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并不是说普通驱魔师就无法使用法术神通,有一些特殊的法器,因为自带一些神通法术,因此驱魔师可以借助这些法器来施展法术。

“嗯,因为从小跟着爷爷一起画符的关系,因此在觉醒天赋位的时候,顺便也觉醒了一个符箓天赋。”对于这一点,楚天羽并没有隐瞒的意思。

拥有符箓天赋,也并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他以后要施展符箓,同样会暴露自己的符箓天赋。与其那个时候被对方知道后自己感到尴尬,还不如现在主动承认。

况且拥有符箓天赋的人,也不知有他一个。虽然拥有画符天赋的人很少,但还是有一些人同样拥有画符天赋位。

“小兄弟果然了不得啊,原本我也只是猜测,毕竟拥有符箓天赋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听了楚天羽亲口承认,黄老也是微微有些动容。

之前他也只是猜测,毕竟拥有符箓天赋的人实在太少,虽然他也怀疑对方画符这方面的天资不凡,但没想到对方真的拥有这方面的天赋。

“呵呵,黄老过奖了。”楚天羽很是谦虚地回了一声。

“楚小兄弟不仅天赋了得,而且还很热心肠啊。那天老头子我可是看到小兄弟花了8000元买了一位老大爷的葫芦,那天原本我家凝儿也是准备出手帮助那位老人,没想到被楚小兄弟捷足先登了。你不知道,就因为这件事,凝儿还耿耿于怀了好几天。”黄老不动声色地提起那天的事情,至始至终他都在有意无意地观察着楚天羽的表情变化。

不过在眼前这个年轻人脸上,他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之处。

“是啊,那天如果不是你出手,我就已经出手了。我看那个老人挺可怜的,正准备多花点钱,将他手上的那个葫芦给买下来。我看那个葫芦小巧玲珑,特别可爱,正准备买过来放在书房里当摆设。”听到爷爷的话后,黄凝儿笑着说道。

“其实我那天也是看到老人可怜,正巧又比较喜欢那个葫芦,因此才买下。”楚天羽听到两人的话后,心里咯噔了一下,现在他终于知道这次对方邀请自己过来的目的了。

对方肯定是发现了那个葫芦的异常,因此特意邀请自己过来试探下那个葫芦的真伪。

“对了,楚天羽,那个葫芦还在吗?我很喜欢那个葫芦,如果你愿意忍痛割爱的话,可以转让给我。”黄凝儿看了眼自己爷爷,然后笑着对着楚天羽开口说道。

看着对方那一脸希冀的眼神,楚天羽越发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不过当着两人的面,他也没有直接点破,开口说道,“啊,那天的那个葫芦,我已经弄丢了。”

“丢在那里了?”黄凝儿急忙开口问道。

“哎,具体丢在哪里我也不记得了,可能是这几天在外面的时候丢的吧。”楚天羽随便敷衍了一下,便不再多说。

“呃?”

黄凝儿也是有些无奈,不过既然对方这样说了,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呵呵,不要紧,如果楚小兄弟以后找到了,再考虑是否转让的事情也不迟。”黄老深深地看了楚天羽一眼,然后说道。

从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表现,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很显然,对方已经知道了那个葫芦的秘密,而且看对方的态度,那个葫芦十有八九就是空间葫芦无疑了。既然如此,他也没有再继续试探对方。

他这辈子希望黄家能够重新走向当年的辉煌,但他还是有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不是自己的东西,他是绝对不会去染指。世间万物,都有定法,错过的东西,就证明跟你无缘,就算是去强求迟早也会离你而去。

与其去想方设法得到一件本就跟自己无缘的东西,还不如跟眼前这个年轻人先处理好关系。

从黄凝儿对这个年轻人的介绍,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年轻人的不凡。对方既然是扎纸匠一脉的正统传人,而对方又是继承了他爷爷的传承,也就是说,他爷爷也不是一个默默无名之辈。

“楚小兄弟,以后有时间可以多来我们黄家做客,你跟凝儿和轩儿也算是共同战斗过的同伴,以后你们可以多走动走动。”黄老看了眼自己的孙女,然后对着楚天羽笑着说道。

“嗯,以后有时间一定来,更何况我跟黄凝儿和黄轩也是一起战斗过的同伴,以后有需要还要他们帮忙也说不定。”楚天羽见对方不再纠结空间葫芦的问题,也赶紧识趣的顺着对方的话继续说。

“对了,楚小兄弟,以后如果还有画好的符,可以直接卖给我们,我还是按照5000元一张跟你算,你看怎样?”黄老对于楚天羽的表现很是赞叹,同时他又想到了对方的画符天赋。

虽然他也能从其它地方弄到这样的符箓,但他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跟眼前这个年轻人多拉近一些关系,说不定以后会有用得着对方的时候。

对于像他们这样的家族来说,一些必要的投资还是很有必要的。

“呵呵,这个好说,不知道你们需要一些什么符?”楚天羽听到对方想要收购自己手上的符箓,精神一震,这可是送上门来的生意啊!

“哦,不知楚小友手上都有一些什么符箓?”黄老听到楚天羽的话,也是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符箓之道博大精深,除非一些觉醒天赋位符箓天才外,外人就算会画一些简单的符箓,也并不是很多。但这点,对于一名拥有符箓天赋位的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只要对方能够付出努力,并且手上掌握有足够多的符箓,对方就可以将这些符箓全部都画出来。

最后楚天羽以5000元一张符的价格,跟对方约定,每个月为对方提供一些护身符、替身符、火球符、通灵符、避火符、避水符和驱邪符等他目前能够画出来的符箓。

虽然楚天羽不知道对方购买这么多的父母的目的,但这些好像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他有钱挣,就已经足够了。

有了这笔固定的买卖后,他好像也不用再为钱发愁了。

不过想到自己的阴阳界,他还是叹了口气,想要将阴阳界开发出来,需要的资金可不小。