普通修炼功法的他,能够拥有匠门正统秘术的原因。

传说中的干将莫邪这两把神剑正是莫老头的先祖打造出来的,只是他的资质有限,没能将先祖的荣光继续发扬下去。

“前辈,你的大恩只能以后再报答了。对了,前辈,我那里还有一些阴铁矿石和阳铁矿石,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送过来。”楚天羽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消瘦的老头,感激地说道。

如果对方需要阴铁矿石和阳铁矿石的话,楚天羽是不会吝惜的。更何况阴铁和阳铁对于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在阴阳界的安全区中还有两座小山。

对方能够毫不保留地将打铁匠一脉的秘术传给了他,这份恩情,这点铁矿石并不算什么。

“呵呵,我这里还剩下一些铁矿石,已经足够了。这种天才地宝很是珍贵,多的你留着以后说不定会派上用场。”莫老头听了楚天羽的话后,很是欣慰。

如此珍贵的阴铁和阳铁,楚天羽竟然能够说拿出来送人就送人,这样的人,人品肯定不会差。

之前莫老头传给楚天羽匠门的秘术,也是看在他乃是匠门正统传人的份上。不过在了解了他的为人后,莫老头对于自己的选择感到高兴。

楚天羽见对方语气坚决,便不再坚持。他知道眼前的这个老人,并不是贪图他手上的阴铁矿石和阳铁矿石,要不然对方就不会拒绝他的好意。

对方之所以对阴铁矿石和阳铁矿石如此热衷,主要还是因为对方乃是一名铁匠,而且还是一名正宗的铁匠一脉传人。对于一名优秀的铁匠来说,一些用来打造武器的天才地宝,可是能够打造出一件绝世宝物出来。

每一名优秀的铁匠,都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两件传世宝物出世。这是一名铁匠的荣耀,同时也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

临走前,莫老头塞给楚天羽一个包袱,他打开看了下,乃是几本书。其中一本正是莫老头修炼的《引气诀》,还有一本则是莫老头之前交给他的千锤百炼秘术,另外一本则是打铁匠一脉另外一门秘术,名为“御剑术”。

这门御剑术,乃是当年打铁匠一脉的先祖创下来的一门秘术。莫老头因为自身资质有限,又没有走剑法这一条路,因此并没能修炼成功这门秘术。

莫老头将这三本书送给楚天羽,也算是一份嘱托,同时他也不想自己的这些东西以后失传。莫老头一辈子并没有结婚,更没有子嗣。现在对方将这三本书送给了他,也算是对他的一种认可。

《引气诀》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厉害的功法,但它也是匠门的独有秘诀。虽然比不上楚天羽修炼的《引灵经》,但它的价值同样不可估量。

对于那些资质不行,无法修炼《引灵经》的人,可以尝试着修炼《引气诀》。莫老头正是知道楚天羽手上只有《引灵经》,并没有《引气诀》的修炼功法,因此才特意将这门修炼功法送给他。

“前辈,你这东西实在是太贵重了。”楚天羽看着莫老头,正准备将手中的东西递还给对方。

“天羽啊,你就收下吧,老头我孤家寡人一个,留着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用。这些东西现在对你有帮助,至于能否修炼成功,那就要看你自己的了。当然了,这些东西,你可不要外传。放心吧,我这里还有一份,等到以后找到合适的传人,我也会将这些东西传下去,我可不想我们这一脉的传承在我这里断了。”莫老头伸手阻止了楚天羽的动作,笑着对他说道。

“放心吧,前辈,我一定不会将这两门秘术外传的。”最终楚天羽还是收下了这三本书。

在留下了莫老头的联系方式后,楚天羽便跟莫老头还有韩老头挥手告别了。

“我说莫老头,你很看重这个小子啊,竟然将你们这一脉的两门秘术都传给他。”看着汽车逐渐远离,韩老头对着身边的莫老头笑着说道。

“哈哈,这个年轻人不错,而且还是正统的匠门中人。他能够拿出这么多的阴铁和阳铁,足可说明他的气运不浅。更何况他愿意将阴铁和阳铁就这样送给你我,这个小子的人品不错啊。最近这段时间各地都出现了混乱之象,邪魔开始祸乱人间。要不了多久,这个天就要变了。老头我也要提前做些准备了,正好还剩下一些阴铁和阳铁,我也可以给自己也准备一件法器了。”莫老头看着汽车逐渐消失,微笑着说道。

说着,他便转身朝着后院走去,很显然,他是准备给自己也打造一件法器。

韩老头叹了口气,看了眼身后的非凡铁匠铺,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天地秩序已经出现混乱之象,这个世界已经开始乱了......”

一阵微风吹过,隐约间还能够听到韩老头的低语声从远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